中国茉莉花革命: 民运精神导师 方励之周末美国出殡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9

民运精神导师 方励之周末美国出殡 (图)


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正计划为方励之举行大型的集思会。美联社

与意学者网上通话时猝逝
在美国猝逝的民运精神导师、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将于当地时间本周末(即本港时间下周日)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正酝酿为他举行追思集会和网上悼念活动。据悉,方是与意大利物理学家在Skype上通话、商讨学术研讨会的工作时突然猝逝的。
方励之在美国当地时间6日(周五)清晨突然离世,终年76岁。方任教了20年的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昨发表声明称,他的逝世是「巨大损失」,还称赞方「有非凡的勇气和信念,也是最优秀的学者」。
内地官方媒体对方的离世只字不提,惟独有官方背景的香港中通社昨发自纽约有关方离世的报导甚至写出「六四事件」,耐人寻味。
去年两度患重病
流亡美国的学者吴仁华表示,方励之的遗体告别仪式初步定于当地时间 14日在亚利桑那州图桑市举行,而是否对外公开还有待家属决定。《苹果》记者昨致电方家,但电话一直无法打通。
据悉方的家人现阶段心情悲痛,难以负荷众多媒体追访。流亡学运领袖王丹表示,已经通知美国白宫和国会方面,将为方筹备大型追思集会,以及尽快设置悼念网站。王和流亡学者王军涛昨接受本报查询时表示相关追思活动时间、地点暂未达成共识。
据方励之挚友杜欣欣昨发表《方励之先生印象》的一文中透露, 6日清晨,方正与义大利物理学家卢菲尼通话,商讨学术研讨会的工作,但说到一半,卢菲尼就听不到方的声音了。
他后来收到方的长子方克的电话,才得悉方的离世。文章还引述方克说:「我妈再看到他时,他还坐在椅子上,但呼吸和脉搏都已停止了,当时我妈离开他只有 10到 20分钟。」
方励之的死因还未经过医学确认,但《北京之春》杂志总编胡平透露,方去年健康急转直下,两次重病住院,年中曾患「亚利桑那山谷热」,此病为地方病,此病由一种菌类引,病征时冷时热、严重咳嗽、难于进食、呕吐,可导致患者体重骤降,不能站立,不能行走。
他 11月份又大病,心脏、肝和肾都出问题,一度被送进濒危病室但几天又好了,会诊的六位中外医生对病因无一致结论。而方本人在去年 8月底透露自己体重一个多月减轻 28磅,病重时不能站立等情况,还风趣地称:「来旅游和访问的中国人正在迅速增加,亚利桑那山谷热迟早会传到中国。」
台湾《远见》杂志创办人高希均则透露,今年 2月方原应邀到台进行学术访问,但因健康理由取消。
六四事件后,北京市公安局在电视上通缉方励之(右)及李淑娴。
方励之与李淑娴流亡美国后,曾经探望被中共指为右派分子林希翎(中)。
中共指方励之夫妇是六四事件的「幕后黑手」。图为六四时,年轻人王维林只身阻挡从广场离开的坦克。资料图片


严家祺感非常悲痛
流亡美国的前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严家祺在得知噩耗后,感到非常悲痛,认为方到死都未看到中国在六四问题上的变化,带着遗憾去世;中共元老叶剑英养女、曾因六四被关押的北京作家戴晴对方的离世深感惋惜。


她昨接受《苹果》记者采访时说:「方励之太可惜了!八九年进入美国使馆,(其后)整整 22年不能回来,我觉得他如果能留在国内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因为方不是激进民主运动派!而且他当时是出于理想对党的责任感而去努力推动改革,但党内斗争,那些『老子打天下』的人根本不容他,造成他的悲剧!」
曾屹立在天安门广场的民主女神像。


网民「方校长」避审查
「方校长已逝去,致哀……」内地当局继续严封与中国科技大学前校长方励之的消息,搜索引擎不能找到与方有关的讯息,网民亦无法在微博上发表与方相关的留言。然而,网民却找到另类方法,称方为「方校长」,避过内地的互联网审查,亦能公开向方悼念。
搜不到「方励之」
在百度搜索「方励之」一词,只会得到「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而在微博发表与方有关的留言,系统会以「抱歉,此微博不适宜对外公开」回应。不少网民大感失望,于是想尽办法,逃避悼令方励之的文字被和谐。
绝大部份网民赞「方校长」是「 80年代的标志人物之一」,值得让人尊敬,亦有人感到伤感;可是网民却称,除了方励之,发明内地互联网防火墙的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兴滨,也都是「方校长」,有网民说:「有的方校长死了,但他永远活着;有的方校长活着,但他早已死了。」
天体物理学家发现类星体
在美国猝逝的方励之,因上世纪八十年代积极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以及六四期间躲入美国驻华大使馆而被外界认识,但他的学术研究早在六十年代已十分出色。从事天体物理学研究的他,先后发表十多篇论文,对类星体、脉冲星、黑洞等天体现象。方流亡美国后,在2010年,他因为宇宙学和早期宇宙的物理学研究成果,当选为美国物理学会会士。
知识分子良知用作抗极权
1952年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的方励之,毕业后到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工作,及后调到中国科技大学。方是相对论天体物理及宇宙学的研究学者,并有着一系列重大新发现: 1963年发现类星体、 1965年发现宇宙微波背景辐射、 1967年发现脉冲星等。
文化大革命期间,世界各国很多物理学家都转向天体物理学,方励之亦对这方面研究,他更在中国科技大学组织天体物理研究小组; 1972年他发表首篇天体物理学论文「关于标量──张量理论中含物质及黑体辐射的宇宙解」; 1975年他在学术会议上报告他的小组研究成果,包括从观测角度提出黑洞存在的可能,并计算由不同物态方程得出的黑洞临界质量。
爱因斯坦的某些宇宙学理论,与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原理相矛盾,方励之的研究被中共的刊物批评是「为宗教服务」、「搞伪科学」。他于1972年起亦就此进行研究,并进行反驳,不但说明科学与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更表明知识份子的良知是动摇极权社会基础的最有效力量,有关着作则在1980年编成《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出版。
1990年方励之流亡美国,在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物理系任教授,仍然研究天体物理学与宇宙学,每年均发表学术论文。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