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胡平:温家宝与薄熙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18

胡平:温家宝与薄熙来

转发此新闻:

当今中共领导人,有两位最引人注目。一位是温家宝,一位是薄熙来。把温家宝和薄熙来做对比很有意思。这里我只谈一个方面。
中央民族大学教师、极左派理论家张宏良揭批温家宝,说温家宝“身为共产党和共和国高层领导人,在任期间没有唱过一首红歌,没有去过一个红色景点,没有引用过一句红色语录,没有瞻仰过一次开国领袖……请问,如此对待本党本国的行为,放在美国、欧盟、俄罗斯以及日本在内的哪个国家能够容许?包括解散苏联共产党的戈尔巴乔夫和解体苏联国家的叶利钦,亦何曾有过”?

张宏良所说是否100%属实,我没有核对过,但印象中确乎如此。除了唱红歌这一点。按规矩,在党代会人代会上,要奏唱国歌国际歌,想来温家宝也是要跟着大家一起唱的;但也仅此而已,在其他场合,我们确实想不起来温家宝在什么时候唱过红歌。



象温家宝这样,不唱一首红歌,不去一个红色景点,不引用一句红色语录,不瞻仰一次开国领袖,对所谓“红色文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反感,并且一以贯之地顽强抵制,应该说是值得肯定的。

再看薄熙来。在3月9日两会期间重庆代表团的记者会上,薄熙来为“唱红打黑”作辩护。薄熙来说:“我们敢於打黑,就像古人说的‘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

错了。这两句诗不是出自什么古人,而是出自文革期间流传甚广的《毛主席未发表诗词》。文革后查明,原作者叫陈明远,现在还活着,还没作古。这是一件事。

还有一件事。在薄熙来被免职后,软禁于北京家中。极左派学者、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教师韩德强在微博写道,他友人发来短讯指,在3月17日的一次聚会上,薄熙来妻子谷开来的姐姐谷丹说,“薄在家平静坦荡!”并指薄“少年文革经风浪,怎会在乎一些小人?”微博还引用薄在1966年文革时写的诗句“花落自有花开时,蓄芳待来年!”

错了,又错了。这两句诗并不是薄熙来在1966年文革时写的,而是毛泽东在文革前夕的1965年写的,原诗(是一首词)是悼念在1965年印尼930事件中被杀死的印尼共党领袖艾地,调寄“卜算子”,在文革中也流传很广。

如此说来,所谓古人的诗,所谓薄熙来自己的诗,其实都是毛的,或者是以毛的名义流传的。本来,表达这类豪情壮志的诗句多得很,俯拾皆是,可是薄熙来脱口而出的就是毛泽东的诗句,可见薄熙来对毛的诗句有多偏爱,受毛的影响有多深。

乍一看去很奇怪,薄熙来一家在文革中深受毛泽东的迫害,母亲被自杀,父亲坐了八年大牢,薄熙来本人和他的哥哥弟弟也被抓进监狱,后来又被送进“学习班”强迫劳动,按理说薄熙来应该对毛泽东满怀正当的仇恨,怎么到今天还处处流露出对毛的热烈崇拜呢?

这其实是一部分太子党的共同心态。他们对毛的感情很复杂,可以说是爱恨交织。当初他们和他们的父辈一道受毛的迫害时,他们也曾对毛十分仇恨;但是随着父辈官复原职甚至加官进爵,他们也随之青云直上,他们对毛的态度就变了。



因为他们深知,他们之所以能享有远比同代人更优越的一切,就是因为他们的父辈是红色江山的开国元勋,而这个红色江山毕竟是在毛的领导下才建立起来的。没有毛,也就没有他们的今天。

在这里,六四又是一个转折点。一部分太子党出于对文革灾难的痛定思痛,转而接受了自由民主理念,在八九民运中站到同情民运支持民运的一边,六四后,这部分太子党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排挤。另一部分太子党在六四之后则更自觉地站在维护专制的一边。薄熙来就是后一部分太子党的典型。

当然,今天的薄熙来,不可能完全认同毛的思想毛的主义,所谓唱红打黑,也不可能是文革的简单翻版。但是,在强化专制,践踏人权,操控群众,罔顾法律等方面却又是一脉相承。



薄熙来这种人对毛的崇拜,实际上是对强权的崇拜。他们崇拜毛睥睨天下的霸气,崇拜毛的厚黑权术与谋略。毫无疑问,这种对独裁者的认同与效仿是和普适价值格格不入的。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