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杜耀明书评:网上动员重修权力天秤?-介绍《草根起义--从虚拟到真实》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9

杜耀明书评:网上动员重修权力天秤?-介绍《草根起义--从虚拟到真实》


资讯科技的蓬勃发展和普及应用,一般人相信,不仅改变社会风貌和生活习惯,更触动原有的权力天秤,赋予无权无势者另类的资讯渠道,从而获取资讯、互相联系、塑造民意、组织动员,以推动社会的变革。这套想法是否完全符实,我们大可从《草根起义》之中寻找答案。


bk_grassroot_revolution.jpg
《草根起义--从虚拟到真实》
全书包括五篇地区报告,分别论述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澳门、马来西亚五地互联网发展如何改变社会动员的形式和效果。五个地方,从民主程度、社会议题到公民社会空间都各有不同,难作直接比较,但正是历史脉络的差异,便足以解释网上动员目标、方法以至结局的分别。
在中国大陆,我们看到个别人士以自残的行动,如自焚、折断手指等,再通过互联网引发主流传媒以至公众关注。同时,有不少群体以互联网通讯技术组织社会行动,向当局施压。二零零七年,厦门巿民就运用互联网,号召巿民上街“散步”,表达对在当地设置庞大化工厂的不满,最后政府只有让步,将计划搬到其他地方。这种由互联网科技主导的社会动员形式,已经成为典范,日后不少抗争行动,亦以此为法。
互联网的另一角色是支援社会行动。二零一零年,广西北海白虎头村被政府强拆,村民除组织对抗强拆的行动外,亦不断向网站发帖,引起公众关注,而在强拆当天,多家网上论坛即时直播,微博不断发出讯息,亦引起广泛讨论,强拆行动唯有暂时搁置。
大陆的网上动员大大降低社会组织的风险,也凝聚了公民社会的力量。不过,一党专政下,禁区林立,网上引发的维权行动,不仅难以触及中央政策,就算地方强拆民产、徵收农地的非法行为,也只限于一时一地的个案,未能提升为政策问题予以正视。
相反,在推行民主政制的台湾,网络动员的题目并无限制,由政治竞选到国策争议,由环境正义到公民互助,均通过网上进行。在活跃的公民社会推动下,网络动员更成为跨越党派利益、对付资本利益肆虐而不断侵损环境保育和民众生活的抗争工具。不过,有关台湾的报告亦发现,网络动员若要持续发展、扩阔影响,有赖相关组织的实力,而主流媒体会否跟进网络动员的主题,亦成为动员成败的关键。
至于港澳两地,前者在动员目标和手法较接近台湾,网络动员大可发挥情感动员的能力,如反对兴建高铁运动中,便推动大批年青人参与,奈何政制不民主,政府漠视民意,强行通过高铁计划。此外,网络动员亦须面对两大隐忧,一是缺乏有效组织,二是缺乏细致的论述。两者均令社会动员在引发一轮舆论关注之后,便无以为继。在澳门,正因民间社会欠缺组织,加上政制比香港更封闭,网上动员的抗争行动,就显得更即兴、零散、无法持续。
反观马来西亚,反对党和非政府组织受主流媒体排挤,便大力开拓互联网空间,进行群众动员、提出异议,并揭露政府施政不善,大大提高在野党派的力量。执政党感到讶异之馀,便逐步收紧网络通讯的限制,打击网络活动,以免动摇他们的统治威信,但能否挽狂澜于既倒,只能拭目以待了。
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故事,异中有同,同中有异,值得社会行动组织者一读再读。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