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铁流:歷史讓我們徹底清算毛澤東反人類罪行--我和李锐老人一席谈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8

铁流:歷史讓我們徹底清算毛澤東反人類罪行--我和李锐老人一席谈



图片:铁流和李锐老谈论毛泽东


中共元老李锐是原体制内最有良心的人,最敢讲实话、真话。我对他十分敬爱和尊重,曾先后三次登门叩拜。他有句评毛名言「功劳盖世,罪恶滔天」。我是个直率人,并不苟同此语,一次我们两人在交换对毛的看法时,我说:毛泽东对国家和人民,只有罪恶而无仍何功劳可言。如果硬要说他有功,只能是对共产党夺取政权而言。
但中共在夺得政权后,很快成为毛泽东压迫人民、嗜杀生命、掠夺财富和反人道、反人性、反人权的封建法西斯专政工具。毛泽东的定语应是:罪恶滔天,馨竹难书,无任何功劳可言,纵到阴曹地应也要油炸火烹。
他不否定我的看法,似乎同意。
毛泽东是个整人狂、害人狂、杀人狂,一生整死害死的爱国志士、共产党员、人民群众,真是太多太多了!根据各种巳揭示出来的资料统计,至少有八千多万人:三年人祸活饿死三千八百万中国人,历次政治运动枪杀的无辜群众,不少于一千五百万人,十年文革整死二千万人,在井岗山、延安枉杀的革命者不少于一百万人。这样一个魔鬼,还有什么功劳可言?
最近有朋友来电话告诉我,被中宣部封杀多年的《李锐文集》,在香港出版问世了。做为晚辈的我,前不欠特去登门祝贺。时年95岁的李锐老人,仍和去年一样,精神抖擞,身板硬朗、声音洪亮、思维活跃、表达流畅,面如春风。他首先赠送我一部装祯精美十大卷的《李锐文集》,然后侃侃而谈。
他说此书九十年代初,一家出版社就订下刊印,因他向中央揭发了当时主管全国宣传工作的丁根关,有隐瞒参加「三青团」不光彩的历史,于是他的着作遭禁。他很是气愤说,共产党提倡叫人讲真话,凡是讲真话的人没有一个不挨整,他一生的命运就是如此。接着我们谈到毛泽东。他说毛泽东这个人太坏,是个双料流氓--政治流氓和生治流氓。
接着他补充一句:这个定义不是他下的,是毛泽东第一个妻子杨开慧留下的亲笔证词。杨开慧生前,将一些手稿藏在住宅墻壁里,八十年代修故居时发现了,湖南党内刊物上曾予以刊出。前几年湖南来人告诉我,有些要害话被删去,如说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
因为她的哥哥杨开智,一九二九年去过井冈山,杨开慧知道毛泽东娶了贺子珍。当时她带着三个孩子住在长沙东乡六十里的板仓,生话十分穷困,生命危在旦夕,毛泽东两次打长沙都经过此处,就那么一点路也不去看一看,或带回井岗山。省长何键(何健不是省长,是当时长沙市警备司令。笔者注)为报仇才将杨开慧逮捕,逼她登报同毛离婚,她不应允,于是将她杀害。
他说,他最近写了三首评毛的打油诗。我求一读,他当即念给我听。
第一首:
生活流氓政治氓,
贤妻早识太心伤;
莫予毒也杀成性,
培养奴才大黑帮。
第二首:
肖三一语三字夸,
道破其人品太差;
其乐无穷拼命斗,
家亡国破竟由他。
第三首:
运动频频无限哀,
人才不要要奴才;
殃民祸国何时了?
文革呜呼晓色开。
我不解「肖三一语三字夸」,夸的什么?原来北京木樨地这幢老旧的高干楼,曾住不少名流,如萧三、王光美等。肖三和李锐老是好友,生前极为气愤地说过毛泽东好滛胡搞,奸污了不少妇女,称其为「鐡鸡x」。难怪茅于轼先生说,毛泽东奸污的妇女有千人之多。应是当之无愧、货真价实的滛棍。
李老说,这最后一字真难出口,只能隐其讳,大家想去。
这么一个罪行累累,品质恶劣,杀人如狂,害人民、害国家、害民族的罪魁祸首毛泽东,其头像竟然还挂在天安门城楼,其腐尸竟然还长期躺在广场,真是中国人民的奇耻大辱,真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为此,我呼吁,在中华民族走到历史转折的时刻,应该让人们面对历史,应该公布毛泽东滔天的罪恶,使国家走上民主宪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