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重庆逃亡亿万富豪李俊 揭露薄熙来黑幕 家人受株连 (图/视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5

重庆逃亡亿万富豪李俊 揭露薄熙来黑幕 家人受株连 (图/视频)


李俊望著在2000年拍摄的家庭照时,眼泛泪光。(张青言拍摄)


薄熙来唱红打黑下的受害企业家,在流亡海外一直保持沈默,希望保住家人的安危。随著薄熙来和王立军被去职,他首次接受中文媒体访问,揭开薄熙来更多黑幕。




重庆逃亡亿万富豪李俊 揭露薄熙来黑幕(1)
总资产曾累积约45亿人民币的民营企业“俊峰发展集团” 老板李俊,成为其中一位在薄熙来“唱红打黑”下的牺牲品,为了逃避王立军一手主导的插赃迫害,他在2010年流亡到海外至今超过16个月。
自从王立军突然在2月跑到成都美国领馆寻求政治庇护,以及薄熙来去职,李俊终于打破沈默,逐一公开薄熙来“唱红打黑”的黑幕,也向本台粤语组首次公开多份的重要文件。
曾是军人的湖北人李俊,退伍后到重庆从商,之后靠著房地产开发起家,业务越做越大。2008年,他向中共军方购买一块军事用地后,二次遭诬陷是黑社会老大 。
李俊向记者展示多份重要文件的正本,均有官方的印章。 他说,这些文件显示当年他没有涉黑,是正当商人。足以证明当局的阴谋,以插赃嫁祸的方式在他身上强加罪名,目的是要把他所有的资产吞掉。其中一份在2009622日付清军事用地费用的会议纪要,里面有成都军区首长等9名重要的高官签名。
李俊说︰“当时我把钱全部付完了,没有任何一点违约。这4千多万所谓的违约协。这个协议是原件,而且我没有违约,有力个人签字的。上百份的证据,可以证明我是合法的商人,我是被陷害的,被冤枉的。”
李俊表示,这块军事用地同时也被解放军老将军张震的儿子,即前成都军区政委、现任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政治委员张海阳看中,而张海洋则是薄熙来最要好的朋友。
王立军为取悦薄熙来,曾多次要求李俊转让土地遭拒绝,恼羞成怒下罗织罪名关押了李俊,期间对他施加酷刑,逼迫他认罪。在被关押3个月后无罪释放,不过需付出4千多万人民币作为赔偿。李俊说,不到2个月时间,他再次遭诬陷,当局巧立明目十多个罪名,包括黑社会、从事黄、赌、毒行业等。
201010月,李俊收到消息当局会再次抓捕他,于是立即逃到香港,并展开流亡,逃避王立军的追捕。未及逃出的妻子后来被判刑1年, 大哥李修武在内的约30名亲属也被逮捕,多人被非法判刑。45亿多的资产全被当局强行没收。
李俊说︰“说本身的事情不大,但唱红打黑得罪了薄熙来,又得罪了军区的领导。张海洋和薄熙来是好朋友,所以王立军说定要处理好这个涉黑案,要对得起部队。还说我放高利贷、非法经营。我就逃亡到香港,当天中午夜时多,我的家人和公司约30人被抓捕。查封了分公司和子公司90多个户口,现金查封了3亿左右。”
李俊又说,薄熙来执掌重庆后,发动“唱红打黑”活动,带来一场红色恐怖,受牵连的合法企业老板以及无辜的家属、员工等数以万计。他想也想不到自已和家人也成为受害者。
他说︰“在重庆,很多民营企业家就等于是黑社会,当时重庆市很多商人都采取一种方式,就是保护自已的家人,人人自危,慌恐得不得了。因为抓的基本上是东拼西凑,包装了几百个黑社会。”
另外,新华社旗下的财经国家新闻网(ENN Weekly)周六(331日)在网站上报道,表示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因涉及薄熙来的政治丑闻案,已经遭控制,报导还说不只他一人有问题。
报道指出,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透过徐明在大连大肆敛财,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更被指是靠徐明的资助留学欧美。有关的报道在网上发表不久后,即被删除。
现年40岁的徐明,是辽宁省大连人。任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太平洋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等职务。2005年在福布斯中国10大富豪榜上排名第8
同时,网上流传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重庆公安局的副局长郭卫国近日已被双规,李俊表示,与薄熙来、王立军有关的人士也会陆续遭处理,他认为薄熙来和王立军等背后还有更多人参与。
他说︰“他这么肆无忌惮在重庆发动这次唱红打黑活动,不是他一个人的。薄熙来主政的重庆比文化大革命还恐怖的红色恐怖。我认为绝不是他们薄熙来和王立军两个人的事情,他们是一个具大的利益集团,发动这次的事。”
李俊表示,由于仍顾虑到在大陆家人的安危,目前只能看一步走一步,在真正安全时会把所有重要的证据公开。
------------------------
李俊被薄熙来打压家属员工30人受株连 
RFA
流亡海外的大陆企业家李俊,在接受本台专访时,除公开指证薄熙来、王立军“唱红打黑”的黑幕外,也谈及诛连家人受迫害的情况。
白手兴家的退伍军人李俊,靠著房地产生意把事业的版图进一步扩大,涉及的生意范围广,包括房地产、加油站、夜总会、金融业和酒店管理,其一手打造的民营企业“俊峰发展集团”,总资产曾累积约45亿人民币。2008年,他向中共军方购买一块军事用地后,成为当时薄熙来在重庆硬销“唱红打黑”的牺牲品。2010年流亡到海外的李俊,日前在接受本台粤语组专访时,谈及在流亡约年半以来的生活。
李俊说,被薄熙来、王立军以插赃嫁祸的方式,强加罪名的重庆企业家多不胜数,他是唯一一个能逃出重庆的幸运儿。不过在这流亡的日子里,他不能安眠,多次想以自杀来结束生命。
李俊说,约30位家属和员工却无辜受到牵连。哥哥李修武本是农民,名义上是“俊峰”的股东,但多年来没有在公司担任职务。李俊非常激动地说,哥哥是位安份的普通老百姓,可是当他成功逃到海外后,以薄熙来、王立军为首的集团,多次暴力殴打哥哥,把对方折磨得不似人形。


哥哥为了保护家人,以为独揽所有罪名便没有事,怎料当局便以哥哥在供词上签的名字,说他承认自己是黑社会老大,被重判18年。外甥台士华也被判以13年有期徒刑。
他说︰“我哥就是为了帮我顶罪,说借了200万给我,才发生这事情。其实一分钱都没有,他三个孩子都是我支助他们读书的。他傻乎乎地警察说什么就认什么,我哥哥是老实的农民,搞到是一个黑老大。就是公、权、法、司,包括宣传,都是薄熙来一言九鼎,没有谁敢反抗。他在重庆搞得鸡犬不宁,无法无天。”
提到妻子罗淙,李俊更是感到非常抱歉。他对记者说,201010月,他收到消息当局会再次抓捕他,于是立即逃到香港并展开逃亡。妻子后来被抓捕并判监1年,理由是协助他逃亡,此事一直令李俊感到内疚。他说,妻子是典型主妇,一心相夫教子,从不过问他的业务。李俊认为这场诛连风暴太巨大,本来与妻子离婚后能免她受牵连,结果妻子还是成为“红色恐怖”下的无辜受害者。
李俊又说,妻子出狱后一直不肯与外界联系,他辗转才打听对方的精神状态不好,担心接一个电话也会再次被抓走。李俊多次在记者面前说,“是我累了她”。
他说︰“我太太好惨,她出狱后被几次带到公安局刑讯逼供,脚镣手铐折磨得死去活来,几次想自杀。到现在为止公安局还没有放过她,还在追踪我的下落,说我在外面很高调。太太出狱后我一次都没跟她联系。”
目前正流亡海外的李俊由于怕暴露行踪,至今也不敢跟家人联系。访问期间,他向记者展示一张在2000年照的家庭照,眼泛泪光地表示很想念家人。他说,未能侍奉80多岁的母亲左右,望她原谅。又称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还有几个月便毕业的大女儿,突然退学不知所踪。他相信是女儿也受到很大压力,于是才逼不得已放弃学业。
他说︰“我的大女儿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读书,因为受到王立军追踪迫害,差几个月就毕业了,现在不知去向。因为王立军当时想抓捕我,跟她施加了很多压力,她感到惧怕,怕抓回去作为人质,所以现在不知去向。”
至于仍身在大陆的2名分别为7岁和14岁的幼女,李俊也对她们深感抱歉,担心他的事影响女儿的正常心智发展,被外人指指点点。李俊说,他不希望一辈子背上黑社会的罪名,于是决定要在海外首次公开多份重要文件,证明自己是一名合法商人,被薄熙来和王立军等人罗织的罪名也是莫须有的。
他说︰“两个小女儿,今年一个7岁,一个14岁,现在我一点都不知她们的情况。我现在虽然是非常不安全,但是自从我批露他们的犯罪事实后,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要做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
穿上简约衣裳的李俊,也许走到街上你以为他只是一名来自大陆的游客,根本看不出他曾是重庆的十大首富之一。李俊对记者说,他逃出大陆时没有带上任何东西,手上只有一本港澳通行证,以及几千元的现金。记者问他从前是亿万富翁,现在却是逃犯,心里能平衡过来吗?
李俊笑了笑说,自小他生活艰苦,懂得知足,而且有宗教信仰,希望这次是上天给他的考验。尽管在逃亡的过程中,他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这个大改变。唯一仍然愤怒的是,薄熙来为达到自己的个人野心,不惜大搞“唱红打黑”的幌子,把数以万计的商人以及他们的家人等陷害,这场“红色恐怖”搞得重庆民不聊生。李俊呼吁,曾被诬陷的人应站出来,把薄熙来和王立军践踏法律和人权的事情向国际社会公开。他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重新踏上中国的土地,与家人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