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在印度的流亡藏人面临危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8

在印度的流亡藏人面临危机


作者 蒙特利尔特约记者 潘卫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到印度参加金砖五国峰会前夕,印度流亡藏人发起了一系列抗议活动,在32627岁的藏人青年江白益西自焚之后,印度警方吊销了藏人连续三天抗议的活动许可,并采取了大规模的逮捕行动。
在随后的峰会上,印度总理辛格向胡锦涛重申印度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一部分,并保证不允许藏人在境内从事反华活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国际关系学副教授迪比亚什・阿南德(Dibyesh Anand)认为,尽管被捕的数百名藏人在胡锦涛离开后获得释放,但藏人在印度的前景面临挑战,他断言藏人与印度的关系,日后将不会是坦途。
在这次规模空前的打压行动中,印度政府在德里地区对藏人实施管制,明令禁止四人以上聚集,有时连街上零星行走的藏人也遭到逮捕。印度警察封锁了新德里的藏人村“马助努卡提拉”(Majnu-ka-tilla),村內居民被变相软禁,店铺不能开门营业,警察全副武装在村内的小巷内巡逻。
西藏青年大会秘书长丹增罗桑,向《纽约时报》抱怨印度警察“为所欲为”,將自己与一百多名藏人关押在一所地方监狱。丹增罗桑27日晚在出席新德里的一个文化中心论坛时被捕,他当时正在赞扬印度“给藏人带来力量和信心,印度是藏人的大师”,话音未落就被印度警察拖离现场,押往监狱。
丹增罗桑曾在2005年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班加罗尔时,爬上建筑物楼顶,悬挂“自由西藏”的横幅。此次被捕,据说是印度警察防止他再闹事。
正在印度的迪比亚什教授一直密切关注流亡藏人的抗议活动,330日,这位西藏问题专家在自己的脸书上写道:近来在印度开会时,我一直提醒藏人不要对他们在印度的未来太过乐观。
世人对流亡藏人在印度处境的担忧,并非是首次出现。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前夕,藏人在全球各地掀起的抢夺奥运圣火一事,就令美国担心激进藏人会危害与印度的关系,20119月维基解密公布的08630日美国驻新德里使馆的秘密电报说,越来越多的年轻流亡者对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不满,他们加入激进组织,危害印度政府与流亡藏人社区的关系,使定居点的存在面临严重的危机。
在这一次由胡锦涛来访引发的骚乱中,迪比亚什“一直有一种不详之感,德里的藏人会被警察施以更恶劣的种族对待,甚至被剥夺所有的权利”。他提醒藏人留意自己“在印度的不稳定性”。
迪比亚什强调流亡藏人必须牢牢记住,“在流亡藏人问题上,主要角色是印度而不是美国”。达赖喇嘛对此就非常清楚,他认为“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并非天真的说法,因为他不仅了解中国,也了解印度。”
而目前的问题在于新一代的藏人领袖“似乎完全忘了”这一点,西藏青年会(TYC)和自由西藏学生运动(SFT)有必要重新调整在印度声援运动的焦点,为此,迪比亚什敦促藏人领袖们花更多的精力去了解印度的制度和融入印度社会。
至于印度方面的问题,迪比亚什认为尽管亲中的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在50多年前没有就中国军队进入西藏表达抗议,但他至少把达赖喇嘛视为重要的领袖人物加以款待,1959年之后的印度舆论也是坚定地站在藏人一边。
但现在的印度政府已经成功地把这些支持藏人的舆论消音,这就是为什么3月份大规模打压藏人时,印度主流社会没有出现强大的反对声。
迪比亚什认为流亡藏人的当务之急,是要在自焚愈演愈烈的情况下,摆脱“激烈的情绪、言辞和争论”,展开理性的讨论,并在印度政界展开游说,提升他们对藏人事业的认识,重塑团结和建立联盟,以消除危机,否则藏人在印度的日子会更加艰难。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