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最近频繁曝光内幕的樵夫 答博讯网记者问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5

最近频繁曝光内幕的樵夫 答博讯网记者问



    近期,“樵夫”频繁在网上曝光高层内幕,对他的身份有种种猜测,鉴于读者和各界的关注,博讯书面采访了樵夫,以下是问答的内容:
1、在不泄密或者带来危险前提下,能否简单介绍一下您自己?
     关于我自己,可以说是一个小知识分子。我非常关注中国社会的访民问题,也一直在思考解决这一社会问题的道路。不过比起那些勇敢辛勤耕耘中国民主事业的志士仁人,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值得多说我自己的理由,尤其是在现在的情况下。 
2、请问为什么曝光这些内幕?
    我看到网上有些人对我的曝光中共的一些内幕,有非常不同的说法。有人说我是中共宣传部的特务,有人说我是温家宝阵营的写手,有人说我是“江系家族”的爆料者,有人说我是薄熙来势力的维护者,甚至还有人说我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造谣者”。各种说法非常矛盾。
    我的一些友人看见我的爆料之后,也戏称我是一个“爆料大王”。的确,我的爆料为很多海内外媒体和网站所转载。例如根据谷歌搜索的结果显示,我所爆料的《温家宝表示愿意立即辞职》一文,到今天就有六万五千多条转贴或转载。
    不过,我之所以要曝光这些内幕,其实都不是为了中共任何一个政治帮派的利益,也不是出于个人恩怨(比如,我与司马南本人并无任何个人冤仇,虽然我认识他已经很久),更不是为了爆料而爆料。
    我认为,中国社会民主化的实现有三种逻辑可能性,
一是人民群众起来造反,暴力推翻中共统治;
二是茉莉花革命;
三是中共统治集团本身的分裂。而由于中共统治者的采取了严密的高压政策,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社会既不可能通过暴力革命实现民主,也很难通过阿拉伯之春的方式实现民主。
比较现实的是第三种。而前苏联的垮台也证明了这种模式是完全可能的。所以,我们应该非常广泛地宣传这一模式,非常积极地促进中共统治集团内部的分裂。换句话说,要想尽可能快地实现中国社会的民主化,我们就需要联合中共内部的理性力量(这里所谓的理想力量是指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所代表的力量),促进中共高层的进一步彻底分裂,从而促使中共专制统治制度崩溃。
    我认为,现在中共统治集团已经是处于四分五裂的边缘,薄熙来王立军事件就无可辩驳地证明了这一点;同时,人民群众对于中共的不满,已经处在总爆发的最后临界点。
现在说缺少的是最后的催化剂。所以,可以说现在中国社会民主运动发展又出现了一个非常难得的良机——我认为这是上苍再一次眷顾我们这个灾难深重的古老民族。因此,现在我们所亟需的是要让绝大多数的人民群众、知识分子和民运人士,理解这一点,大家团结起来,共同努力,抓住历史给予我们的机遇,促成中国社会的民主化。
    这就是我近来频频曝光中共内幕的唯一目标。
3、这些内幕信息可靠吗?
    我无法保证我所曝光的全部内容都是确凿无疑的。因为显然,大家都可以看见,我曝光的内容非常广泛,这些内幕均来自消息人士。我根本没有办法一一核实每一个内幕的真实性。这一点我相信大家一定是理解的。不过,凭我和朋友的经验,我认为绝大多数内容是非常可靠的(关于这点,我今后会陆续公开相关证据)。
4、看您的文章提到被追捕,有人被错抓,请问在危险前,是不是考虑放弃继续曝光?
    坦率地说,我不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我有妻子和儿女。我渴望平静的生活。我记得胡耀邦曾经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敬佩他的勇气。可是我却没有他的胆量。我对地狱是恐惧的。不过我觉得总要有人出来做事情。所以,我不会停止曝光,尤其是在还有很多内幕在我的手上等待着我去曝光。
5、大概多少人被抓?
    据我的朋友说,我的问题除了所谓造谣之外,还有“窃取与泄漏国家机密”,因此为了抓住我,在三天前,国保已经地约谈了五百余人,传讯了几十余人,并拘捕了多人,并对其中多人施以酷刑“,要他们承认就是“樵夫”。我相信这几天人数无疑会更多一些。
    不过事实求是地说,这些人与我根本没有关系,我所曝光的内容,根本不是他们提供的。否则国保早就抓住我了。
6、虽然不知道您的地理位置,万一您在国内,被抓后,有无交代亲友透露您的真实身份?
    这些“后事”,我已经做了非常妥善的安排。我相信,国保们的智商还不足以达到他们的目标。不过我也有心理准备,一旦被抓,就是重罪。不过这也无妨,最多十年,我们必能重逢的。
    最后我也愿借此机会,与我的网友道别。黎明就要来了,但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愿我的朋友们珍重!
博讯和读者朋友们感谢您。。。
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