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陈维健: 打薄熙来的性质 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18

陈维健: 打薄熙来的性质 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转发此新闻:


从王立军私闯“美领馆”到温家宝“人大”记者会讲话,迅速撤销薄熙 来重庆市委书记职务,民众和自由派人士,始终表示支持与欢心的态度。
但四月十日深夜,中共“半夜鸡叫”式地公布对薄熙来进行“双规”并指薄谷开来杀人嫌疑以来的一个星期,中共通过种种渠道,特别是西方媒体,以所谓的消息人士释放薄的匿迹,与官媒铺天盖地的要求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要求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向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表示忠心的宣传来看,事情的性质已经起了严重的变化。
中共以文革式的方式来处理薄熙来事件,人们在惊愕之余,即刻意识到中共打薄事件,不但没有由此,打开 政治改革缺口,开始民主化之路,而是正好相反,正在复活文革的政治路线。
多数自由知识份子与网民对此深感忧虑,纷纷撰文对胡锦涛目前所作所为提出了强烈的质疑。指其对薄所采取的方式与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一样地肮脏,一样地恐怖,都 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手段。
与当年老毛整人的手段相比,甚至还狠、还毒。利用西方媒体进行党内斗争,把政治问题刑事化,把刑事问题庸俗化,这都是当年老毛都未曾采用过的手段。
“北京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教师王铮两度致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对中央处理薄熙来的做法提出质疑,表示:“薄熙来篡党夺权之嫌,可能违反党纪,但并不违反国法”。
“宪法从没有规定‘依党治国,从没给共产党任何特权。执政党带头不守法,社会管理必定无序,国家必然混乱。她表示,如果一个执政党对其党员的处理不依据国家法律,那么就与黑社会、邪教组织无异。”
对中共政治改革一向抱有信心的著名异见人士陈之明,对目前的状况也表示十分地担心,撰文“要法治,不要黑打”,他说当局对薄熙来“双规”那是家规,而不是国法。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没有权力剥夺被“双规”者的公民权利和作为人民代表应当具有的法定权。
并指出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滑铁卢”,始于律师李庄案二季。剑指如果胡锦涛在薄案上,不以法办案,或干扰司法,也可能重蹈覆辙。而网民们对胡锦涛的作法更是贬远远多于褒:什么是与中央保持一致,就是不分黑白都要听中央的,什么在党纪国法面前没有特殊党员,胡温九常委不就是特殊党员吗,直指胡锦涛打薄根本上是为了掩盖社会矛盾,转移其十年来对国,对民所犯下的罪恶。   
毫无疑问,胡锦涛在打薄问题的作法,不但引起人们的严重担心忧虑,也将人们对近段时间,中共所营造的政治改革舆论,所燃起的一点信心,希望全部扑灭。这次打薄出面的是温家宝,目前出现的问题温自然脱不了干系。
但有消息传出,温家宝在薄的问题上与胡锦涛产生了分歧:温家宝认为,我们对薄熙来的处理必须实事求是,依据党纪国法,不能 信口雌黄,夸大事实,更不能无中生有地栽赃陷害;同时也要给予薄熙来充分的申诉机会。
要把对薄熙来、王立军事件的处理,作为促进中国社会民主与法制建设的 契机,要尽可能避免再用过去的那种文化革命的方式来对待薄熙来事件。虽然不能证明消息来源的可靠性,但温在“让权力在阳光下进行”一文,可以从侧面解读温对薄案暗箱运作的不满。说明温对此是有清醒认识的。但温的问题往往是有态度,没行动,光说不练。
胡锦涛大概没有想到,打薄竟然会引火烧身,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弹,甚至有人不惜威胁上书。胡认为,老百姓最痛恨的是贪污腐败,只要打贪必然支持。但是老百姓已经不是那样可以任意愚弄,老百姓痛恨贪官,台上的往往甚于下台的,也不认同在台上的都是清官,下台的都是贪官这样一种逻辑。
如果说贪污,那么应从胡锦涛开始,九大常委都把家族的财产拿出来晒一晒,那家没有孩子海外读书学费来源不明问题,那家没有霸占分脏国有企业问题,那家没有向海外转移资产问题。
如果讲杀人,那么也得查一查九大党委,那个没有沾过异见人士、法轮功、家庭教会、上访人员、拆迁户的血。不能杀洋人是杀人,杀中国人就不是杀人,不能暗杀是杀人,公开杀人就不算杀人,不能个人杀人是杀人,政府的行政命令杀人就不是杀人。
这些年来,多少无辜的性命惨死在中共政权手里,这些血案有一说一,是一定要查清的。中国的民间,这些年来早已行成了自己的独立性,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价值,有自己的判断,再也不会被中共花言巧语所迷惑,跟在中共的屁股后面转。
民众在一次次的失望与希望中,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教训中,已不会再把社会的公正,制度的民主,个人的幸福建立在共产党身上。一如,刚刚去世的民主启蒙大师方励之先生说“民主是自下而上争取的,不是自上而下给予的”。


中共打薄已经昭示是一场党内的权力斗争,既不会以此启动政治改革,更不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