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于大海 严家祺 丁子霖 胡平 郭永丰等:纪念方励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8

于大海 严家祺 丁子霖 胡平 郭永丰等:纪念方励之



19885月方励之夫妇和于大海(中)在北京
第一次和方励之先生打交道是在八十年代初。1980年,当时只有44岁的方先生当选为最年轻的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我当时在北大物理系读书。记得同学们对方先生的当选都很兴奋。


他在逆境中学有所成的经历,给我们这些年轻学子树立了光辉的榜样。方先生的妻子李淑娴在北大物理系任教。方先生本人虽然任教于远在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却经常飞回在北京的窝。所以我们都把方先生当成自己人,并引以为傲。
我是北大物理系的学习委员。我的职责之一,是配合系里安排讲座。我想,方先生如果来办个讲座,一定很受欢迎。于是我就去找李淑娴老师联系。李老师说,方先生愿意讲,但希望只讲天体物理,不涉及社会问题。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方先生的那次讲座,来了300多人,把讲堂挤得爆满。前几个月还有一位我当时的同学提到,那次讲座是大学期间他记忆深刻的几件事之一。
此后的几年里,方先生在自由化的小道上越跑越远。到了1986年底发生学潮时,方先生已俨然成为公认的民主运动的领袖。1987年一月,中共老人帮发起“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把胡耀邦赶下台,还把方先生和刘宾雁、王若望一道开除党籍。消息传来,美国各地的留学生都深为震惊。我们觉得有责任表达一次“不同政见”,很快确定起草一封致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


公开信的主要发起人,包括哥伦比亚大学的谢文、王绍光、史天健和普林斯顿大学的杨小凯、李少民和我。这封公开信得到一千多名留学生的联署,被称为新的公车上书。据了解,公开信及有关报导上了中共的内参,对促成反自由化运动的夭折起了关键性作用。
方先生不但被开除党籍,也被撤去了科技大副校长的职务。但他仍有一定的人身自由。1988年,刘刚、王丹等人组织了北大民主沙龙。五月四日,民主沙龙请方先生在北大三角地演讲。方先生讲的很精彩。


他特别强调了民主、科学以及现代化这些观念的普适性。方先生说,“不存在一个所谓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就像不存在有中国特色的物理学一样”。但方先生同时告诫北大学子,在追求民主化时不能急于求成。他说,“中国的民主决不像翻烙饼那样,一翻过来就民主了。”
那年五月正赶上我最后一次回国。我去方先生家拜访时,李老师把方先生五四演讲的录音交给了我。我回美后把录音交给了胡平、王炳章主持的《中国之春》,《中国之春》很快把这个演讲整理发表了。
方先生、李老师踅转来美后,我和他们常有来往。1997年我通过博士论文答辩,方先生还特别表示了祝贺。近年来自己身体不好,又忙于照顾父母子女,与朋友的联络不如以前多。但每逢年节,还是常和方先生、李老师通个音信。


方先生和王若望先生、刘宾雁先生等人一样,最终没能回到那片养育他们的热土。江泽民在向台湾统战时曾假惺惺地说,两岸“不能‘老死不相往来’”。方先生等人“老死”他乡的事实,是对中共当局假装包容的绝大讽刺。
温家宝最近说:“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党虽然作出了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的错误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随着经济的发展,又产生了分配不公、诚信缺失、贪污腐败等问题。我深知解决这些问题,不仅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而且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特别是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


他的这段话值得赞赏。不过,政治体制改革、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内涵是什么呢?温家宝对此只字不提。在我看来,政治体制改革,要从开放言路着手。不管是左的还是右的言论,都应当予以容忍甚至鼓励。


如果继续靠高压手段来维持“正确路线”,那么“分配不公、诚信缺失、贪污腐败等问题”只会越积越多。到头来,党内党外仍免不了相互残杀,免不了文革式的悲剧。


方先生和刘晓波、王炳章、魏京生等人一样,都是爱国者和稀世之才。中共如果真为中华民族的前途着想,就该及早大赦天下,悔过自新,和这样的民间人士共同努力,把民主化的大饼烙好。
北京之春
----------------

严家祺: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


方励之在昨天去世了,我们第一反应是,感到十分悲痛,第二是,他走得太早了,没有看到中国为“六四”翻案的变化。
方励之是中国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他对政治有深刻的洞察力,他相信“大尺度”政治变化就像自然现象一样,可以预测的。他的科学信念,与他的民主思想,是他同一个人的两个方面,是无法分开的。
他继承的是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的科学精神。可以说,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就是方励之在198916日给邓小平写信“要求释放魏京生”,并由此触发了“天安门学生运动”。
1989年天安门学生运动,是当代中国划时代的事件。这一事件一方面撕开了“人民共和国”的面纱,暴露了邓小平是“中国最后一位皇帝”专制独裁的真面目,另一方面,正是由于全世界对邓小平“六四大屠杀”的谴责,促使邓小平最后放弃“共产主义”,使中国走上了“共产党专政下非共产主义化”的道路。
可以说,没有方励之,就没有1989年天安门运动,也不会有1989年後中国“非共产主义化”的大变革。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
方励之和他夫人李淑娴在1989年进入北京美国大使馆,是为避免遭受迫害而迫不得已的行为,在“六四大屠杀”後几天、在随意搜捕和杀害人的特殊情况下,方励之、李淑娴的行为是完全正当的行为。
方励之、李淑娴都是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为了科学事业奋斗一生的人,他们是对中国、对中国人民、对科学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的人。
方励之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
丁子霖痛悼方励之先生

参与 
惊悉方励之先生在美不幸谢世,万分悲痛,特致以深切悼念,并祈先生的夫人李淑娴女士及家人节哀保重。
我与方先生生前虽未谋面,但同在中国国内高校任教,早知先生是上世纪80年代一位杰出的启蒙大师。在中国极权制度下,先生的言论和主张在知识界相传甚广,启示了中国老、中、青三代人,极大地推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进程。
即使先生在“六四”后被迫去国,他也始终关注着“六四”遇难者及天安门母亲的命运,尤其在我本人多次遭到秘密关押之后,先生不仅参与营救,而且在我重获自由后又多次来电慰问。我们曾相约,日后相见于北京,我至今一直惦念着那次的约定。我与方先生同岁,想不到他先我而去了。
抚今追昔,不胜痛惜。 唯有更加努力,以酬先生未竟之志。
------------------------
胡平:惊悉方励之先生去世,不胜哀痛
印象中,方先生身体很好。前年他还写文章纪念他的母亲,说“特别感谢母亲让我有一副70多年不进医院的身体”。
但去年一年,方先生得了两次重病,住了两次医院。6月份,方先生得了极为罕见的“亚利桑那山谷热”,被送进医院,体重减轻20多磅,病重时不能站立。不过很快就好了。11月份又得了一次大病,心脏,肝和肾都出了问题,被送进濒危病室,但没几天又好了,会诊的6位医生(3洋人,2来自大陆,1来自台湾)无结论,无一致解释。不多久方先生又上课了。
只是这一次,未能再现奇迹。
------------------
郭永丰: 沉痛哀悼方励之先生!
在微博上,突然看到您去世的消息。我立刻感觉一颗民主的陨星又坠落了。作为民运的前辈,刘宾雁,王若望等人已客逝他乡,现在您也等不及了,才76岁的年纪,就急匆匆地告别了。


谁都知道,民主在中国快了,没有几年就可以全面实现了,可您连这短暂的时间也等不住了。但悲不见民主中国的痛楚与悲伤,我想在您永别时一定也是最难以瞑目的牵挂和心疼。


前些年,四十多一些的您的儿子不幸遇难,您与李老师悲痛欲绝,如今您又突然离去,这无疑给与您相依为命苦争民权的李老师又一个晴天里的霹雳打击。在此,作为生活在大监狱的我--您们所影响下的晚辈,只能遥劝李淑娴老师及其家人们多节哀,多保重!
人之生命短暂易逝,这是每一个人应时刻警惕,时刻所清醒认识到的。也许在二三十岁时,由于韶光充足,青春忙碌,人们难觉察。一旦到了四十多岁时,发现很多事情已力不从心远不如前时,人们才学会珍惜有生之年。可再怎么珍惜,我认为都远没有为民主的献身与奋斗才有意义和价值。


而在这一方面,方老已做得非常充足了。可中共已卸任的在任的仍旧健在的那些老人们,他们却根本就想不到他们所活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所谓“有志不在年高,无志枉活百岁”,对于这些顽固执守,愚昧无知,坚决阻止民主进程的人,多活一天实质就是祸国殃民一天。
方励之先生的伟岸之处,一定会与刘宾雁,王若望等民运前辈,同载民主中国的史册,永世辉煌!
---------------
沉痛哀悼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先生骤然辞世,离开我们了。噩讯传来,如沉雷击顶,哀恸莫名。
方先生在当代中国,是一面旗帜。作为一位科学家,他精研学术,卓有建树;作为一位知识分子,他揭竿而起,反抗极权;作为一位中国人,他上下呼号,捍卫国人权利;作为一位世界公民,他悲天悯人,广布普世公义。中国1986年与1989年的民主运动,是与方先生的名字连在一起的。现代中国人为自由奋争的悲壮历史丰碑上,已经镌刻下了方励之的名字。
方励之先生永垂不朽!
陈奎德  郑义 北明 孔捷生 苏炜 张郎郎  敬悼
《纵览中国》
---------------------
贡噶扎西: 沉痛悼念民主先驱方励之先生!


     今天(47日)用完早餐上网,惊悉方励之先生逝世。
     本人未曾与方先生谋面,只是在去年曾与方先生有两度电话沟通。我深知,方先生是以敢言著称的中国良心知识分子、当代中国民主先驱,具有极大的社会影响力。方先生去世,令人悲痛。 
    作为一个笃信佛教的藏人,生老病死,共性非独一。故而,在世的人们,尤其中国人,当牢记方励之先生留下的理念,团结一致,坚定不移,继续推进中国民主化,完成方先生为之奋斗一生的未竟事业。沉痛悼念民主先驱方励之先生!



附件中的这张颇具纪念性的照片,是摄于22年前(19911月),当时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举行的“人权讨论会”上,达赖喇嘛尊者曾与方励之先生一道主持了会议并发表讲话。 
--------------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断虹正随沧波飘渺,渚烟国尽收。
    袅红萦洁素,层霄炯星,为谁凝眸?
    良知自古无价,岂可昧心丢?
    遥忆当年尊,壮志未酬。
    
    百代溢芳或短,精英之品味,万世绕楼。
    鹦鹉虽受宠,一世无情喉。
    怎比得、鸿鹄之躯,云深处、百款仙韵柔。
    天耐老、人亦难逝,名在千秋。 


博讯
----------------

中国社会民主党沉重悼念方励之教授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祭文
    惊悉方励之教授46日晨突然病逝,享年76岁。这是继刘宾雁先生、王若望先生之后,又一位元老级中国民运代表人物离开了我们.
     方励之教授1936212日生于北京,籍贯浙江杭州,是中国天体物理学家,原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原副校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天体物理中心原主任。
    方励之教授历来关心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198612月初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部份学生因对人大代表的“橡皮图章”性质不满而抗议,进而引发全国性的“八六学潮”。在1986124日晚上的学生集会上,作为大学副校长方励之教授支持学生的行动,他说:“民主不是自上而下给予的,而是从下到上争取的”。1987年春,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方励之教授被邓小平点名批判,开除中共党籍,并撤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一职.
    1988年秋起开始,方励之教授积极参加当时北京高校的政治研究会,并接受外国传媒采访,公开批评中共的“四项基本原则”,受到北京学生的认同。198916日,方励之教授向当时的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发表公开信,建议释放民运人士魏京生等。
方励之教授坚决公开支持八九学生民主运动,中共当局对他恨之入骨;六四事件后更发出通缉,理由指方励之教授夫妇煽动学生运动、“搞动乱”.六四事件翌日,方励之教授与妻子避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最后到达美国.
    方励之教授对中国的民主运动作出了极大的贡献,也作出了极大的牺牲.他推动民主的热情,深深感染了年轻一代,成为青年学生追求民主自由的偶像.
    方励之教授突然病逝,是中国民主运动的一大损失.对方励之教授的去逝,中国社会民主党表示深切哀悼!对方励之教授的家人表示深切的慰问!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签发
----------------

温克坚:沉痛悼念方先生
方先生走了,忽然传来的噩耗,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发呆半响,内心悲愤交加,好久不能平静。又一个被逼流亡的老人客死他乡,某些机构多了一分罪恶,而我们多了一分耻辱。
和宾雁先生一样,方先生是影响我早年精神成长的一个重要符号性人物。87年初,所谓的反自由化浪潮从官方媒体席卷而来的时候,懵懂无知的我们根本不知道背后的曲折复杂,一些让人似懂非懂的概念体系,也让我们感到茫然。但极权主义的特征之一是搞运动,需要各种各样的精神效忠仪式。
因此虽然远离这场观念斗争的中心,但是高中校园里,学校依旧会上行下效,组织一系列坚持信仰马列主义的仪式,政治课教师们也会在课堂上振振有词的批评自由化思想。
正是在这种错乱的运动式教育批判中,让自小受到严密洗脑教育的我们,知道原来世界上还存在和马克思主义不一致的说法,要知道自从小学以来,所谓的那些政治课程,大概就是学生们共同感受到的折磨,宏大的概念,生硬的逻辑,不容分说的灌输,却又无法逃避----因为直接影响考试成绩。
因此,当听到方先生说: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这真的击中了我们长久被马克思主义折磨的学生们内心叛逆情感,那张感觉真的不啻一种闪电,似乎对正统政治教育的叛逆得到了一个巨大的背书。
因此,一波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运动,客观上是极大的传播了一些基本的现代价值观念,当年精神上被关进马列黑箱的我们,从此看到了另外一种亮光,从此党国的一系列政治说教开始褪色,个体精神上的反抗从此开始生长。
虽然由于知识能力的局限,当时尚没有能力充分了解方先生等人的价值主张,但是在接下来的成长岁月,一条新的路标已经确立,马列黑箱已经无法把我们禁锢,那些被官方批判的各种自由化学说和书籍,成为我们囫囵吞枣的精神食粮。
后来,枪声响起,政治寒冬降临,方先生去国,一个狂飙激进的思想启蒙十年结束了,但是武器的批判并没有能维系正统意识形态的生命周期,相反,枪声也是对原来意识形态的死亡宣判, 从此以后,共产政教分离,一个激进的世俗化进程开始了,GDP增长,市场经济,消费主义等成为社会的核心动能。
而当年方先生那辈人物开启的新的社会观念体系,并没有被完全扼杀和消解。在寒冬中,她们依旧在成长,提供了这个社会自我赋权的早期养分。91年以后,民间抗争虽然一直处在社会边缘,但是静水流深,抗争运动一直都没有消亡,而到了21世纪,因为互联网带来的信息自由,因为恐惧阴影的消散,民间力量终于已经长大成年,可以脱离权力体系的控制,而独立的设置社会发展议程了,接下来十年最重要的任务,将是社会力量如何反制权力体系,实现把老虎关进笼子的宪政权力架构。
方先生出国后的轨迹,我了解不多,大抵知道他一方面潜心于天体物理的研究,在他的专业领域,成为了少数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学家;另外一方面,对于大陆的自由和人权事业,他推动创立了一些重要的机构,20多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国内社会潮流的演变,我知道,他是乐观的,他相信他是有机会重返故土的。。
方先生去国多年,国内年轻一辈也许对他已经不甚了解,不过微博上不断屏蔽他的死亡讯息,说明方先生依然让某些机构害怕。作为方先生当年言论罪证之一,方先生曾经说:“有些东西是外强中干的,它并没有多少力量,你冲了他之后,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捅一捅影响还是很大的,小小的动作动作,全国就非常紧张。”,方先生当年对体制的洞察力,正是如今社会现实生态的反映。
微博上环球时报的胡锡进,因为角色在身,经常需要胡言乱语,但是他对方先生有个批评,认为“方先生的追求和用力没有同中国的进步合上拍子,“这我倒认为是一种赞誉。方先生自然没有同很多御用知识分子那样,和官方步调亦步亦趋,回溯最近30多年的历史脉络,我们可以清晰的看见,方先生是这个社会进程中的最重要的先行者和拓荒者之一,方先生当年许多惊世骇俗的言论,如今变成了社会主流共识了。
胡平老师的Google+上,对方先生的近况有所描述,他说:“印象中,方先生身体很好。前年他还写文章纪念他的母亲,说“特别感谢母亲让我有一副70多年不进医院的身体,但去年一年,方先生得了两次重病,住了两次医院。6月份,方先生得了极为罕见的“亚利桑那山谷热”,被送进医院,体重减轻20多磅,病重时不能站立。
不过很快就好了。11月份又得了一次大病,心脏,肝和肾都出了问题,被送进濒危病室,但没几天又好了,会诊的6位医生(3洋人,2来自大陆,1来自台湾)无结论,无一致解释。不多久方先生又上课了。只是这一次,未能再现奇迹。”
惜乎,自由未竟,方先生已凋零,恸乎,民主之日,当为方先生呼,魂兮,归来。
-------------

费良勇: 沉痛悼念启蒙大师方励之先生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启蒙大师,著名的天体物理学家和异议人士方励之先生于201246日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桑的家中去世,终年76岁。
20101210日,我在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上曾见到方励之先生,他还像从前一样乐观健谈。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是同他最后一次见面。他突然辞世,我感到非常震惊。
民主中国阵线全体成员沉痛悼念方励之先生,并向方先生的夫人李淑娴女士和全体家人表示深切慰问!希望李老师和家人节哀保重!
方励之先生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原副校长。他在1986年的“学潮”中支持学生的民主抗议活动,与刘宾雁和王若望成为三大领军人物。1987年春,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方励之等三人被大独裁者邓小平点名开除中共党籍。方先生不改初衷,继续发表自由化言论,启发和激励了青年学生与知识分子追求自由人权民主。他还深度介入八九民运,邓小平说他是六四背后的“黑手”。而国际社会称他为中国的萨哈罗夫。
在苏联和中国等共产专制国家进行民主转型的过程中,出现了萨哈罗夫和方励之这样的持不同政见者,原因在于:真正的科学家必然追求自由、真实和人性,也就会自然产生反专制的意念;由于他们对国家作出过重大科学贡献,在国际上也享有盛名,统治集团对他们相对宽容一些;他们的社会地位比较高,说话的影响力也就比较大。
从五七年反右开始,中国知识分子的脊骨就被打断了。此后中国人逢迎拍马成风,普遍放弃做人原则,争相效忠专制统治者。80年代开始,中共急剧腐败,中国人大都丧失理想,一切向钱看,社会道德全面沦丧。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方励之先生这种英雄人物的出现,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骄傲,是中国人民的万幸。
中共专制集团极端缺乏宽容和人性。中共调动正规军用坦克机枪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制造了震惊全球的六四大屠杀,并将许多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关进大牢,还迫使一些参与者流亡海外。流亡者回国探亲、观光、甚至奔丧的权利都被剥夺得干干净净。如今,1986年被作为资产阶级自由化代表人物的王若望先生、刘宾雁先生和方励之先生都客死异乡,令人哀痛!
方先生逝世,再度激起人们对六四屠杀的热议。许多人又寄希望于中共平反六四。将平反六四作为民主化的一个起点或者步骤,是可以的。但是将平反六四作为目的,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不废除专制,今天平反六四,明天还会出现七四。所以,实现中国的民主化才是至关重要的。
方励之先生为呵护民主之苗耗费了大量心血,可惜未能看到民主之树开花结果。我们要继承方励之先生的遗志,大力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让中国早日从专制社会过渡到民主社会,以告慰方先生在天之灵。
方励之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方励之先生永垂不朽!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