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施义普:习近平能接得了班吗?——薄事件后的大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29

施义普:习近平能接得了班吗?——薄事件后的大局

转发此新闻:
薄熙来事件初步处理后,中共高层内部各方利益冲突凸显明朗化和激烈化两个特点。加上离18大交接班仅有半年时间,中共领导层的平稳过渡现在正经历着76年毛泽东去世后最大的挑战。


其实,用邓小平的话讲,这场风波迟早是要来的。当然,始作俑者也正是邓小平本人。追根溯源,现在的权力争斗,源自于邓小平的隔代指定接班人的做法。胡锦涛和江泽民并非来自一个派别,两人各有自己的「圈子」。


江泽民当年意欲交棒曾庆红,却勉为其难地遵循了邓小平的意愿,让胡锦涛当了总书记。但是胡锦涛接班十年,江泽民当了十年的婆婆,搞得胡锦涛至今都快退休了,还成不了党中央的核心。政治局内部有人不把胡锦涛当回事,这是江泽民派系不真心实意地支持胡锦涛当「核心」的结果。

现在,由于薄熙来的搅局,政治局常委会内的江派在事件中掣肘胡温、偏袒薄熙来的做法,实际上已经损害到了习近平接班的必然性和将来执政的稳定性。习近平本来并不是江派人脉上的,在17大以前曾庆红决定全退的时候,突然被江泽民和曾庆红选中,成为继胡锦涛之后的「隔代接班人」。
对在中央根底较浅的习近平来说,在成为「王储」之后,刻意走中间路线,以「平衡力量」示人。但重心是偏江派的。重庆「唱红打黑」,大搞独立王国以来,薄熙来的司马昭之心,已昭然若揭。
粗看是对现在的领导人胡锦涛的挑战,其实是对习近平构成了重大和直接的挑战。事件开始,江派错误地判断了形势,没有认识到现在的主要矛盾已经从江胡矛盾转到了习近平18大能否顺利接班,然后稳定执政的矛盾。
这种错误判断,导致了习近平和胡温走得越来越近,和江派走得越来越远。四月初,江泽民本人认识到了由他安排的「大局」已经受到干扰,果断地支持胡温倒薄,斩了「魏延」,为习近平接班保驾护航。
江派人马最近高调表态挺胡批薄,实际上是挺江。最后决定是江泽民本人做的,江派实际上挺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给予江泽民在重大问题上的「拍板」权。
薄熙来事件发生后,习近平能否继续走稳「平衡木」,在18大上「继位」成功,出现了一些变数。首先,薄熙来事件后的斗争表明,习近平尚未成为江派的领袖级人物。
江派的头面人物仍只唯江泽民马首是瞻,较少顾及到习近平。这对一个还有半年就要接班的「王储」来说,是很危险的。虽然习近平已经在组织上作了接班人,但是江派内部不是没有人觊觎「大位」。
薄熙来本来是最露骨的挑战者,现在薄倒台之后,俞正声和张高丽两人浮出了水面。江派内部支持此两人接班的不在少数。
其次,习近平与胡温越走越近。政治局常委内部的江派因为挺薄或骑墙已经让习近平知道江派大员并不把他「继位大业」太当回事。相反,胡温的求稳以顺利过渡到18大实际上对他是最有利的。
只有这样,他习近平才能顺利接班。18大召开前的这半年,如果江派不有所改变,习近平偏向胡温就会越来越多。这必将导致江派对习近平的猜忌。
再次,习近平目前与江派大员之间出现了隔阂。这种隔阂,让江派的几个核心人物不能不担心被「秋后算帐」,他们向大老板江泽民进言「废习」的可能性正在增大。
江泽民之所以要隔代指定接班人,就是想他的虚名万古流芳并且让他的小兄弟生前身后都有名有利。现在如果习近平和常委中江派矛盾加剧,江泽民就会考虑重新布局。
习近平在中央的势力尚不能与江派或胡温发生对抗,接班的关键在于能否继续走稳「平衡木」。18大按时召开对习近平接班很关键。如果推迟召开,两派有时间重新布局,习近平接班就会出大问题。维持现状是最有利于习近平接班的。除此之外,习近平要接班,还须做好两防:
一要防政变。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大规模的军事政变是不大可能发生的。最可能的是抓捕「四人帮」式的高层小集团的派系政变。这种政变的特点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变数是直接掌握军队的实权派,甚至是一两个集团军军长的抉择。
由于江胡两派在军中各有势力,如果当今中国发生政变,那一定会先把另一派的军中实权人物先抓起来,以控制局面。但是现在军队中的冲动型的高级军官并不在少数,一个军造反就可能导致「翻盘」。
可以预见,如果政变发生,北京一定会被重金属围得水泄不通。根据现在的形式判断,不管是胡温政变还是江派政变,一旦发生,习近平都会被废黜。因为他在两派中根基都太浅,政变后得胜的一派必然推出自己的风头人物。
防政变的重点是监听监视中央警部队和北京军区的负责人,若发现串联和异动,都不能存侥幸心理,必须立刻采取措施。
二要防暗杀。改变历史进程造成领导人甚至政权更迭的各种办法中,最「简单易行」的办法莫过于暗杀,把政治军事敌人从肉体上消灭。从现在到十八大只有短短半年时间,通过组织程序更变接班人几乎没有可能。
如果习近平和两派关系处理得不好,两派中的极端分子都有想通过暗杀来除掉习近平的可能。习近平不能不防。防暗杀的重点是防止内部保卫人员枪击或投毒。一是一定要把自己不放心的人从内卫中清除出去,二是要拉拢增强内卫人员的忠心,三是在内卫中要设置「耳目」内线。
历史有时候是难以预测的,有时候又有惊人的巧合,有时候又有似是而非的「预告」。也是一个龙年的1976月,吉林发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最大的陨石雨,后来随着毛死四人帮被抓,被证明是应了中国古代关于政权非正常更迭的天象预警。
20122月,青海发生了建国后第二大的陨石雨,已经部分应在了薄熙来事件上,还会应在哪些人或事上,历史会给我们答案。
整整100年前,中国近现代史上发生过一次政治领袖遇刺身亡的事件。遇刺的人是大选获胜、由上海去北京「组阁」的宋教仁。宋教仁还有个名字,叫钝初。宋教仁的副手叫黄兴。黄兴还有个名字,叫克强。
《华夏快递》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