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林保华: 梁振英赢了,共党输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8

林保华: 梁振英赢了,共党输了



    小圈子的香港特首选举已经落幕,猪狼恶斗的结果,如人们所料,猪被狼吞噬了。虽然蠢猪最后发威,进行自杀式的攻击,但无法取得“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结果。
     虽然紧张刺激,还是北京钦点
     这次特首选举虽是小圈子选举,但是它的紧张刺激,绝对不亚于一人一票的普选。然而还是不能称它为民主选举,关键在于最后谁当选,不是由一人一票决定,而是北京做出裁判,多数选委奉命。
    共产党对选举的态度一向是在投票以前必须要先知道谁会当选,因此三月十四日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北京两会的记者会上说,“香港一定能够选出一个为多数港人所拥护的特首”时,就暗示了他们的钦定当选人。
而所谓“多数港人所拥护”唯一可以参考的数据,就是民调。到后期大致是梁振英四成,唐英年二成,何俊仁一成几,梁“众望所归”。
    在唐英年发动“自杀式攻击”前,三月上旬有媒体披露梁振英与黑道的关系,但是因为中央在北京“两会​​”前对人选已经做出决定,加上这位黑道大哥乃系与军方高层有关系的“爱国黑道”,因此即使廉政公署也装腔作势一番,对选情并没有什么影响,可能让北京更加坚定支持这位“红与黑”未来特首的决心,才有温家宝的上述讲话。
    于是在三月十六日晚上第一场的特首辩论中,唐英年发动攻击,劲爆梁振英的两件事情:一件是指控梁振英在二零零三年的高层会议上,提出缩短商业电台牌照续约的时间,以增加经营上的困难,导致最终逼走名嘴郑经翰,后来又逼走黄毓民,成为当年轰动一时的“封咪”事件;当时就已经传说是梁振英的杰作。另一件指控梁振英在二零零三年政府硬推《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时,梁振英曾说过“始终一次要出动防暴队、催泪弹对付示威者”。
    梁振英一向对不利他的报道是面不改色的矢口否认,因此即使许多人相信唐英年说的是事实,苦于政府拒绝解密而无法证实。而因为这个被唐英年及香港市民认为的“香港核心价值”,却违反了中共的根本利益,因此唐英年被视为如同王立军那样的“叛国投敌”。
     唐自杀式攻击,被指叛国叛港
    于是中共喉舌“文汇报”刊出“从政者须有基本政治操守”的社论,谴责唐英年违背政治操守,辱及唐的“爱国爱港”三代家世。这种“查三代”的手法,恍如回到毛泽东时代。
    因此,在三月十九日的第二场论坛上,唐英年为自己辩解说,第一,他是捍卫香港核心价值,维护公众利益;第二,捍卫国家建立和谐社会的大原则,确保市民对“一国两制”的信心。但已经无济于事。根据《亚洲周刊》的报道,就在同一天,中央向涉港事务的有关部门、人员紧急下达通知,通知共有九条指示,核心思想是“要将思想统一到支持特首候选人梁振英上”。
    配合这个指示,中央政治局委员刘延东亲自南下深圳,在神秘的紫荆山庄接见亲中选委中不同界别的龙头大哥,向他们“晓以大义”,要确保梁振英以高票当选,不可造成泛民与唐营所希望的流选,增加未来的风险。
据称北京为梁振英的拉票目标是八成。还有报道说,负责港澳事务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还把香港首富李嘉诚召到北京,要他改变立场挺梁,但为李所婉拒。
    一直在背后支持梁振英的中联办这时也站到台前,打电话警告“信报”的老板、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因为该报挺唐。虽然该报后来否认,但是相信者仍多。
因为同样发生更离谱的事件,就是“成报”擅自篡改评论员刘锐绍的文章内容与标题,把“唐梁都不值得帮”的标题改为“两人中拣,宁拣梁振英”;总编辑事后的解释是要“配合报道”。这在香港传媒史上应该是空前的事件,引发社会哗然,也导致香港记协的抗议。
    这些事件导致梁振英民望急跌,到投票前夕最多只得三成左右,但是因为有“狼外婆”的关照,他心无旁骛,已经不必亲自拉票而去叹咖啡,稍作修整,以迎大任。但是开票结果,梁振英仅得六百八十九票,乃历来的低票,实在脸上无光,也显示未来面对的艰辛路程。
     重划利益大饼,香港面临巨变
    梁振英的胜选,被许多香港市民认为是在董建华“商人治港”、曾荫权“公务员治港”后,“党人治港”的开始。
    为何说梁振英是“党人”?一九九六年我倒洛杉矶时,前香港“文汇报”总编辑金尧如亲口对我说,这是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告诉他的。一九九零年代初期,因为六四事件而被迫流亡洛杉矶的,还有经济学家千家驹,他们常常聚会打麻将,无话不谈,被称为“许千金”。
这次选后,六四学运领袖王丹说,金尧如也亲口告诉过他梁是党员的事。金尧如的公子金渡江在接受传媒询问时,也表示听老爸说过。但是这件长期沸沸扬扬的新闻,梁振英都一概坚决否认,可见他的“功力”,远比羞羞答答的曾钰成强得多。
    问题还不止如此,根据他的人脉,未来的党人治港,还是“土共治港”,不是一般的港共,而是九七后因为文革期间“极左”而继续受压抑,还没有拿到实质好处的土共。他们将会结合新兴的中资集团,来重划香港的利益大饼,加上梁振英选后拒绝表态不在任内为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因此可以预料未来香港政经情况会有很大变化。
    也因为梁振英的当选,是在北京与中联办强力介入下的结果,使香港民众对北京更加离心,对小圈子选举愈加反感,不断出现要求普选的更强烈呼声。投票场所的民众示威,警察三次喷胡椒水象征梁振英时代的来临。
即使建制派内,也因为北京对唐英年态度的转变而觉得被抛弃,因此普遍觉得“一国两制”进入黑暗期。外国媒体的大篇幅报道,共产党在全世界的形象受损,从这点来说,共产党是输了。
    《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