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章天亮 胡平: 北京严打网络谣言 实阻传真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8

章天亮 胡平: 北京严打网络谣言 实阻传真相

中国官方展开了严厉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并发起反对造谣传谣的宣传。本台记者石山就此邀请美国中文网刊《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和美国专栏作家章天亮博士,讨论中国谣言四起的原因,以及官方严打谣言等问题


记者:“最近几天中国官方的媒体对网络上的谣言发起了舆论上的严打。新华社最新的一篇文章说“要坚决对谣言和跟风者说不”。《北京日报》说“流言止于负责任者”。先问一下章天亮先生,这个是什么背景呢,是怎么回事儿呢?”
章天亮:“这个实际上从26号王力军事情出来之后,网上就有很多关于王力军事件的传言,海外人士根据这些传言做了很多分析。
中共说他们这次删 贴子基本上删了20多万条,大概抓了一千多人。但它说的所谓的谣言其实很多都是真事,因为海外的很多分析家、观察家根据网络上所谓的谣言或者是传言来进行分析中国的政局走向,确实是非常准的,在很多情况下都得到了验证。
而且我觉得中共的所谓谣言清查工作不一定也是中央统一部署,我觉得现在中共高层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分裂的迹象,对于周永康不利的传言是非常非常多的。所以我想有可能是周永康和李长春联手来搞的这件事情。”
记者:“胡平先生您怎么看?在中国政治谣言比较普遍,但是好像也有一些比较集中的时期,是吗?”
胡平:“对。在中国因为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新闻自由、没有独立的媒体,官方经常一手遮天,就使得各种各样的所谓小道消息流传,事实证明这些所谓小道消息或者被官方称为谣言的东西很多倒是真的。
像在文革后期,江青曾经发动过追查谣言的运动,后来就成为笑谈。包括在几年前萨斯刚刚发生的时候,所谓最初的谣言也是真实的。
所以中国之所以经常发生这种所谓谣言的问题,特别是集中在某些敏感的时期、敏感的时间,那显然是和中国本身没有言论自由这么一个情况造成的。
中国出现这么多问题那恰恰是没有言论自由这个背景,而事实上就像这次清查谣言活动一样,实际上是以清查谣言为由来打击和压制言论自由以及打击和压制传播的自由。”
章天亮:“我想补充一点。其实作为追查谣言来讲的话,政府没有权力把传谣、信谣的人给抓起来,它一定要有一个受害人。如果在学校里面我突然间造谣说着火了,结果就有一个人听了我的话从楼上跳下去,结果摔断了腿或者摔死了。
这种情况下,我要为我说的话负责,因为它直接造成了一个伤害的后果,有一个具体的受害人。
现在所有的谣言或者传言实际上是指向周永康,但周永康他又不好意思说我是受害人,或者薄熙来说我是这个谣言的受害人,不好意思这样讲。但是当它采取这种大规模的抓人的手段的时候,我非常相信一定是周永康在后面运作,因为他觉得自己受到伤害,但他又不能够这么公开地去讲。”
胡平:“我要补充的一点就是像美国最高法院对这些问题就有很细致的一些规定,因为谣言我们当然从来没指不真实的这么一些信息,一些消息。哪怕这些话必须会带来直接的很现实的危险,它的问题不在于这个信息本身是否真假,而问题是这个信息散布的方式、时间和地点。
就像章天亮所说的,比如你要在坐满观众的大剧院里说着火了,这就可能会造成了种种后果,法律就可以追究你。
你说昨天林肯大剧院着火了,因为这个时间它不可能造成任何后果,那法律就没有理由去追究,或者你在北京街头说纽约的林肯大剧院现在着火了,那也不可能造成任何后果,所以这和时间、地点、当事人都有很密切的关系。
古人也知道,中国古代的时候设立了一些言官,主要监督其他的大臣,明确规定言官可以闻风言事,听到一点儿风声就把这个事儿提出来。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很严格的界定。”
记者:“有新闻自由、言论比较开放的国家很少听到有所谓政治谣言或者说谣言对社会造成了什么影响。是不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谣言通常是不会起什么作用呢,章天亮先生?”
章天亮:“对,我觉得在一个言论比较开放的地方各种信息都可以传播,真的假的老百姓自然就有一个分辨。而恰恰是因为老百姓不知道实际情况怎么样,在封闭的社会里老百姓才去传播,其实谣言的传播直接反映老百姓他们的一种愿望和心态。”
胡平:“从经验上看我们几乎可以断定,在共产党几十年执政的历史上,凡是当局要大张旗鼓地打击谣言的时候,恰恰证明在被所追查的那些所谓谣言大部分是有根据的,所以它才会展开这种大规模的打击运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与在美国的胡平和章天亮博士讨论中国政府近期发起的严打谣言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