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方励之猝逝 他激励了八九民运的一代人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8

方励之猝逝 他激励了八九民运的一代人 (图)


1936年- 2012


方励之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201012月,他赴奥斯陆,祝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因八九学运流亡美国的中国著名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在当地时间周五于阿利桑拿州图森市家中猝死,终年76岁。海内外知识分子和学运领袖均表哀悼,并缅怀他倡导民主的往绩。
其中前学运领袖王丹闻讯后痛哭,他在twitter上称:「方老师是我的精神导师,他的去世是对我的重大打击。此时此刻,我的悲痛无以言表。方励之激励了八九民运的一代人,唤醒了人们对人权和民主的向往。早晚有一天,中国,会因为曾经有方励之而骄傲。」中国组
据悉,方励之在当地时间周五清晨突然在家中倒毙,方的家人昨向《苹果》记者确认了事件,但表示:「暂时没什么好说。」据与方遗孀李淑娴曾通电话的王丹称,由于事发突然,救护车到场时方已不治,医学死因有待确认。而李情绪还算稳定,方励之的长子正在筹备父亲的告别仪式。

89民运领袖王丹(左二)称方励之(左)唤醒了人们对人权和民主的向往。资料图片

方励之早于八十年代已向学生灌输民主自由, 198854日在北大出席学生组织的草地沙龙。草地上穿紫衣者为方妻李淑娴。互联网


80年代已推动中国民主
流亡美国的民运人士王军涛对方励之的离世表示震惊和悲痛,他对《苹果》记者说:「方先生命运与中国自由民主进步事业共浮沉。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再呼唤政治改革、要求恢复被六四镇压扼杀的正义之际,他却与世长辞,让人遗憾和难过。他不能看到民主化实现的一天」。
王军涛表示,流亡美国的方励之,除在亚利桑那大学( University of Arizona)任教,研究学术外,也积极关注六四受害人以及中国国内人权状况,「包括他设立科学家和物理学家人权委员会,很多受迫害的人像王丹、我、刘刚这些都得到过他的帮助」。
六四后与方励之共列于北京当局通缉名单、被判刑13年的北京学者陈子明向方的家人致哀。他对《苹果》表示:「方先生八十年代推动中国民主,被开除出党之后反而更加积极, 89年率先给邓小平公开信要求推动民主化、释放魏京生间接促进了学潮,虽然中共说他是学运黑手是瞎说,但他的确是学运的精神领袖,学生民主思想的指导者」。
而昨日的新浪微博上,有很多内地知识分子对方励之去世表哀悼和缅怀他的生平事迹,但有关帖子很快被删,而搜索「方励之」三字提示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作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民主自由领军人物,方励之与作家王若望、记者刘宾雁三人,在1987年被合称「资产阶级自由化三代表」,由邓小平点名开除中共党籍,后来三人分别流亡美国,并先后客死异乡。
呼吁北京让流亡者回国
而流亡海外的王丹、王军涛、吾尔开希等六人前日发公开信呼吁北京当局,应顺应潮流,勿再剥夺因政治异议而流亡者回国的权利。
王军涛说:「最近似乎包括高层都认识到政治体制不改不行、冤案不解决不行,我们觉得时机更好,发出这样的声音想让国人知道这些问题加入到舆论中来」。
而陈子明说,当局应与心有愧,重新检讨,「我相信六四肯定会重新翻案,许多流亡在外的人也肯定能回到中国」。
方励之
祖籍:浙江杭州
学历: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
家庭:与妻子李淑娴育有两子,均居美国,次子因车祸逝世
职业:天体物理学家、中国著名异见活动家、中国人权理事会前主席
《经历》
• 12岁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外围组织, 1952年考入北大物理系
• 1958年至1987年,历任中国科技大学讲师、教授、副校长
• 19871月,因支持内地大学生民主运动,遭邓小平点名革职
• 19891月,向当时的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发公开信,呼吁释放异见人士魏京生等
• 198964日,被北京当局认定是「背后黑手」而被通缉,翌日与妻子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寻求庇护,一年后才获准离境
•流亡美国后,任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天体物理学教授
•方励之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201012月,他赴奥斯陆,祝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方励之(前排中)20101210日曾到挪威奥斯陆参加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当年的奖项是颁予无法出席的刘晓波。
 方励之夫妇在北京美国大使馆滞留一年,于90年经英国赴美,夫妇俩在美使馆最后一日时留影。
六四翌日逃入美驻京使馆
「民主不是自上而下给予的,而是从下到上争取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方励之不仅是中国科学界的名人,还经常在公开场合呼吁民主和政治改革,鼓动年轻学子投身民主运动,曾被称为「中国的萨哈罗夫( Sakharov)」。
19891月,方致函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公开呼吁释放魏京生等异见人士,轰动一时。八九学运期间,由于他与北大任教的妻子李淑娴支持学生诉求,在大屠杀次日,由于局势不明,夫妻俩避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两人在使馆中滞留一年之后乘坐美军飞机前往英国,半年后至美国。



方励之(前排中)20101210日曾到挪威奥斯陆参加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当年的奖项是颁予无法出席的刘晓波。(网上图片)
87年遭邓小平撤职
方励之毕业于北大物理系,曾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1986年该校学生上街抗议人大代表「橡皮图章」性质,引发全国性八六学潮; 1987年「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方被邓小平点名开除中共党籍并撤职,到北京天文台任研究员; 
1988年秋,方积极参加北京高校政治研究会,又因提到一些中央领导人或其子女在国外有存款,被邓下令以诽谤罪检控,后撤诉。
1989415日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逝世,引发北京学运。解放军64日进京城大屠杀,方励之夫妇因在学运期间支持学生诉求,情况危急下在翌日避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
11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通缉,指两人煽动王丹等学运学生「搞动乱」,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的罪名全国通缉。北京当局曾召见美驻华大使要求引渡,并重兵把守美使馆周边,令两国关系高度紧张。夫妇滞留使馆一年后, 1990经英国赴美,被指是中国为最惠国待遇而做出交换。
方励之流亡美国后,任职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专注于学术,低调参加民主运动。前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时,方特意前往挪威奥斯陆参加颁奖仪式。
方励之语录
•「我们正在写历史」
•「东风吹,战鼓擂,现在谁也不怕谁」
•「民主不是自上而下给予的,而是从下到上争取的」
•「在人权问题上,必须落实到每一个人,只要在一个人的问题上不符合人权标准,那就是违背」
•「邓小平的(先让部份人富起来)政策就是一方面要让跟中共有关系的权贵精英获得财富,一方面则保护中共的权力」
离国22年被迫海外终老
香港泛民主派人士对方励之去世消息感突然,认为他对中国民主运动扮演着启蒙者的角色,认识方励之的时事评论员程翔更形容,他的去世是中国民主运动一个重大损失。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赞扬方励之为热心建设民主中国的知识分子,对中国民主发展的言论,为一班八九年学运领袖如王丹等起着启蒙作用,可惜方励之到离世也无法回国,令人感到可悲之余,也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尽快让八九年后流亡海外民运人士回 ​​国,解开六四心结。
敢于反思文革的少数者
社民连主席梁国雄指方励之早于80年代已宣扬争取中国民主自由,在八九学运期间也支持学生争取民主,但他出走美国后已做回学者,未有再投入中国民运工作,令人感到可惜,「渠算系一个过渡式人物,渠喺那个时候,做咗应该做的事」。
时事评论员程翔于80年代驻北京期间,曾经多次接触方励之,他说:「渠畀我的印象,系一个敢于反思中国文革问题的教授,系少数愿意反思、敢于反思的一个智识分子」。
程翔认为方励之对中国近二十年民主运动作出杰出贡献,特别是八九民运发生前一年,方励之与他的太太都扮演重要角色,认为方离开中国22年,最终要流亡海外终老,是中国民主运动一个重大损失。
方励之夫妇引爆中美情报战
     「六四」事件发生后,方励之夫妇被美方人员秘密送往美国大使馆,匿居长达十三个月。为安全起见,方氏夫妇的藏匿之处极为隐密,整个大使馆只有六人知道。大陆公安部门曾考虑突袭使馆,劫走方励之夫妇,过程惊险而一触即发,直到季辛吉访中和邓小平反覆交涉,才使案情逐渐明朗。
     这段内情最早披露于美国驻北京前大使李洁明的回忆录,去年美国前国务卿季辛吉在其新著《论中国》中又有专章论及于此,加上方励之对该书的评论,透过此三方佐证,基本还原当年整个事件的原貌。
     「六四」发生前,方励之夫妇曾主动投靠美国大使馆,但被使馆劝离,而被迫躲进建国饭店内一名美国记者的房里。后来,华府和美国国务院改变心意,在六月五日晚上十一点,派使馆政治参赞薄瑞光(现任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等进入饭店,带走方励之夫妇与其子三人,趁黑冲向附近待命的面包车,急速驶离。
     进入使馆当晚,方氏三口暂住一间储藏室。不料,美国白宫发言人泄漏天机,李洁明吓了一跳,赶忙另辟一处安置方家,严防使馆内中国籍职员的不轨。地点在官邸后方、医护室的后头,紧邻使馆外的中共武警岗哨加以改装,任谁也想不到。
     最紧张的一段时间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底至七月初,美国中情局香港情报站截获,大陆公安考虑动用突击队,冲进使馆劫人。李洁明紧急回报国务院警告中国驻美大使韩叙,中方若轻举妄动,美中关系就不用谈了。
     季辛吉在书中回忆,十一月初他到北京与邓小平达成一项交换条件,北京驱逐方励之,换取华府解除对中国的经济制裁。方励之则说,他看过所有的会谈要点,发现邓小平在制裁的问题上「似乎没有说得很清楚」。邓只说,要「一次」解决这个问题,是否包含放人和解除制裁,并不清楚。
     方励之认为,邓小平应该和季辛吉说过,中国有两个条件,一是解决制裁问题,恢复对中国贷款;二是美国必须邀请江泽民访美。同时邓要美方要求方励之写悔过书,誓言赴美后不做任何反中言行。
     美方听了很为难,首先驱逐方励之和解决制裁不能混为一谈;悔过书美方不能要求方励之写,哪有主人要求客人写悔过书之理?方励之知道后表明愿意写,因为他太了解中共的「自我检讨文化」,此非美方人士所能了解,从而化解难题。
     其实双方并未完全谈拢,但最后「还是那样解决的」。根据方励之说法,当时​​日本说愿意出面,条件是中国「放人」(方励之全家),日本就恢复对中国贷款(即解决制裁),约五十多亿美元。全案最后由此落幕。
苹果日报/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