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成都鲍俊生出狱即精神失常 刘飞跃被传唤禁接受采访(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09

成都鲍俊生出狱即精神失常 刘飞跃被传唤禁接受采访(图)



成都“链子门事件”维权者鲍俊生出狱后被发现有语言障碍,之后精神失常,甚至不认识家人。家人怀疑他在服刑期间被狱方给服精神类药物。而关注中国精神病院受难者的《民生观察》工作室创办人刘飞跃,星期四被公安传唤、禁止接受媒体采访。
图片:鲍俊生出狱后,在家中与母亲合照。(家人提供)
图片:鲍俊生出狱后,在家中与母亲合照。(家人提供)
成都“链子门”事件组织者之一鲍俊生被当局判刑三年后,2月22日出狱不久,突然精神失常。现在当地一家精神病医院观察。同案去年获释的严文汉星期四告诉记者,鲍俊生已经疯了:“鲍俊生刚出狱没多久就得神经病了,发现他疯了,他在看守所里面可能就是说用了镇静剂了,出来第二天发现他不对,他的女儿观察了两天,把他送到医院,现在精神病医院”。
记者:你们有没有和他对话?
严文汉:这几天都有接触,因为我陪他到精神病医院去的。当时症状不是很明显,但是到(出狱后)第五,第六天时,完全崩溃了。

57岁的鲍俊生与其他几位维权者于2009年与成都市民在中级法院门前,用铁链将各自的手锁住,表达诉求,其后被判刑,2月22日于乐昌看守所出狱。当年被以同案判刑的黄晓敏、严文汉等维权人士前往迎接。但由于鲍俊生急于回家探望老母亲,记者未能与他通话。他的女儿鲍蕾周四对记者讲述了父亲患病情况:“乐山回成都的第三天,我发现他有语言障碍,27号到成都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检查,当时说有脑梗塞,应急性障碍。3月1号晚上,开始出现暴躁,动手打人,严重的时候不认识自己的家里人,3月3号夜晚送往医院,初步诊断是应急性精神障碍,这周或下周会诊确定”。

被问及鲍俊生在服刑期间是否服用过精神科药物,鲍蕾说,父亲告诉他曾吃过药,但不清楚是什么药:“他告诉过我有吃过药,我去看守所问,被告知‘只是感冒药’”。

记者:您父亲跟你说,他吃的什么药?
回答:他自己不知道,就是自己睡不着觉,头痛,(监狱)发药给他,他就在里边吃。

记者:有没有怀疑,他在服刑期间,看守所给他吃一些药,导致目前出现的这种症状?
回答:有人跟我提过,可是之前我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据传,成都市金牛区的国保到处说,鲍俊生是因为债主追债而被逼疯的。

目前,尚无法确认鲍俊生精神失常是否与在服刑期间服药和受到精神虐待有关。但有案可查的是中国当局将正常人送入精神病医院,阻止上访,导致精神失常或健康恶化的情况,屡屡发生。

星期四,长期关注精神病受难者的湖北《民生观察》工作室创办人刘飞跃,突然遭警方传唤。发布消息的山东网民李向阳告诉记者,他与刘飞跃通话时获悉此事:“八点三十分,通话的时候说传唤他,可能去人了,他在处理一个事,今天早上的事”。
记者:他没有说跟什么有关吗?
回答:没有说,来不及说。这几年,(当局)打压越来越残酷,他(刘飞跃)写写稿子,刊登,应该是(公安)让他少说话,不要和外界接触。我觉得当局的打压是一个新阶段,原来打压两分,现在达到十分了。

2010年,刘飞跃主编的《中国精神病院受难者数据库》,汇集了受精神迫害的访民及维权人士,同时也揭露了受害者在精神病院内遭到虐待等相关情况。周四中午,刘飞跃被传唤数小时后告诉记者,他被禁止接受采访:“我刚回来,反正现在什么也不能做了,什么也不能说了,包括接受采访,其他也不能多说”。
记者:跟网络发文有没有关系?
刘飞跃:是是,对对。现在接受采访也不行了,好吧。
记者:如果说,他们会怎么处理?
刘飞跃:哎。。。。。。不用再说了,好吧。

网民表示,多年来,刘飞跃的《民生观察》工作室网站,为弱势百姓、为公平正义呐喊。该网站对全国“被精神病”情况追踪关注并出书,对访民、转业退伍军人、民办教师维权的系列追踪报道,也一直引起了海内外的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