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复旦指责北大清华挖墻脚,其实衰落缘于内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09

复旦指责北大清华挖墻脚,其实衰落缘于内斗



 《明镜月刊》秦旦旦
  因连发数十条揭露名校“招生内幕”的重磅微博,复旦大学湖北招生组组长、该校历史系教授冯玮成了网络红人。他在微博上公开指责抱怨北大、清华、交大和各地官员,尤其是北大招办公开对考生说“复旦已经衰落了,不值得一读”,一时成为热议话题。
或许一时间让复旦成爲全国焦点并不出乎冯教授的意外,但还在上层酝酿中的复旦高层人事地震在“招生内幕”系列新闻的烘托下,将会成爲焦点新闻,享受“超规格”的关注度,这或许会大大出乎冯教授乃至更多人的预料。
复旦大学湖北招生组组长、该校历史系教授冯玮
  复旦屡被“挖墻脚”
  随着各地高考分数的陆续公布,大陆高考招生进入“抢生源”的最紧张和白热化状态。其间陆续爆出欺骗考生修改志愿,招生组老师为成功录取而“动员”考生多达8次,名牌高校之间为了抢夺优质生源,不惜用各种手段互相倾轧等新闻。
  鉴于优质生源屡被“挖墻角”,复旦大学招办网站发布声明称,在2011年高等教育自主选拔录取的招生过程中有人冒充复旦老师致电考生,称复旦取消了之前与其签订的预录取协议,并“怂恿”考生修改志愿。
  复旦招生负责人告诉记者,此事最早是在山西发现的。当时有一名报考复旦的考生,连续接到数个自称复旦招生老师的电话,打听该生的估分成绩,还建议考生修改报考志愿。
复旦随后又连续接到广东、云南、湖北等地考生的来电,询问是否取消了之前签署的加分等预录取协议。“为了防止更多的考生被骗,我们不得不发布声明。”复旦大学招办副主任徐宏波说。
  复旦在声明中表示:在今年的高招期间,复旦本着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与各省区市考生、家长面谈协商、咨询,最后确定预录取协议,并严格依法落实协议规定。
冒充复旦老师致电考生称与复旦签订协议取消的行为无异于诈骗,损害了广大考生利益。对于相关涉案人员,复旦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对于受害者,即被欺骗的考生,复旦会支持并协同各省区市招生考试院努力弥补损失。
  据广州日报报道,来自云南的王冕(化名)就是接到电话的考生之一。据他介绍,高考前他即被复旦大学审核确定为“优秀毕业生”,享受优惠加分政策。根据协议,如果王冕的第一志愿报考复旦,其高考成绩同时达到复旦在当地的调档线,就能获得10分的加分参与专业录取。然而让王冕狐疑的是,正当高考成绩公布后开始填报志愿时,他却接到了两个可疑的电话。
  王冕说,第一个电话由一个自称是复旦大学工作人员的人打来的。他通知王冕,之前复旦与其签署的加分协议已取消,不再享受加分优惠。不久,王冕又接到了另一个电话,一个依旧自称是“复旦老师”的人建议他可以填报上海的某所理工类院校。并告诉他,如果填报该校,他照样能享受到与复旦一样的加分政策。
  云南省高考志愿填报截止日期是63018时。王冕表示,虽然当时自己确实有点犯疑,但因为时间紧迫,最终还是修改了志愿。而他填报的正是第二个电话中承诺加分的“上海某理工类院校”。
  复旦的声明一出,引发了网上关于高校自主招生选拔录取中生源争夺的“口水战”,甚至有人直接将此事的矛头对准了上海交通大学,认为是其在背后“挖”复旦的“墙脚”。对此,上海交大招办也在官方微博上发表了声明,称“本校招生老师无人冒充其他院校老师通知考生取消其与他校所签协议”。
  上海交大招办的负责人说,交大对一切捏造事实、诋毁本校的行为,将依法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拯救‘北清神话’受害者”
  71日,冯玮再次连发7条微博,呼吁“拯救‘北清神话’受害者”。
  在其个人微博上,冯玮发布一“典型案例”:“今天清晨,高考理科成绩在湖北宜昌市名列前茅的夷陵中学某考生,因实在经受不住各方压力,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改变志愿。他父亲今天上午和我长时间通话,表达了万般歉意和万般无奈。他说:‘女儿每次接到电话都流泪,我每次接到电话心里都流血!’”
  在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冯玮介绍说,该考生此前已和复旦签“预录取协议”,但由于其成绩明显能进入“北清”(北大和清华),考生家里就从未“消停”,“其父近些天从未能够晚上12点以前睡觉。
在和我校签‘预录取协议’后,该生父亲还特意给我发来短信,让我‘暂时保密’。但是,由于该考生迟迟没选那些学校,与其有关的各路人马全线出动,让该家长和考生都很崩溃。”
  考生家长表示,此前的确和复旦签过“预录取协议”,但已决定改填别的学校,“孩子的理科好,分数够上这所学校,正在选择专业。”对于是否曾被某所名校“围追堵截”,他则三缄其口。
  事实上,上述考生并非冯玮所提及的唯一被“绑架”考生。此前,他还在微博上披露,2010年,湖北一考生本想报复旦,可在前来签约的路上,接到副县长5个电话,考生最后“选”了清华。
  对于这些竞争现象,不少专家评价,种种现象反映出,高校的招生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陷入高校间竞争录取状元数多少、高校间比拼在某一地区录取分数线高低、招生组老师带着完成招录多少名高分考生的任务等指标化陷阱。
可见,不少高校在招生录取工作中,眼光局限在能招收到多少高分生源上,没有立足长远,将招生当作一项长期的事业来做。“抢生源反映出当前的数据政绩观念,也表明在并不公平的教育制度上,中国的高校并没有真正做好竞争的准备,”有评论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