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古德明: 温家宝之痛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24

古德明: 温家宝之痛



温家宝之痛
三月十四日,中共人大、政协会议曲终人散,温家宝会见中外记者,谈到西藏两个多月之内二十多位喇嘛自焚丧生:「他们或是受达赖控制,或是受达赖影响,走上了极端道路,破坏了社会和谐,死得很无辜,我深感沉痛。」藏人宁死不受中共统治,罪责原来都在达赖。温家宝的沉痛,真有中共社会主义特色。
《郎潜纪闻初笔》卷五载:清朝嘉庆三年,四川白莲教叛乱领袖王三槐被捕,解京师鞫审,供词直言「官迫民反」。「仁宗皇帝闻之恻然」,知道祸根在贪官,就破格擢升刘清等廉吏,明令褒扬,以劝天下,一时传为美谈。那时候,统治者还不懂得把官迫民反的责任,都推到白莲教主身上。
其实,西藏那些喇嘛不自焚,后果未必不会更惨,只是这后果外国人看不见,于是温家宝不沉痛而已。
比如说,西藏六岁灵童根敦.确吉尼玛一九九五年获达赖认定为第十一世班禅,马上遭中共抓去,由当局册封的假班禅取代。悠悠十七年过去了,确吉尼玛杳无消息,不是已经瘐死狱中,就是已经折磨得不成人形。
而真正天主教徒的命运,也和西藏喇嘛差不多。河北保定区主教苏志民一九五零年代不受中共天主教爱国会招揽,继续效忠梵蒂冈,于是判处反革命罪,坐牢二十多年之后,一九九七年再度被捕,从此不知去向,不死今年八十岁了。
还有河北易县区主教师恩祥,由于不肯变节改事中共天主,一九五零年代开始给抓去农场、煤矿劳改,服刑三十多年之后,二零零一年再度被捕,从此也不知去向,不死今年九十岁了。
这一切,责任竟然都不在中共,而在梵蒂冈,而在达赖。
旧中国政府一般不会把宗教当作统治工具,政治、宗教界限分明。唐朝宣宗就把这一点说得很清楚。当时安国寺和尚从晦能诗,颇得宣宗欢心,求赐一袭紫袈裟,以耀法门。宣宗不答应,说他没有骨相穿官赐袈裟:「朕不惜一副紫袈裟与师,但师头耳稍薄,恐不胜耳。」(《东观奏记》卷下)
新中国宗教领袖则只要率领信徒,唯当局之命是听,就可以求官得官,求财得财。天主教香港区前主教陈日君指出:「内地主教,应当局邀请,出席伪祝圣仪式,报酬或以十万元计。」那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中共一九七九年版《辞海》「政教合一」条说:「奴隶制国家有特别规定的国教,君主亦即国教首脑。这制度行于中世纪欧洲……」政教合一的奴隶制度,今天并没有消失,《辞海》虽然一字不提,但西藏喇嘛自焚的火焰,照出了《辞海》不说的事实,也照出了温家宝「沉痛」的本质。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