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陈维健: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02

陈维健: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转发此新闻:
  最近,中共谈“改革”又突然“热闹”了起来。“人民日报”、“环球时报”“解放军日报”以及中南海的智囊都 纷纷发文谈改革。


“人民日报”在一月二十三日发表了题为“宁要微词,不要危机”的评论员文章,最引人注目的是“改革有风险,不改革有危险”这样的词句,可谓一语中的,切中了要害。


更有把民间一直以来,把当局,抱着定时炸弹,将政治风险往下传的不作为的政治操作,称之的“传花击鼓”,也成为文章的警句。如果我们仅仅从文章的内容来看,显然已不是那种言之无物,无的放矢的党八股之作,而是深感危机,发自内心的惊呼。


可以说,近年来海内外异见对当局一二再,再二三对中国社会与政治危机的担忧、焦虑与改革的呼声已经传递到中共高层,他们已经感到自己所宣染起来的歌舞升平,已无法遮掩社会深处所暗藏的危机,而这一危机的总暴发,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大楼的晃动是人人都 感觉到的,大船下沉的速度人人都有体会,大批的人已经开始弃船逃跑了。


中国社会每天发生的事,逼迫着那些沉醉在大国崛起,中华盛世的人都不得不与异见人士,“敌对势力”异曲同工地达成了“共识”。我们把人民日报这篇评论员文章称之为当今的“警世恒言”也不为过。


     但是认识是一回事,认识到危机并不是一定有勇气,有胆魄去消除危机。因为这个危机是建立在权力的甜蜜之上的,是建立在大大小小的官员与他们的家族掠夺国资民财,一夜暴富的基础之上的,是建筑在官员权力肆无忌惮的基础之上的。要消除危机,进行改革,首先就是要消除这些不义之财,使官员的权力得到限制和监督。
但是权力的甜蜜,权力的威风,如何能够放弃?即使官员愿意,他们的家人,妻子儿女,七大姑八大姨也不会同意,这是家族的利益,集团的利益。在中国如鲁迅先生所说:连搬一张桌子也要流血的地方。关系到身价性命的东西时,如何能够动得了。有人说改革是“双赢”不是零和的游戏。
民间可以和当局达成“共识”,当局同意改革,民间同意不清算。想法是好的,这样可以平安过度,使社会改革付出最小的成本。但这,只能是一个良好的愿望。
首先,民间是一盘散沙,只有舆情,没有组织,当局找谁谈“共识”呢?如果中国有反对党的话,到是可以做做看的,但在中共的政治暴虐下,中国根本不可能形成有形,有规模的民间组织,更不要说“反对党”这样的政治组织了。所以这个“共识”根本是没得谈。中共现在可能已经意识到了,把中国的民间力量赶尽杀绝的后果,现在想要找个力量谈,也没地方好找了。
最近 ,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在谈改革时说了二点:“邓小平的改革是救党,胡耀邦的改革是救 民”。而胡耀邦的死,就死在为民的利益触动了党的利益,受到权贵的群起而攻之。现在谈政改都是围绕在救党问题上进行的。
因此,一触碰到党的利益改革就进行不下去了,这是中国改革绕来绕去,绕不出去的根本原因。改革根本的意义就是革命,需要无私无畏的勇气,要抱有“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之精神,抱有“不成功 ,便成仁”之心而不可。特别是在中共先后二任改革总书记胡、赵都不得善终的历史教训,也让党内有心改革的官员,望而却步。
    中共谈政改,也不是第一次了,远的不说,近年来温家宝作为总理至少有十几次关于政治改革的讲话,而每一次讲话,不但击中时弊,而且十分煽情,常常令人动容。
但是由于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干打雷,不下雨,人们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些有关政治改革的讲话,对身边的政治环境起到一点那怕是微小的作用。异见人士依然在监控和迫害之中,访民的生活依然暗无天日,中共官员为非作歹,每天每时都 在发生。由此,温家宝 得了一个“影帝”的称号。致使对中共改革,几十年都“衣带渐宽总不悔”的人,也心如死灰。
中共的改革尤如清朝大学士纪晓岚给小太监讲故事: “有个小太监久慕大名,来找纪晓岚。想请纪晓岚给他讲个故事,纪晓岚说好。便开始讲故事:从前,有一个太监……然后就不说话了,小太监便问道:下面呢?下面呢?纪晓岚说:下面没有了……小太监大窘,旁闻者大笑”。 
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