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王海天: 深度解析王立军事件的通报录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19

王海天: 深度解析王立军事件的通报录音

316日晚,大陆网路上突然出现一段神秘的录音曝料,据说系重庆市某主城区向全区干部传达的'中共中央关于对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事件调查处理的情况通报'的现场录音。


317日,华文媒体《香港商报》亦援引重庆消息人士发布内幕消息称,王立军事件的真相,已由有关方面在重庆一定范围内做了传达,其案发缘起重庆警方在查案过程中触及市委主要领导的家属而被调岗,并且称王立军在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填写了申请避难的表格等等。
据了解,这段录音长达25分钟,显然系由参加会议人士在传达《通报》的现场录制,真实性相当高。尽管这段录音本身的真实性令人信服,但有分析人士指出,通观录音披露的《通报》全文,其内容在涉及王立军案发缘由等关键处用辞含糊不清或说法与情理相悖,似乎中共高层仍在蓄意隐瞒什么,无法不令人疑窦丛生。王、薄缘何交恶?
首先,《通报》在王立军事件的案发起因上含糊其辞,难以自圆其说。这部分内容如下:“今年128日,王立军找薄熙来同志汇报有关重要案件,与薄的家人有关。有的办案人员为此感到有点害怕,已经写了辞职信,希望薄熙来同志予以重视,妥善处理。
薄熙来同志对此十分不满,随后找市政府,市纪委,市委组织部主要负责人商量,以多岗位全面锻炼为由,提出要调整王立军的工作。” 按《通报》说法,王、薄矛盾是由于王立军查案中涉及到了薄熙来家人,薄熙来非常“不满”,遂酿成冲突。
分析人士认为,这里的说法模糊不清,甚至不乏违背情理之处。按理说,王立军向薄熙来汇报其家人涉案情由,是主动示好的行为,手握如此利害攸关的材料,没有背后捅刀,也没有私自隐匿居为奇货,正说明其忠心可靠,值得信赖。薄应当感到欣慰才是。
但事实上,我们看到《通报》的说法是此举引发薄熙来“不满”。王立军主动向薄熙来汇报其家人涉案情由为什么会引发薄“不满”?这里面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一种可能是:王立军执法如山,眼里不揉半点沙子,要求薄熙来大义灭亲处理其家人,遂使薄不满并报复。
不能否认,这种可能在理论上是成立的,但客观上很难令人信服。试想,薄熙来对王立军可谓恩重如山,短短几年将其从一个市级局长提拔到副部级高官,一直引为心腹信任有加,王为什么非要和自己的“贵人”过不去?王真有那么纯粹的职业操守吗?
如果王真有这样的境界,他又怎么会“叛党叛国”投奔美领馆呢?第二种解读是:王立军查知薄熙来家人涉案,欲壑难填,遂据此向薄熙来要胁勒索,引发薄反击。从情理上讲,此说更不可靠。但凡勒索,都是正当方式无法得到才会采用的手段。王立军需要的是什么?
官做到这份上,钱财与美色对他都不是问题。如果需要勒索,只能是对更大权力的渴望。但就当时的情况而言,薄熙来正值声望大隆,十八大入常呼声极高。一旦薄如愿,曾立下汗马功劳的王立军当顺理成章跟随入京。换言之,王立军通过主动帮薄熙来“灭火”,同样能够得到他想要的,还落一人情,何乐而不为?
作为几十年的老公安,王立军会幼稚到这点轻重都拎不清吗?更何况,他想要的,未必是薄熙来想给就能给的。所以,唯一说得通的,只有一种情形:王立军查到薄熙来家人涉及大案,且案情极可能已被薄的政治对手掌握并以某种形式对王施加了压力。
为避免卷入高层权斗成为牺牲品,相关办案人员恐惧之下以辞职自保。王无奈只能向薄汇报:事情已经包不住,迟早恐将曝光。王立军本意也许是想跟主子商讨一个保全自身的办法,但薄为入常计,急需彻底消除知情者及掌握证据者,遂翻脸无情痛下杀手,将王调离并软禁,同时密捕相关“办案人员”以图“消声”。
王愤激之下鱼死网破,遂成大变。这从《通报》中似乎可以找到一些旁证:其一,《通报》说薄熙来将王立军免职时“事先未按规则征求公安部的意见”,可见系违规操作。
其二,“在薄熙来同志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的压力下,有关方面以各种名义违规审查王立军身边工作人员及有关重要案件的办案人员。”——是什么原因使得薄熙来不惜屡屡“违规”,并如此急迫处置相关人员?只能说明案情重大,使薄产生了强烈危机感才会促使其对亲信都痛下杀手。
申请避难真相为何?《通报》说王立军“先跟美方人员谈了开展所谓合作事项。随后提出避难的请求,并根据美方要求写了政治避难申请。” 分析指出,王立军与美方“合作”的说法,实际上间接承认王立军已提供相当分量的情报给美方。这应该是中共官方第一次正式认可此前中美双方的媒体传闻。
否则的话,王立军孤身出逃,靠什么本钱与美方“合作”?但也有消息指出,根据《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的规定,领事馆是一国政府派驻对方国家某个城市并在一定区域执行领事职务的政府代表机关,仅是负责当地本国侨民和其他侨务等事务。政治等外交事务都是由驻该国的大使馆处理,领事馆是否具有所谓的“申请避难表格”的可能性似乎并不存在。
换言之,王立军是否有申请避难,抑或只是以情报做交换希望美方协助保证其生命安全,仍然模糊不清。此前,有评论说,发布此消息的《香港商报》是香港亲共中文日报。作为能在大陆落地的“港媒”,该报对中国时政的报导一向是中规中矩。此时刊发这样一则模棱两可的消息未免会令人生疑。
有分析人士称,或许该报秉上意,对王立军事件向外“放风”,目的在于试探外界对此的反应。对此,在《通报》中似乎也能找到一些端倪:《通报》说,“目前,对王立军事件的调查处理是初步的,有关方面正按照中央统一部署,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及依法进行深入调查。
待问题彻底查清之后,再做最后结论和相应处理。除此之外,《通报》中还存在诸多令人难解之处。例如:对王立军是否“叛党叛国”并未下任何结论;对重庆是否有“警变”行径亦只字不提;“违规”审查王立军下属的“压力”为什么是来自“薄熙来同志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这是在替薄熙来开脱吗?等等。
按《通报》刻意强调的,目前的处理只是“初步”,这是否在为以后根据需要调整“结论”留下余地呢?大众不妨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

传中共内部录音 详述处理王立案经过 制订应变措施 (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