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时沉时浮的边界争端 滞碍中印关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02

时沉时浮的边界争端 滞碍中印关系

转发此新闻:

作者 安德烈
中国外长杨洁篪今天(31日)访问印度。这原本是一件平常的事情,但这次出访一则同月底召开的金砖国家峰会有关,中印双方可能都有厘清思绪的需要;另外一层则更深更远,时沉时浮,攸关中印关系长远发展,这就是挥之不去的中印边界纠纷。
印方传出的官方消息说,杨洁篪抵达新德里后已于印度外长就金砖国家峰会的相关主题进行了前瞻性讨论。金砖国家原本包括中国、印度、巴西和俄罗斯四国,后来又加入了南非。金砖国家的概念,最早由美国高盛银行的一名经济学家在2001年提出,用以描述一些有着相同的经济快速增长的特征的国家。
后来这个说法就逐渐官方化,金砖国家峰会就这样诞生了。金砖五国目前的国民生产总值140000亿美元,人口更占到全球40%,国民生产总值也占到全球的18%。至于金砖国家内部之间的贸易,也在2010年达到了2300亿美元,占全球贸易总量的8%
除了经济层面,在外交层面,一些金砖国家成员正在全力争取获得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这其中印度最积极,已经拥有席位的中国则对此冷眼旁观,不公开反对也绝不会伸出援手。
其实印度外交部今天传出的另一则消息恐怕对观察中印两国关系走向更显重要。这则印度外交部发言人披露的消息说,两国外长讨论了双边关系。尽管层级仅限于此,因为印度方面说没有安排杨洁篪与印度总理辛格会谈的计划,但也透射出两国关系存在的实质问题。
事实上,两个亚洲巨人的关系始终被边界问题所困扰,边界问题阻碍着双边关系发展得更有深度。中印边界之争最激烈的时候,在1962年爆发了短暂的边界战争。
这场战争中方略占优势,攻进自认属于中方而印度实际占有的区域,但随后退出。印度方面后来渐渐地从法理上确定了这一地区的属性,并把这一中方称之为藏南的地区命名为阿鲁纳恰尔邦。从现实的层面看,印度实际上控制了这一区域,然而中印边界战争却为印度的民族心理刻上一道深深的伤痕。
长达2000多公里的中印边界线争端可以说是中印难以消化的块垒。虽然两国勉强从1980年代起恢复了边界问题谈判,但几乎没有多大进展。中方在中印边界一侧开展的大规模基础建设是招致印度方面担心的重大因素,印度认为中国对其国家安全构成了长期的威胁。
中印边界线的症结在于应以谁的划界为准。中印边界好几处都有争议,但最有争议面积也最大的是中方所说的藏南,也就是达旺地区。中方坚持这里存在着一条传统习惯线,但英国殖民统治印度时期划分的一条所谓的“麦克马洪线”就成了印方的信条。
不过,当年的中华民国始终拒绝承认这样一条麦克马洪线。印度在1980年代开始一系列立法,最后在法理上确定了这一边界地区的地位,1987年,在北京的抗议声中,印度正式宣布在中方所指的藏南地区成立阿鲁纳恰尔邦。
印度国防部长安东尼最近还前往这一地区访问,出席阿鲁纳恰尔邦建邦25周年纪念活动,中国外交部随后发表声明,敦促印方“不要采取可能使边境争端复杂化的举动”。
中印双方平常口中也说要淡化双边关系中存在的棘手问题,其实这是外交辞令,因为谁也不能够做出真正的让步。双方的戒心都很深。这从趁着杨洁篪访问印度之际印方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就可窥一斑。
一个由印度前外交部副部长曼汉和高级外交官,以及其他政府、学界、商界和媒体重要人士共同撰写的这份题为『21世纪的外交与战略政策』的报告称,中方可能在中印东段边界争议区阿鲁纳恰尔邦,或西段争议地区拉达克发动“重大军事攻势”。
报告说,印度与中国的边界过去几年大致稳定,“然而中国可能动武,坚持其领土主张”。报告指“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仍将是印度外交政策与安全的重大挑战,也是印度在地缘政治上会直接发生冲突的主要强权”。报告建议在中方“采取领土掠夺手段”的时候,“印方应跨越实际控制线,也采取类似行动,进行战术报复”,一旦遭遇中方重大攻势,印方“应该利用非对称能力使中国知难而退”。
中印关系的另外一个困难点就是印度为流亡的西藏宗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提供庇护。中方一直声称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者是一个危险的分裂集团。但是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印度不可能满足中方的要求,去禁止达赖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在印度从事活动。
在地缘战略上,印度今年也积极开展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比如在南海争端突出的时候,印度就与越南签署了共同在南海开发合作的协议,这一点让中方明显地感到不快。中印双方官员互访之时,每次都要谈到双边关系,但滞碍双边关系的真正问题就是时沉时浮的边界问题。RFI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