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刘逸明: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09

刘逸明: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A Chinese police officer guards in front of a board to show result of counting votes for the candidates during an election to select village committees at a polling station in Wukan village, Lufeng city, south China's Guangdong province, Saturday, March 3, 2012. Villagers who rebelled against officials they accused of stealing their farmland voted for new leaders on Saturday in a much-watched election reformers hope will promote democracy as a way to settle many of the myriad disputes besetting China. (Foto:Vincent Yu/AP/dapd)
政治改革的呼声两度出现在两会上,以开明著称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再度畅谈政改,指出政改困境。在人治色彩依然浓厚的中国,汪洋是否真有"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广东能否再为天下先?
36日上午,在广东代表团小组讨论上,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就政治体制改革问题展开了讨论。汪洋坦言,目前政府放权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会触及现有的法律法规,他希望能得到更高层的支持,如果法律有障碍,他们将一起去上访。
两会突破政治改革话题禁区
虽然包国务院总理括温家宝在内的中国高官都曾提及政治改革,尤其是温家宝,提到政治改革的时候不下十次。但是,在两会上,有关政治改革的话题一直是禁忌。
近年来体制内外人士对政治改革的呼声日益强烈,在此次两会上,政治改革的禁忌也屡被打破,政协委员杨海坤率先在小组讨论时,大胆地向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呼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要求出台总体方案,他的发言时长五分钟,讲完后引得满堂喝彩。
杨海坤的发言一开始受到了官方媒体的关注,但是,不久以后,相关报道便不翼而飞,杨海坤的发言被网民们称之为"经典五分钟",而他的发言被媒体删除则被称为"两会第一删"。杨海坤呼吁政治改革的发言两天之后,广东代表团的小组讨论上再度高谈政治改革,参与者包括知名医学教授钟南山和广东省委书记汪洋。
与杨海坤的发言最终被官方媒体封杀所不同的是,钟南山与汪洋有关政治改改的对话被《京华时报》详细报道,并被新华网等官方媒体重点转载,至今未见被封杀的迹象。
该报道引发了民间热议,即使是体制外的异议人士也对此感到惊奇,纷纷转发该报道。从杨海坤的政治改革谏言到钟南山和汪洋有关政治改革的讨论,显示两会上有关政治改革的话题禁区已经被打破。
汪洋推行政治改革心有余力不足
钟南山在发言时提到,截止去年10月,广东各种社会组织有30535个,其中大部分没有真正发挥作用。"政府该管的和不该管的不太搞得清楚。想要调动社会组织积极性,不做体制改革,很难做到。"
的确,中国的社会组织绝大多数都不具备独立性,所能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真正的独立民间组织一旦触及当局的敏感神经,都会被视为非法组织加以取缔,而能长期存在的就只能按照官方的意志活动。不从体制上放松对民间组织的控制,民间组织将继续有名无实。
汪洋在听了钟南山的上述发言之后表示,已经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评审哪些项目适合放权。委员会里包括专家、已退休领导等。他说:"现在的问题是,法律法规规定了部门有什么权力。各部门说,我们也愿意放,但规定是这个权力是我的。"他表示,有的法律规定使部门利益法律化,他们最近正在和国务院有关部门联系,希望从法律上突破。
从汪洋的回应看,他虽然也倾向于向民间组织放权,但是,在法律上却障碍重重,一旦放开手脚,必然侵犯有关部门的利益,当这些部门的利益被侵犯时,他们必然会想方设法地阻止放权行为。早在去年11月份,汪洋就曾表示,要放开社会组织的注册和管理,凡是社会组织能够"接得住、管得好"的事都交给他们。
钟南山和汪洋所说的社会组织不知道是否包括民间的政治组织和人权机构,事实上,这两种组织历来为当局所忌惮,从中国民主党被取缔和骨干被判重刑来看,很难将钟、汪口中的社会组织理解成包括民间的政治组织和人权机构。当然,即使是放开一般的民间组织也是很难得的,因为当局在此前对任何民间组织都持不信任态度。
钟、汪的政治改革显然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并未触及到政治改革的核心层面,也有外界人士指他是出于维稳目的。
当然,汪洋内心的最终政治改革目标到底是什么不得而知。但从汪洋对乌坎事件的处理来看,他的确算得上是中共党内的开明派、改革派。高居政治局委员位置的他,再怎么开明,也可能因为保守势力的掣肘,在推行政治改革上依然是顾虑重重、举步维艰。
汪洋应该承继"广东敢为天下先"精神
广东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身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都走在了中国的前列。广东精神其实就包含有开拓创新的精神,广东在经济上较其它地方要开放得多,但在政治上并无太大的优势。不少学者建议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在广东再度进行政治改革试点,把深圳作为政治特区,然而,这种呼吁并未得到当局的回应。
34年前,任仲夷在辽宁为张志新烈士等一大批冤假错案平反昭雪,此后两年,任仲夷因其"思想特别解放"而被邓小平"点将"主政广东。他主政广东五年,让广东经济呈现出了勃勃生机,政治自由度也远远高于其它省市。任仲夷在90高龄接受《炎黄春秋》专访时曾说:"过政治改革这一关一定要有勇气、胆识,横下一条心,'杀出一条血路来'"
任仲夷不仅在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时力行改革,而且在退休之后为政治体制改革大声疾呼,并且要求深圳要敢于筹划政治特区。汪洋作为任仲夷的后任者,虽然同样给外界以开明的印象,但在政治勇气上还无法跟任仲夷相提并论,汪洋所说的法律障碍其实并不是障碍,就开放社会组织而言;
这并不违背中国的《宪法》精神,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高层是否支持,中国社会的人治色彩依然浓厚,只要高层有政治改革之心,而汪洋有"杀出一条血路"的勇气,政治改革在广东将不会只是纸上谈兵。DW
-------------------


石山:汪洋要为改革「上访」
RFA


在北京两会的广东团分组讨论中,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表示,广东要继续改革,最大的障碍不是来自省内,而是中央部委和各种法律法规。他并且笑谈,要为改革措施到北京「上访」。广东的一些评论人士表示,这说明广东的「继续改革」恐怕并不容易。
这个星期四,全国两会广东团分组讨论上,广东的改革继续成为媒体追踪的热点。广东的南方都市报报导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会上表示,现在广东放权改革的最大问题不是广东省内的部门利益,而是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造成的壁垒,一旦放权,受影响最大的「可能是中央的部门」。他希望能够争取有关部门的支持,让广东做放权的试点。北京京华时报的报导则说,汪洋直接表示, 「如果法律有障碍,我们一起去上访」。
汪洋举例说,企业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广东省要减少企业税费,但中央部委不同意,认为广东「不能带这个头,你不收大家都不收怎么办,钱从哪里来」。
广东某市的一位官员林先生表示,汪洋所说的确实是广东继续改革面临的一大困境。
「利益上的不同、冲突一直以来都是存在的,比如说刚才讲的收费问题,比较明显的企业出口要经过好多的部门:商检、税务、海关。这些部门是直属于中央部委,如果这个时候想要动它,那它当然不愿意,作为中央上面它也不愿意,所以像这种改革没有太多的信心。」
居住在广东的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透露,去年广东率先进行了一些改革试点,都受到中央部委的指责,显示目前广东的改革举步维艰。
「现在广东的改革已经不是它一个省的问题了,确实很多的障碍阻力都来自于北京。比如说广东去年的改革,民间组织的注册登记由省民政厅下放到市的民政局。结果这个措施受到北京的批评,意见很大。还有,比如说汪洋曾经要求广东省委宣传部放权允许媒体进行监督,后来也受到中共宣传部的批评。」
广东媒体报导说,汪洋对广东的人大代表表示,他「正在和国务院有关部门联系,看将来能不能突破这些法律上的障碍。在广东政府机构内工作的林先生表示,即使是广东省内部,突破现有的利益格局也并非易事,同样面临内部许多地区和部门的反对。
「小打小闹也许可以去做,但是大的东西当你真的去动的时候我觉得是比较麻烦。现在要改是改别人的东西,当然这是好事好说,不肉疼的。当真的触及到广东省省委本身的利益时,那就很难讲了。」
所谓改革就是要突破既有的格局,刘先生分析说,现在汪洋所面对的,比三十多年前广东面临的局面困难得多。
「三十年前是因为当时邓小平在北京包括叶剑英这些人都非常支持广东的习仲勋进行改革,所以他这个后台是很硬的。现在三十年以后,胡温在北京当政,但是非常缺乏权威,不像当年的邓小平那样。所以现在广东的改革所遇到的困难,来自北京的阻力会非常大。」
除了汪洋,广东省省长朱小丹也表达了要进行改革的意愿。许多广东的人大代表担心如果中央部委不同意,广东的改革难度会很大。朱小丹则表示,虽然很难,但广东「准备碰一碰」。刘先生表示,广东能够「碰」出什么样的结果,现在恐怕还难以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