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苏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不国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24

苏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不国了


自从朱镕基提出了GDP主义和GDP每年的增长率必须保证在百分之八以后,中国大陆的经济就变成了一潭深不可测的浑水。这好像回到了一九五八年大跃进的年代,各地向中央报上来的GDP的增长率都是几倍于百分之八,有些省甚至报出了百分之四十多的增长率。
到底是共党最了解共党,面对着一大堆报上来的从百分之二十几到百分之四十几的增长数字,想必中央委员们、政治局委员们、或者是常委们每年为此是不少开会,也没少头疼。如果拿出一九五八年亩产几万到十几万吨的旧计量去公布增长率的话,首先就会被中国人破口骂娘,接下来还会被全世界认为是疯子。
于是中央经过了充分的讨论,取得了一致的意见,那就是为了骗取多方面能够接受的数字,无论如何要高于百分之八,但不能超过百分之十二,至于小数点后面的数字应该是多少,为了体现党的民主集中制的特色,党内是一致通过,由总书记或者是总理自行填写,于是在保八年年又都超过八的经济高速发展,就这样维持了十几年。
按照这种递增的百分比计算,中国大陆自今总产值比二十年前至少翻了几十倍,甚至一百倍不止。如此巨大的成就,可惜的是绝大多数的中国民众们所感受到的,却只是改革就是物价飞涨,甚至民生更艰难。
共党的造假谎报不能说一点作用没有,再加上共党煽动,国内确实出现了一批民族主义分子,虚假的爱国主义者,其实就是一批愤青、愤佬们,还有犬儒、五毛们在摇旗呐喊,甚至还骗出了一批外国的五毛们也帮着喊叫腾飞、奇迹、迅猛。然而假造出来的巨大成就,既不是硬实力,更不是软实力,吹大的泡沫就一定要破裂,否则那就不是经济。
幸亏外国人还多少坚持着一条良知和道义的底线,在加上吹起来的辉煌、强大的漏洞也太多,终于在二〇〇七年、二〇〇八年,外国的五毛们决定不再做五毛了,经过了研究和测算,也发出了中国经济破产和崩溃的警告,近期又爆出了二〇〇七年和二〇〇八年金融崩溃的风暴率先在中国爆发的这个结论。这个结论与共党体制外的独立学者们的测算是一致的。
共党报出了二〇〇八年全年的总产值是二十六万亿,可是到了二〇一〇年,中国大陆全年的总产值是不足二十二万亿,两年减少了四万多亿,平均每年减少了两万多亿。今年共党报出的二〇一一年总产值竟然是四十多万亿。
对这种完全丧失了理智的狂妄的谎报,实在是不值得我们浪费口舌或者笔墨去揭穿它。但是我们有责任提醒大家注意一点,那就是共党一贯的以新的谎言遮盖旧的谎言,以更大的新谎言去掩盖旧的大谎言的做法。
有鉴于此,我们也不难估计到,共党是在用这四十多万亿的数字去掩盖二〇一一年国民总产值的再次的大幅度的下降和损失。连续三年中国经济下滑和下跌的比率已经不是百分之八可以保的住的了,所以温家宝才提出了今年的经济增长是百分之七点五。其实对于经济这个庞然大物,是很难在年初就可以断定到年底的全年增长或下降的比率的。
温家宝的这个百分之七点五不过就是一个口号,实际情况却是中国的经济仍然在下跌当中,同时已然是崩溃了。一国经济的崩溃最直接也是最大的受害人就是这一国的民众百姓们。
如果说当经济好的时候,国民百姓们是收益者;那幺当经济不好的时候,国民百姓们就有义务去共患难。但是在中国,由于有共党这个特色,情形就完全不同了。不好的也是好,可是好呢老百姓也没有受过益。
以前老百姓们可以吃饱饭,可是共党却实行了三十年凭票凭证让老百姓们限量吃饭;好不容易取消了票证,老百姓们又可以吃饱饭的时候,物价又腾飞了。节衣缩食固然说,可以说是一种美德,但买不起与吃不起就是个说明问题的实际问题了。
共党吹破了的盛世泡沫,天文数字的中央和地方债务是要由老百姓们来偿还的。人民币的飞速的贬值,又是老百姓们去忍受着高通胀率,共党自知垮台在即,疯狂的进行着最后的搜刮和抢劫,而被搜刮、被抢劫的对象还是老百姓。所以共党就必须说出更大的谎言去遮盖金融和经济全面崩溃的实情,因为共党无法去要求中国人民去勒紧裤腰带过几年紧日子。
温家宝在他的这一次的报告中还说,二〇一一年全国农民的收入增长率是高于城镇居民的收入增长,也高于GDP的增长。但是近十亿的农民中却没有一个政协委员,农业届倒是有一百零七个委员,但都不是真正的农民,人大代表中打着农民代表旗号的是有,但都是农业部门的官员,或者是农民的企业家,真正意义上的在耕作的农民也是没有的。
正是因为没有农民代表和委员,加上共党治下的农业人口又从来都是二等公民,更是没有农民的话语权,真正农民的声音是听不到的,所以温家宝才敢有恃无恐的大谈农民收入的增幅最大,但却绝口不敢提,不敢提有六亿到六亿五千万农民是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
有调查的数字显示,政协委员一共是两千二百七十五人,而其中文艺界的委员是一百四十九个人,占百分之五点四。问题是从事文艺工作的总人数有多少,恐怕连十亿农业人口的百分之五都不到,难道文艺比中国人吃饭还重要吗?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三农问题就已经被提了出来,从那以后,中国每年向国际上购买粮食的数量呈现连年递增的趋势。出现三农问题的原因是什幺?农业为什幺破产了?难道不该听听农民们说话吗?
五十年前的大饥荒饿死最多的就是农民,生产粮食的人反而被活活的饿死,这是共党罪恶,同时也能说明很多现实的问题,但是在两会的委员代表们是不会关心和讨论这些问题的。
一份互联网的调查数字那是令人大吃一惊,政协委员中的百分之七十六点七七有外国的护照,而人大代表中的百分之五十七点四七有外国护照,拿到外国护照的人那就是外国人,共党从来不承认双重的国籍,历来的政策和做法是,对加入了外国国籍的中国人立时取消他的中国的国籍。
不知为什幺共党对这些代表委员们却是网开一面,不仅让他们拥有了双重国籍的身份,还让他们直接介入了国家的政务。共党总是指责国际社会干涉共党的内政,但是让半数以上的外国人进入了人大——这个最高权力的机构,又让四分之三的外国人进入了政协共商国事。
如此以来,中国的内政又在哪里呢?不但被外国人干涉了,还被外国人给把持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是不国了,中国大陆已经没有了独立的自主权了,五千名委员和代表中,其中三千多是外国人,中国的行政事务由占多数的外国人去说了算,中国大陆已经成为了殖民地国家。
共党标榜自己的功劳之一,就是把一九四九年以前的半殖民地的国家解放成了自主的国家,其实这是谎言。中国从来都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从来也没有被外国人殖民过的历史,是共党这次开了首例。于是我们就不禁要问了,当中央的委员们、常委们中加入了外国国籍的又有多少人呢?这就是说共党内部最高层也混进了外国人,共党也被殖民了。
如果最高层都是这种情形的话,那幺想必是国务院、国务委员们、部长们、各省的省长们、市长们、县长们、军警中的军师长们中的外国人一定是更多,中国的大地,中国人民被外国人统治了,这些成为了外国公民的共党干部们想必是规划于几十个不同的国家,这就是说,中国这个殖民地国家还不是仅仅被一个或者几个外国殖民,而是被几十个国家在殖民。
当初义和团的犬吠们惹了祸,招来了八国联军打进了中国,最后理赔了一笔钱,又开放了通商口岸才平息了事端。开放了的通商口岸和外国人居住的租借地都是订立了时间和外国人自主管理的条约的。就像香港,在条约到期之前是当时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提出了要商谈香港归还中国事宜的提案。共党便把这当作是自己的一件天大的功劳来宣传。
人要有诚信,国家就更要有诚信,订好了的条约、合同,那就一点都不能含糊的去执行,条约合同终止了,该还给人家的就还给人家,该撤出去的就撤出去。一座经过英国人管理建设的非常好的香港城,租借期满,合同终止,就还给了中国,这并不需要高智商,这只是个普通的常识。
而现在共党体制内的这些外国当权者们究竟是受了外国政府派遣来中国殖民的,还是受到了外国政府指使,要把中国形成了一块一块的割据地呢?然后再去实行以华治华的政策,通过这些华裔的外国人来掠夺中国的利益呢?
清朝末年的变法和洋务运动,使得西方强国的工商业主们来到了中国,不仅仅是来做生意,而是投下了巨资盖起了大楼, 盖起了工厂,盖起了租借地,兴建公共设施,富裕的外国人都来中国买房买地。
而共党提出了开放和引进外资三十多年了,总共引进来的外资不过五千多亿美元,而其中百分之七十到八十是台湾、香港、澳门的中国富商们的钱,真正西方国家的投资的绝大部分还是在西方国家的中国人投的,这些进入中国的外资,并没有在中国盖楼、盖厂、或买下不动产,只是生意做下一笔是一笔,赚了钱就走。
为什幺会是这样呢?有识之士们说,显然是共党无诚信,公信度是远远不如西太后。共党进城夺了外国人投资建造的不动产,提出了对外开放以后,又对霸占了外国人的产业是黑不提白不提,既不退还,又不赔偿。英语中有一句常用的俗话是,撒过一次谎的人就永远撒谎。这个寓意就是这种人永远不可再相信了。
共党让人不能相信的原因是共党的成员们无原则,出尔反尔造成的。由于钱权勾结使得他们暴富,也知道他们的钱是来路不正,于是卷到外国藏了起来,又千方百计把家属和自己变成了外国公民,然后一个人回到中国做裸官。
做官的先决条件是必须宣誓忠于党,永不叛变。而归化外国成为公民的一个严肃的程序,那就是必须宣誓忠诚于归化国,并遵守该国的法律。宣誓忠诚于党的人,心中便无祖国、无人民,更无法律。党与国、民和法律是截然对立的,唯一可以解决这个矛盾和补救的做法,就只有公开声明脱离共党,宣布以前入党的宣誓无效,才可以一心一意的去忠诚于所归化的国、民和法律。
宣誓要忠于共党,又跑到别人的国家宣誓要忠于人家,这在共党的眼里是背叛、是叛徒,宣誓了要忠于人家的国家,又回来帮助共党祸国殃民,这在人家的国家眼里,这也是背叛、叛徒。
一个双料的叛徒,又凭什幺去取信于人呢?由一群双料叛徒们执掌国政,共党还要把这宣传成是中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这是共党们狗眼看人低,把中国人当成了傻瓜,当成了阿斗,当成了毛新宇了。
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我敢说,这些归化外国的共党干部们没有一个人会归化到朝鲜、越南、古巴,或者是叙利亚、伊朗、津巴布韦、巴勒斯坦的,他们会拼着命的去取得世界七强的国籍,或者是那三四十个发达国家的国籍。因为强国和发达国家都是因为尊重着一个共同的普世价值理念才能强大和发达的。
这些国家是欢迎天下人,但想要入籍成为公民的先决条件,那就是要认同这些国家所奉行的价值观,那就是民主、人权、自由、平等、法治。这些东西恰恰是共党治下的中国全没有的。把先进和文明的东西推行向全世界的各个角落,那是每一位世界公民的责任和义务,但是这些人是做不到的。
共党的狼奶的教育不可能提供给社会有用的个体,只能制造出一群投机分子,渴望着受益于社会所能提供的好处和利益,但却丝毫不关心去回报给社会,他们也根本不懂得什幺是精神、灵性、自由信仰的追求,以及心智健康的概念,更不打算寻求真理或者是贡献社会,可是又时时梦想着显赫的地位和不劳而获的财富,这种人的思想根本就达不到一个灵与肉的生命存在的高层次,依然是停留在动物本能上对食物和性的贪婪的可怜的欲望上。这些人就是共党器重的精英,
所谓的两会结束了,推翻极权、建立民主,还是要靠中国民众,要靠我们每一个人的良知和道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