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木然: 官员财产公开 决心与耐心的较量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09

木然: 官员财产公开 决心与耐心的较量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说官员财产公开是决心问题,这表明此事已经取得共识,就看决心如何。其潜台词是,如果决心大,官员财产公开就会可能水到渠成。这是一个不谨慎的乐观的片面估记,官员财产公开,不但取决于官员的决心,更取决于国人的耐心,取决于二者的较量与平衡。
  顶层官员的决心是财产公开的内在决定性力量。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纵观世界文明国家,官员的财产公开都从顶层开始,由顶层带动底层。顶层的决心带动底层的信心,给底层带来压力和动力。底层官员的财产公开,给顶层打下牢固的基础,坚定顶层财产公开的决心和勇气。
官员财产从顶层做起又是最难的,一般情况是,官越大,财产越多,公开起来就越复杂,就越容易受到公众的质疑,搞不好会影响政治稳定、政局稳定,但若实施成功则效果最好,以点带面,这需要顶层的决心、勇气、智慧、谋略和艺术。官越小,财产越少,实施容易,利于官员的起点清廉、过程清廉、结果清廉,但其影响范围有限。顶层与底层的互动,效果最佳。
  国人的耐心是官员财产公开的外在基础性力量。决心和耐心是官员财产公开的两个变量,相互作用,不可互相取代。决心影响耐心,代替不了耐心,耐心影响决心,决定着决心。官员的决心与国民的耐心在赛跑,决心速度超过耐心速度,将获取民心,决心速度慢于耐心速度,社会就有崩盘的可能性。
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顶层与底层有决定,没决心,有想法,没办法。这或是出于政治动荡的猜想式恐惧,或是出于精英政治的自信与傲慢,或是出于对既得利益的维护,消极怠工。
官员财产公开提了二十多年,国民耐心地等了二十多年,仍然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官员的消极态度逐渐打破了国人容忍的底线,用一首歌词表达就是,等得花儿谢了,等得心儿碎了。如果国人因此操之过急,对官员财产公开失去耐心,也会使官员财产公开流产。
  国人的耐心就是民心。民心失,则耐心无,民心在,则耐心存。决心不是问题,决心可以随时有,也可以随时无,可以随时大,可以随心小,决心是一个不可测的变量,受各种各样因素的影响,主要受国人耐心的影响与调控。失去国人耐心的决心哪怕是符合民心的巨大决心也会坍塌沦陷。官员财产申报的决心是小道理,耐心是大道理,大道理管小道理,小道理服从大道理,离开大道理的小道理就会变成没道理。
  使决心和耐心保持平衡,让国人看到官员财产公开的决心,让官员看到国人的忍耐限度,必须及时有效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加强制度建设。制度是根本,制度决定人,正如迟福林所说:财产公开是基本制度也是基础制度。很多国家的经验证明,越公开、收入透明度越高的地方,越稳定。财产公开制度以公民参与为基本前提,没有公民的参与,官员财产公开因没有压力而流于政治作秀的新形式,成为作秀的新手段。
  积极公民是官员财产公开的骨干监督主体。要唤醒沉睡的公民,由消极公民变积极公民。要充分运用现成的制度监督形式,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进行监督,要积极探索公民监督的新形式。目前,在众多公民参与的形式中,最有效的是网络公民监督,网络监督成本低、速度快、效率高。
网民在网上知道一个说一个,知道一点说一点,比如某个官员孩子在国外学习,每年的学费多少,官员的工资多少,把学费和工资进行比对,不合理的收入就会被迅速曝光,腐败因此现形。以网络公民参与倒逼官员财产公开是极为有效的措施。
  官员财产公开的决心与国人的耐心正在进行巅峰对决,时不待我,渴望着双赢。
经济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