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重庆广场竪绿色告示牌 禁唱红歌 (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19

重庆广场竪绿色告示牌 禁唱红歌 (图)


薄熙来(上图)去职,重庆红歌嘹亮,红旗飘飘的唱红场面将寿终正寝。
随着薄熙来去职重庆市委书记,以「唱红打黑」为主要内容的「重庆模式」开始遭抛弃。有重庆「红歌角」之称的人民广场,日前突然禁止民众唱歌跳舞,称他们的活动「严重影响周边民众工作休息」。


有长期在广场「唱红」的民众大感无奈,拆除设备,撤离广场。北京昨也对民众传统的周日活动场所景山公园加强戒备,防左派趁机搞事。有访民打出挺薄标语,旋即被公安拉走。
重庆人民大礼堂前广场,自 2008年薄熙来主导掀起「唱红」以来,一直是市民聚集练唱地,每日都有大批民众在此唱红歌、跳舞,特别是周末此地更是歌声嘹亮、舞影婆娑,重庆当地及中央级媒体曾多次报道,此地因而被称为「红歌角」,并被视为是重庆「唱红」的标志之一。
重庆当局出告示禁人民广场的民众再唱红歌,民众无奈拆除音响。

民众拆音响「曲终人散」 
但本月15日,人民大礼堂管理处突然竪出告示牌,称近来屡接市民投诉,广场内群众白天唱歌及晚上跳舞「严重影响周边群众正常的生活、工作和休息」,强烈要求加强管理,因而决定「对影响他人休闲、旅游观光的行为」进行管理,吁民众配合,「共同打造良好有序的休闲旅游环境」。
据悉,告示竪起当日即有公安进驻,阻民众唱歌跳舞。昨日开始一直在广场「扎营」的歌迷们,开始无奈拆去音响设备。有当地网民贴出撤军图片时描述道:「多年规矩突然改了,重庆人民广场,唱红者正搬离设备,曲终人散。」
北京景山公园昨日仍有大批民众聚集,唱歌娱乐。

北京公园便衣汉监视居民 
有网民戏称,告示牌是绿色的,显示重庆人民广场「红色不再」。本港《文滙报》北京新闻中心执行总编彭凯雷则诠释指:「人民广场红歌告示,昭告何止重庆民众!?」但昨晚仍有不少市民在广场跳舞健身,当局未有驱赶阻止。
另据悉,昨日是「左王」薄熙来去职后第一个星期日,北京为防范左派趁机搞事,早已指令各大城市加强防范。因日前有人在网上呼吁重庆市民,昨日上午 10时往人民广场集会,「送别薄书记」,但昨日当地并无出现有关情况,惟重庆市委门前戒备森严,大门两边进出口都用栏杆堵住,有当地市民指「以前从没出现这种情况」。
而逢星期日北京民众习惯聚在一起唱歌跳舞的景山公园,昨早突然出现大批不明身份的便衣男子,他们散布于公园各角,注视市民活动。大批市民一如既往到公园活动,唱京剧、跳舞、玩游戏等。


因前晚至昨晨北京降下三月雪,吸引不少市民出门赏雪,令公园人流大增。有消息指,曾有疑似上访者在公园内打出挺薄(熙来)的标语,但旋即被便衣拖走。
左派网主暗示安全受威胁
自 3月 14日总理温家宝在两会记者会上借王立军事件怒批「文革复辟」后,内地「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一批左派网站相继不能打开。乌有之乡创办人范景刚昨回应本报电话查询称,从 3月 15日开始,不但网站不正常,「我们人也处于不正常状态」,暗示人身安全受威胁,至于具体为何,他说:「我无法告诉你,也无法跟你说得太多。」


 
温家宝被斥「二逼影帝」
被视为「左派学者」的司马南昨对本报否认他出国被禁传闻,他说:「我既没有出境的动机,也没有出境的行动,更没有出境受阻之事。那纯是谣言。」对网传薄熙来和重庆当局资助他的孩子出国读书,司马南笑说:「我从没见过薄熙来,也从没接受过任何政府或个人对我家人的赞助。」
司马南坦承,最近他在北京的多场报告会「被取消」,他在微博上的发言也在温家宝记者会后被删除,对此他感无奈,称不知道阻力来自何部门或个人,「我不为所动,但内心痛苦。」他指,中国的政治正发生看不太懂情况,「但作为 30多年党龄的党员,我相信党中央。」他认为,即使王立军、薄熙来有问题,但重庆模式光芒仍存。

此外,内地一个名为「西奴揭密」的极左网站,公开宣称要对贺衞方、江平、茅于轼等民主派学者「肉身消灭」,并形容温家宝为「二逼(粗口)影帝」(图)。
网民更查出该网站的主办单位竟是河南省政府办公厅,质疑如此网站为何能存在。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