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汪洋要为改革“上访” 暗指政改阻力来自中央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09

汪洋要为改革“上访” 暗指政改阻力来自中央


在北京两会的广东团分组讨论中,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表示,广东要继续改革,最大的障碍不是来自省内,而是中央部委和各种法律法规。他并且笑谈,要为改革措施到北京“上访”。广东的一些评论人士表示,这说明广东的“继续改革”恐怕并不容易。
这个星期四,全国两会广东团分组讨论上,广东的改革继续成为媒体追踪的热点。广东的南方都市报报道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会上表示,现在广东放权改革的最大问题不是广东省内的部门利益,而是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造成的壁垒,一旦放权,受影响最大的“可能是中央的部门”。
他希望能够争取有关部门的支持,让广东做放权的试点。北京京华时报的报道则说,汪洋直接表示, “如果法律有障碍,我们一起去上访”。 
汪洋举例说,企业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广东省要减少企业税费,但中央部委不同意,认为广东“不能带这个头,你不收大家都不收怎么办,钱从哪里来”。
广东某市的一位官员林先生表示,汪洋所说的确实是广东继续改革面临的一大困境。
“利益上的不同、冲突一直以来都是存在的,比如说刚才讲的收费问题,比较明显的企业出口要经过好多的部门:商检、税务、海关。这些部门是直属于中央部委,如果这个时候想要动它,那它当然不愿意,作为中央上面它也不愿意,所以像这种改革没有太多的信心。”
居住在广东的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透露,去年广东率先进行了一些改革试点,都受到中央部委的指责,显示目前广东的改革举步维艰。
“现在广东的改革已经不是它一个省的问题了,确实很多的障碍阻力都来自于北京。比如说广东去年的改革,民间组织的注册登记由省民政厅下放到市的民政局。结果这个措施受到北京的批评,意见很大。还有,比如说汪洋曾经要求广东省委宣传部放权允许媒体进行监督,后来也受到中共宣传部的批评。”
广东媒体报道说,汪洋对广东的人大代表表示,他“正在和国务院有关部门联系,看将来能不能突破这些法律上的障碍。在广东政府机构内工作的林先生表示,即使是广东省内部,突破现有的利益格局也并非易事,同样面临内部许多地区和部门的反对。
“小打小闹也许可以去做,但是大的东西当你真的去动的时候我觉得是比较麻烦。现在要改是改别人的东西,当然这是好事好说,不肉疼的。当真的触及到广东省省委本身的利益时,那就很难讲了。”
所谓改革就是要突破既有的格局,刘先生分析说,现在汪洋所面对的,比三十多年前广东面临的局面困难得多。
“三十年前是因为当时邓小平在北京包括叶剑英这些人都非常支持广东的习仲勋进行改革,所以他这个后台是很硬的。现在三十年以后,胡温在北京当政,但是非常缺乏权威,不像当年的邓小平那样。所以现在广东的改革所遇到的困难,来自北京的阻力会非常大。”
除了汪洋,广东省省长朱小丹也表达了要进行改革的意愿。许多广东的人大代表担心如果中央部委不同意,广东的改革难度会很大。朱小丹则表示,虽然很难,但广东“准备碰一碰”。刘先生表示,广东能够“碰”出什么样的结果,现在恐怕还难以预测。
RFA
------------------
汪洋暗指政改阻力来自中央
VOA
中国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近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广东团分组讨论中谈到进行政府体制改革。他指出,中国高度集中的政治文化和政治体制亟待改革。
汪洋对中国当下盛行的急功近利的政治现象提出批评,他呼吁中央将一些审批项目的权力下放地方,以避免一些项目因涉及一些部门的既得利益而受阻。
汪洋表示,政府体制改革势在必行,但要有中央相关部门放话拿出姿态才能顺利进行。他表示,如遇法律障碍,愿意一起上访解决。
汪洋还呼吁加强保护知识产权。他说,过去是外国人要求我们保护,现在是我们自己要求保护。他表示,如果没有对知识产权的有效保护,中国的创新环境就建立不起来,也无从谈起经济转型升级。
汪洋还对东莞等主要依赖低端制造业出口的广东部分地区发出警告。他说,东莞是传统发展模式的典型代表,随着人民币不断升值、资源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很多企业难以为继,影响村民收入,很多村现在只能靠借债分红。汪洋警告说,东莞如果不转变就会成为“广东的希腊”。
汪洋还评价了广东处理乌坎村群体事件的方式。广东省在解决乌坎村事件中给予乌坎村一些自决权,村民通过民主选举选出新的村领导层。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或许体现中国在处理群体事件中的一种新思维。但汪洋表示,乌坎村选举是按照现有法律进行的,并未有任何创新,不过是对过去形式化的选举做了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