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郑义:谈近来有关活熊取胆汁的争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02

郑义:谈近来有关活熊取胆汁的争论

转发此新闻:


这两天,福建有个制药厂叫“归真堂”,正在名扬全中国,可能还会闻名世界。同时,爆出大名的,还有一位中国中药协会会长,叫房书亭;一位归真堂创办人,叫邱淑花。
一条微博披露,福建的归真堂上市募资,将用于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年存栏黑熊1200头等两个项目,已经审厅出堂、并且通过了。如果真上市,那今年就是月熊的末日。文字后面还附了一段活熊插管采胆汁的视频,立即引来上万次的转发,形成了很有声势的抗议怒潮。
这时候,出来一位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说他亲眼见过活熊取胆,“取胆汁过程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自然、无痛,完了之后,熊就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了。我感觉没什么异样!甚至还很舒服。”
在这位房书亭会长的“震撼弹”下,还未来得及“苏醒”的中国人,又遭到了邱淑花女士的“轰击”。她的言论同样精彩,“如果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因为养熊取胆是经过国家林业局批准的。
现在声讨归真堂、房书亭、邱淑花,已经形成一个舆论运动,真不知千夫所指,他们将作何辩解?房先生、邱女士两位的言论,已经到了令人无法评论的地步。因为你很难想象这种有身份的、有一定文化和表达能力的人士,能说出这种愚昧、野蛮的话。
活熊取胆汁很舒服、然后熊就痛痛快快出去玩了?说句不客气的话,这种人是应该遭到诅咒的,实在应该在他身上也开个口子,装上一套活熊取胆的“自来水”管子,每天一早一晚开两次龙头,我很难想象这位房先生将怎样“很舒服地、痛痛快快地出去玩”。
邱女士的话,也很难令人置信。我们还记得在反右运动时期给一个党支部书记提意见就等于反党,结果造成数十万、上百万家庭的漫长悲剧。想不到在今天还会有人用同样的混帐逻辑和霸道口吻说:“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何其愚昧、何其蛮横!
反对残害动物,其基本出发点在于珍视大自然亿万年以来创造出来的物种,维护生态平衡,最终保护人类自身的生存。除了这种功利性的考虑,还有人类的同情、怜悯之心。
这种不忍之心,最终还是保护了我们人类自身。对动物残忍的人,绝不能相信他会对人心存怜悯,这既是逻辑,也是人类生活的经验事实。因此保护动物免受残害,也就是保护我们自己免受残害。
我注意到一个类似的情况,就是人权团体对给各种罪犯、包括杀人犯基本人权的保护。有那么多好人的人权还没有得到保护,凭什么要去保护那些坏人的人权?不是太奢侈、太自作多情了吗?
不,只有当坏人的人权都得到了保护,好人的人权才可能确保。同理,只有当动物不受虐待、残杀的权利得到保护,人类不被虐待、残杀的权利,才能够得以确保。
我们常常不理解许多西方国家里种种奇怪的动物保护法规,比如送屠宰场的猪,你不能装在车里长途运输24小时以上,要停下来、让猪适当休息;还要让猪有草、有 可以拱的泥;进屠宰场,不能让后面的动物看见前面的死亡。早在两千多年前,《圣经》就规定不能用母羊的奶煮小羊羔。
这些神圣的和世俗的法律,都严格限制虐待、残杀动物,这其中包含了对人性的洞悉和深刻的智慧,从而守护了我们、及我们幼小子女的良心,使我们在任何情形下,都不跨越人与鬼之间的界限,使我们生活的世界不堕入地狱般的深渊。
小悦悦的悲剧、以及中国眼下层出不穷的种种震撼心灵的人性悲剧,不是一天形成的。抵制活熊取胆,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心灵。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