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著名公共知识分子姚监复专访(视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02

中国著名公共知识分子姚监复专访(视频)

转发此新闻:


原中国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姚监复,曾是前中共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及其政治秘书鲍彤的智囊。日前,姚监复在华盛顿就2012年中国权利交替后局势的发展、重庆王立军事件之后薄熙来的政治前途等问题,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专访。



记者:姚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能接受我们的采访,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前不久刚刚访问过美国,美国媒体对习近平访美的普遍反应还不错,我看到有媒体说,习近平这次访美,是用他的“玉米地外交”回应之前美国副总统拜登访华的“炸酱面外交”, 您觉得习近平上台之后,中美关系会不会变得更紧密呢?

姚监复:我希望中国和美国不要打仗,所以两边加强军事实力、或者是美国给台湾很多军事援助,造成紧张局势,没有必要。我到美国超市去看,很多中国商品;到中国去看呢,好多高端的技术都是美国的。我想,应该首先是经济上的合作,而把军事上的竞争呢,放到下一步。我想习近平提供的信息,可能也是老百姓反映的这个信息。

记者:习近平被普遍认为将成为中国未来最高领导人,您对2012年权利移交之后的中国有什么预测?

姚监复:我记得2004年我见过赵紫阳,我请他对胡锦涛和温家宝作一个评价,他的评价是,他们是好人,但不可能大有作为。一个是思想限制住了,一个制度限制住了,第三个呢,他们必须讲四个坚持,必须讲毛泽东思想。

记者:所以您觉得习近平即使上台之后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吗?

姚监复:必须讲毛泽东的功劳,因为(毛泽东)是打天下,他们是坐天下,所以不能把打天下的功劳和理论都推翻。这样呢,在笼子里面跳舞是比较有限的。

记者:您觉得习近平会面临什么的挑战?

姚监复:至少现在的社会矛盾、经济矛盾,在未来10年都会越来越紧张。收入差距,土地财政。一亩地在宁波,浙江宁波,给农民1万元,卖给开发商50万,一亩地49万的利益,大概政府60%,商人40%,一亿亩地就49万亿,这个利益,政府会扔掉吗?会给农民吗?因此这个矛盾,类似乌坎事件,不可能短期 结束。还有收入差距、工农收入差距,行业之间的收入差距,带来的矛盾是很紧张的。

记者:您当才提到广东的乌坎事件,有分析人士说,乌坎村浓缩着中国当前一些最突出的问题:土地、公平和代表。您觉得乌坎村民主选举的经验会不会在中国推广?

姚监复:我想现在还在看,因为乌坎还没有成为固定的经验模式,会不会是个权宜之计,缓解矛盾的做法?变成制度变成法律有个很长的过程。

记者:下面我想和您聊一下王立军事件,您觉得王立军事件之后,对薄熙来的政治前途有哪些影响?

姚监复:我觉得王立军打黑不仅打下面,而且打上面,这样的打黑,真有他的勇气。但是,对薄熙来肯定有震动,但是呢,江泽民说过,我们都在一条船上,因此,王立军假设要把船,砸个大洞,象泰坦尼克,要把整个大船都弄沉的话,可能采取的办法,是承认王立军是精神病,这样就保住了上面,就不至于一步一步象多米若骨牌一样倒下去,影响一个大洞,影响船的下沉。所以一个可能是追下去,一个可能是保住。我觉得薄熙来到现在还在出面,证明,他不会完全倒下去。

记者:他现在还在出面,您觉得他有可能进入政治局常委吗?

姚监复:如果王立军的材料都是事实,而不是网上宣传的,没有经过论证的事实,会影响他进常委。关键在于事实。

记者:最后想和您聊一下中国民主的走向,之前我采访过来美国定居不久的北京作家余杰,余杰说,目前中国社会最重要的是要推动中国民间社会力量的成长。不过,我看您之前说过,目前在中国大陆,具备公民意识,敢于发出自己声音的人并不多。您觉得这种公民意识的缺乏是不是会阻碍中国民间社会力量的成长呢,您怎么看待中国民主的前景?

姚监复:(社会学家)李慎之告诉过我,中国要民主化要一百年,我说为 什么,他说必须从编小学生的公民课本开始,只有小学生、全体人民都知道公民而不是人民,人民呢,就是毛泽东说的,你是人民你就是人民,你是人民敌人,你就是右倾反革命分子,应该都有公民意识,而这个公民意识的培养,是个相当长期的过程。李慎之估计要一百年,我同意他的观点,要一百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报道。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