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横河:中共政局难题才刚开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24

横河:中共政局难题才刚开始


重庆的案子,在我上周的节目讨论了以后,几天之内形势急转直下。上一次我讨论了在人大重庆开放日薄熙来的表演和周永康到现场对他的支持这个事情,讨论了以后,紧接着就发生了温家宝在人大记者会上有的放矢的讨论王立军和重庆的问题。
然后就是新华网正式宣布中共中央关于薄熙来不再担任重庆市委书记和王立军免职的决定。中共的这场内斗,是暂时告一段落还是刚刚开始,我们今天就想讨论一下。 
从中办文件和温讲话看中央对王、薄的处理
首先,我们把重庆传达的文件和温家宝的讲话做一个对照分析。刚才我们讲了,中共中央已经做出了决定,既然有个中央出来说话,那我们不管上次讨论的时候怎样谈,究竟谁是中央,我们暂时就用这个词,就假定存在着一个统一的中央。
这个中央现在面临的问题很多,都是非常难以解套的。但是有的是迫在眉睫的,有的是可以缓一缓的。最当务之急的,我认为就是怎么样去解释对薄熙来与王立军的处理。我们就在这里选择一些要点来讨论一下。
讨论的依据,就是温家宝在记者会上的讲话,和网上流传的重庆传达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并滞留事件进行调查评估的通报,也就是网上流传的音响文件。
据说是在重庆传达的现场录下来的,为什么要用这两个作为依据呢?首先,温家宝的讲话,因为是一个公开的记者招待会,它民间的版本,官方的版本,还有外媒的报导,这几方面基本上是一致的,所以我们认为这个内容是准确的,就是反映了温家宝当时讲的实际情况。
另外一个就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的通报,我们后面可能的提的时候就只提「通报」这两个字,从网上公布的录音来看,这个通报的本身是真的,但是内容是不是符合实际情况,这个正好是我们需要分析的。如果说这里有虚假的内容的话,并不是说传达这件事情本身是假的,而是说是这个通报本身放出来的假消息。
对于王立军这里面有几点,通报里面第一点确认了黄奇帆、有关领导在领馆和王立军谈话,并且最终是由国家安全部的人员把王立军带回北京的,这个是以前在外面流传的民间版本,得到了最终的确认。但是这通报避开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重庆或四川,究竟是谁派了警车去围那领馆?
其实这是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就牵涉到重庆越界,违反了中国的法律,也违反了中共的家规。重庆究竟有没有犯到这一条?如果说有意避开的话,那么很可能是为事后的处理留下一条后路。
另外,这个通报谈到了29日有一个政治局常委会议,就在那个会议上已经认定了王立军事件的基本性质,就说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次省部级领导私自进入外国领事馆滞留,当时就认定说情况复杂、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等等。
第三点,这个通报里面确认了是最重要的部分,也是最有争议的部分,大家认为很可能是假的。为什么认为假的?就是这里面不符合正常的逻辑。就是王立军案是起源于什么事件。在这个通报里说,是起源于今年128日,王立军找薄熙来说是通报有关重要的案件,与薄的家人有关,由于办案人员为此感到了压力,已经接到辞职信,所以王立军就希望薄熙来予以重视妥善处理。
而薄熙来听到王立军这样讲以后就非常的不满意,然后他就找了市政府和市纪委、组织部等等去商量,就提出要「调整」王立军的工作,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和前一段时间在网络上流传的、和海外媒体流传的,基本上就一致了,那大家也已经都知道了。就是说王立军随后就被削去了权力,然后他的亲信被调查、被打击,而王立军为了自保,一怒之下出走领馆。
就是关于这个事情的起源,是起源于王立军找薄熙来汇报他手下的人调查案子的时候遇到障碍,是和薄熙来的家人有关。这个事情和这个说法,和在这以前《香港商报》披露的内容是吻合的。在这个音响(文件)流传之前,很多人认为《香港商报》的说法太离谱,可是现在看来,《香港商报》至少它所得到的消息是准确的,如果说离谱的话是中央办公厅的解释太离谱了。
离谱在那里?是王立军在中共的这个系统里面、在警界混了28年,而且他大部分时间是在以「贪腐罪名」而引发政坛多次地震的辽宁工作,他所接触到的他的上司或者比较高级别的辽宁的官员,涉到各种贪腐案当中的肯定少不了,如果说它都这样处理的话,他早就进监狱了。
无论王立军是个打黑英雄或者是一个警界的英雄,他的这个打之狠、或者是所谓破案率高,他是指对民众、对级别比他低的官员,不是对上的。即使在重庆的打黑当中,真正被打的最高的是薄熙来的前任汪洋的人马,和没有权势或者权势不够大的民营企业家,真正的有现任政治局常委大佬的亲戚朋友犯案的在重庆一个都不会动的,这是中国官场上的一个基本常识。如果说王立军能够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这么「顶真」的话,他早就不可能活到今天。所以这个说法不符合中国官场的现实。
至于说网上还有人说,即使王立军真的这样么做了,薄熙来也不致于立刻就要把他调动工作或者是把他的权力削弱。他应该有智慧来解决这样的问题,也不致于一下子把王立军逼到死角上去。那是太看高了薄熙来。中国官场上的智慧是对上级的不是对下级的。如果说下级有人胆敢去揭发、去冒犯他的上级的话,在任何地方都是打击报复的,从来就没有需要任何方式、方法和智慧。
而且薄熙来也不可能想到王立军这么经不起批评、经不起处理,也不可能有任何人想到王立军会如此的这么不顾中共的大局,不顾所谓党和政府的形象,一下子跑到外国领事馆去了。所以离谱的地方是这个事情王立军居然会去找薄熙来直接汇报。
至于对王立军的定性和调查,目前在这个通报上面的定性叫作是「一起在国内外造成恶劣影响的严重政治事件」。这个是暂时的定性,最后的定性,很可能要看事态发展的情况和各方面平衡的结果,但是王立军的本人最终作为这整个事件的当事人和替罪羊处理的话,那这基本上已经定了,他不可能有好的结果,这是肯定的。这是对王立军。这一点,温家宝讲话和这个文件本身没有很大的区别。
区别比较大的,是在对薄熙来和重庆的模式方面。在中共中央的办公厅的通报是这样子说的,说是「王立军本人对事件的发生负直接责任,而薄熙来作为重庆市委书记,负有主要的领导责任」。当然在这一句话上和在这之前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讲的是基本上一致的,温家宝讲的是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
也就是说这两个文件,它都停留在薄熙来应该负领导的责任上,或者是用人不当,或者是处理不当。也就是说证明了在最高层,至少目前没有对薄熙来本人和重庆模式提出直接的处理意见或者说没有打算现在就把中共对薄熙来的处理或者重庆模式的处理公开化。
但是这种状况能否持久或者能够维持多久是很值得怀疑的,因为现在的这个措辞叫作「薄熙来不再兼任」。这是一个应急的措施,最终是要有个结论的。一个政治局的委员,一个直辖市的党委书记,就是失踪,他也要有一个交代,他不仅是要给民众有一个交代,他对党内也要有一个交代。
况且这整个事态的发展过程,是在国内和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这在中共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发生的,因此它最终是要有个交代的,这个交代就不是说「不再兼任」就能够混过去了。就像我们上次谈到的「林彪事件」,林彪所谓叛国跑到蒙古去以后,最后还不能够仅仅以叛国罪来给他定性,必须要找到在他之前犯的「路线错误」或者是反对毛泽东、或者是反党之类的这种罪行才能够给大家一个交代。即使是连毛泽东那种时候都必需给大家一个交代,不要说权力远远小于毛泽东的现在这个当局。
况且这个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这里有几方面的因素。第一个是王立军手头所掌握的有关薄熙来甚至是周永康的资料,随着调查的深入这些个资料会越来越多的被中共当局掌握。而王立军绝对不会说为了保薄熙来而隐瞒任何东西,因为当他走进美国领事馆的时候,他至少是和薄熙来就已经是彻底的翻脸了。
如果说这里头有谋反的证据,就是针对现在中央某个人,比如说外面传说的针对温家宝、针对胡锦涛或者是针对习近平,搜集他们的个人资料,如果有这方面的证据的话,中共最高层它不可能去装作没有查到这个资料或者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而把它掩盖下去,因为这危及到它们自己的安危。这是王立军这边。
另外一方面网上传,黄奇帆已经开始大量的交代薄熙来的谋反证据了,尽管这条消息目前还无法证实,但是在这次事件的过程当中,网上流传的消息和分析很多都是在几天之内就被证明是符合实际情况的了。现在看来网上当时传的消息,都是从最高层的某一个派系有意的透漏给它们所能控制的,或者是有一点关系的网站的或者媒体的。
另外,根据薄熙来的性格,因为薄熙来在中共党内基本上是一个「异数」,他有一点「小毛泽东的枭雄性格」,他以前也有多次出格的表现,就包括这次在人大重庆开放日的时候的那种表现。
根据这些,他的性格、他的表现,黄奇帆所交代的内容还是不可忽视的。就是说有相当程度的可信度。不管黄奇帆在以前表现的如何对薄熙来忠心耿耿,在中共的历史上,一个派系在权斗失败以后,明显的失败以后,是不存在个人效忠的,极少见、极少见,相信黄奇帆不会有此例外。
另外一个无法避开的事实,就是现在美国国会已经开始调查了,美国国会要求美国国务院给国会调查委员会提交所有跟这个事件有关的文件,如果说王立军确实留给了美国领事馆的一些文件的话,那美国国会一定会调阅的。所以随着调查的进行,相信有更多的内容会被披露出来,包括可能是部分或者是全部王立军提交给美国领事馆的文件。这就使得这件事情没有办法低调处理。
关于薄熙来的问题的性质,在通报里面没有提,但是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上讲的话可以认为是不点名的提到了。他是在回答完了关于王立军的问题以后主动说的,他说什么呢?他说在这里想讲一段话,我们也走过弯路也有过教训。他就提到了中共中央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特别是中央做出关于正确处理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来,说是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和党的基本路线,并且做出了改革开放这一决定中国命运和前途的重大选择。
这是在整个重庆事件发生的过程当中,第一次有人提到了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很可能要被上升到路线斗争,这是在几十年都没有发生的事情了,尽管在中共过去的二、三十年当中,确实发生过路线斗争,实际上把胡耀邦搞下去、把赵紫阳搞下去都是应该属于路线斗争的范畴,但是并没有提到类似于路线斗争这样的提法。
上次我讲到过中共实际上历史上路线斗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而这一次权力斗争实际上是路线斗争的一个变种,这一次是以权力斗争的形式表达出来的,但是温家宝的这段话,显然又把它放回到路线斗争这个范围里面去了,特别连系到最近几次温家宝提到了文革余毒的问题,所以就很难不把温家宝的说法和重庆的唱红连系起来。
特别是我们注意到在这个中央的通报传达以后,很快的就发生了像乌有之乡这种左派网站被关闭,司马南被禁言,而重庆着名的大礼堂广场立了个告示牌,说是从315日开始白天、晚上都不准在广场唱歌、跳舞,原因是影响周边休息,这实际上就是把重庆公共场合的唱红给正式取缔了。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大家对下面事态的进展应该特别关注的问题。
重庆开放日薄熙来提政法委的用意
正像我前几次谈到的唱红打黑是中共一贯的做法,并不是重庆的独创,十三届三中全会和六中全会决议也从来就没有彻底否定过中共历史上犯下的任何一个罪行。对文革的否定是比较大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彻底否定,因为彻底否定文革就要彻底否定毛泽东。
对文革的否定,它主要是否定文革对中共自己和官员的冲击和斗争。广义的唱红实际上就是对中共历史的歌颂与吹捧,这个也绝对不会由于薄熙来的倒台而结束。最多形式会有所不同或者是名称有所不同。
至于打黑呢?薄熙来在重庆开放日的说法确实是很值得推敲的。薄熙来在开放日提到重庆打黑除了取得成绩,说是在政法委的领导下,公安、检察院、法院、司法、国安和纪委协同作战的结果,而且他提到上头还有市委和市政府的领导,还有上级公检法。这里他就提到了一个政法委。
我们上次也讨论了一下,就是关于政法委,其实中国的法律界和民间早就呼吁要取消了,并不是说重庆一个地方有,也并不是说重庆一个地方所有的公检法整个司法系统是由政法委领导的,而是全国都是如此,所以民间早就呼吁取消,要让司法独立,却一直没有结果。
我们可以看到,凡是中共迫害人权的工具,不管外界如何批评、如何呼吁,总是没有结果的!你像被广泛批评的劳教制度,它实际上根本就不是法律,仅仅是国务院批准的公安部的一个报告,就从1957年一直实行到今天,就是连所谓的最高的权力机构全国人大对此都一筹莫展。提案提了多年要取消,而且用另外一个制度来取代它,结果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连提都不提了。
尽管政法委在中国一直是干扰司法的,一直是在控制司法的,但是官方其实并不去刻意渲染政法委对司法系统的实际领导,它在表面上还是要装做中国是有法律的,而且法律是独立的。
你比如说外交部发言人和国新办的发言人,在被问到关于很多侵犯人权的案例的时候,比如说问到高智晟下落的时候,他的回答一定是说:「这个要按照中国的法律办。」说是严格的按照中国的法律办的,他绝对不会说,现在党的政法委正在领导和协调对这个案子的处理。薄熙来实际上谈出了一个中共并不会在公开场合大肆宣扬的,存在中国政治、法律、生活当中的一个事实。
当然了,某个特定的城市或省份,在特定时间的权力还要因人而异。比如说在重庆打黑的时候,王立军作为公安局长的权力,他就超过那个谁也不知道的,挂名的政法委书记。
所以薄熙来在这里提出政法委,应该是有意的,他并不是随便说说,重庆的那个权力看上去比王立军还要小很多的那个政法委书记,而指的是更高层的政法委,或者直指这个制度。
当他提到政法委的时候,就除了可能是通过提出政法委而推卸重庆黑打的责任之外呢,他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就是要把周永康一起拉下水。就告诉周永康,如果你不保我的话,我会把你也拉下来。因为在开放日那天,周永康是参加了重庆的会议的,薄熙来的话就有可能是说给周永康听的,就是如果你要整我,你也不会有好果子吃,违法乱纪都是政法委干的。他实际上就提醒他。
当然这是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就是打黑变成黑打是全国性的,中央政法委就是全国黑打的操盘手、主要的指挥者,但是被一个直辖市的最高官员、被一个政治局委员在公开场合说出来,那和老百姓说、和专家学者说是不一样的。根据听者的感受,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威胁。
这就可以解释一个最难解的谜。有各种迹象表明,重庆在开放日的那天,中央已经达成了一致,要处理薄熙来了,而身为政治局常委和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却跑到重庆团去公开挺薄熙来,这个不合常理。
尽管周和薄是同党,但是说薄熙来栽了,他要去挺他,和他一起栽觔斗,中共系统当中还没有这种人。所以很可能是在决定宣布之前,去安抚一下薄熙来,不要让他在公开场合撕破脸,说出不可收拾的话来。因为有了王立军的前车之鉴,谁也不能保证薄熙来在公共场合会不会铤而走险。
处理薄熙来不会改变中共的性质
下面就谈下一个可能轮到谁了,很多人都认为下一个是轮到周永康。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可信度有多大。王立军和薄熙来的切割并不成功。我们上次谈到了有几种切割,一种是王立军和薄熙来的切割很难,第二个呢,是薄熙来的周永康的切割很难,第三个是周永康和整个重庆模式和中共的切割很难。
现在王立军和薄熙来切割并不成功,薄熙来已经一定程度的被处理了,江泽民派系受到了打击,但是江派并没有彻底崩溃,也没有放弃,让仍然属于江派的张德江到重庆去接替薄熙来,很可能就是妥协的一部分,当然也可能有别的原因。
而周永康争取的是问责问到薄熙来为止,然而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是由不得周永康的。一方面薄熙来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尤其薄熙来是一个整人的高手,他手头不会没有周永康的黑材料,就像王立军掌握了整薄熙来的黑材料一样。再说,王立军交给美国领馆的材料当中,就有关于薄熙来和周永康密谋阻止习近平顺利接班的内容,那个是《华盛顿自由灯塔》根据了解事情经过的美国官员提供的消息而披露出来的。
这种事情如果是他们真的已经做了的话,知情者就不会只有一个两个,要封所有知情人的口不可能,事情会不会进一步曝光下去,有的时候不是由谁想不想追下去来决定的,就像当初根本就没有人计划把王立军逼到美国领事馆,把薄熙来搞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对于中共来说的话,一方面是你死我活的内斗,另外一方面它又要保住中共的统治。本来这两者是很难兼顾的,但是在强人极端个人独裁的情况下,比如毛泽东时代,这个矛盾就没有那么突出。为什么呢?因为一方占有绝对的优势,他即使是打刘少奇,也是很容易就打下去的。因此,他可以很容易的收发自如,随时可以把内斗停止在把中共自己彻底摧毁之前。
到了今天的第四代、第五代领导人,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首先是个人都有自己的家族利益,而江泽民的派系又有迫害法轮功的血债怕被清算,因此在争权夺利和内斗的情况下,这些因素都要考虑进去。
而在内斗的双方力量相差不大的时候,就会出现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大家都公开避免冲突,以免两败俱伤,就像前些年维持的表面平静那样。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权斗的黑箱一旦打开以后,不可能再关上。而由于没有一方占有绝对的优势,因此整个局势的发展,是任何一方都无法控制的,你死我活的程度很可能会超过毛泽东时代(一方)占绝对优势的那种情况。
而如果我们跳开中共权斗的这个小圈子的话,中共本身它不会因为搞倒一个薄熙来发生变化。我们看到在这之前,广东也开始打黑了;而刚刚通过的刑事诉讼法,则是中国的司法在纸面上倒退了很多,当然它实际操作是一贯如此的,这个倒退也正好是周永康的政法委最乐意看到的。搞倒了薄熙来并不表示中共会有变化。
希望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