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昭明: 周再现身 江胡鬥 军委态度成关键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24

昭明: 周再现身 江胡鬥 军委态度成关键


    在北京发生政变传闻近一周后,323日周永康终于现身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部长马蒂。


这要么说明周永康在过去几天内确实失去某种程度的人身自由,迫于上海江泽民与中央军委压力,胡锦涛不得不放人让周永康上镜;要么说明胡江两派确实发生政治、军事冲突,但谁也无法完全控制对方,只能各自拥兵自保,防止对手突然袭击。


有一点可以肯定,胡、温与周、薄已经在两会上与政治局内大打出手,相互群殴,决不会相安无事。但如果我们深究北京中央的政治逻辑,江派挟中央军委与常委会内63优势之威,理应倾向走党内合法的组织程序一直到十八大,全面逼退胡锦涛。倒是胡派政治生存空间日益缩小,存在极大的军事政变动机,有可能铤而走险发动武力打击江派政敌。
这样,在十八大前,中央军委委员与各大军区司令员、政委的态度就成为整个事态的关键。但问题在于经过过去一周的政变传闻,如果胡派在常委会与中央军委内还没有获得绝对性优势,那么发动突然军事打击的难度陡然剧增,或许胡派只能寄希望于军委首长江泽民在十八大召开前气绝身亡这一“阴阳之变”。
江派倾向组织程序 胡派却有政变动机   
    人大政协两会上,薄熙来与温家宝高调对抗互殴,胡锦涛强行拿掉薄熙来的市委书记,周永康强力反对政治上打倒薄熙来。
319日下午至20日凌晨,北京军警异动,疑似胡派先发制人军事行动。从现有信息看,周永康等曾失去某种程度的人身自由,抑或权力削弱。曾庆红情况不明,是躲,是藏,还是已经到达上海坐镇指挥。
习近平身在北京胡派枪口下,已是胡派刀俎上的鱼肉,被迫表态支持胡派。上海的江泽民仍然安然无恙,老江防的就是胡锦涛这一手。吴邦国、贺国强、贾庆林、李长春在内心感情上是绝对的江派,但在北京复杂的军事政治武力包围中,是否敢于向周永康、薄熙来那样与胡锦涛、温家宝公然叫板对决,难下定论。本次军事政变企图中哪派获胜,江泽民与江系中央军委委员态度已成为关键。
显然胡派铤而走险,动用军事武装,试图武力控制北京的政治局常委会,但却未能全面控制所有的中央军委委员与军委首长江泽民同志。胡派应该是得到了北京军区支持,但显然尚未控制南京军区,其它军区态度不明朗。胡派力求先发制人,掌握主动,强迫上海的江泽民接受强加于周永康、薄熙来头上的“反党”“叛徒”定性。
    然而322日新华社上海电《全国政法宣传工作会22日在上海召开 周永康致信》,显示出来自江派大本营上海更多的信息。首先,全国政法宣传会理应在中央首都北京所在地举行,但电文明确表示是在上海召开,而且是以新华社上海电的名义。这是江派向外界发出的一个重要信息,上海仍在江泽民控制中,上海已经成为新的中央所在地。
第二,以“周永康致信”的名义来发电文,表明周永康在北京已失去某种程度的自由,江泽民在上海的中央坚决拒绝胡派通过海外媒体强加于周永康“叛徒”定性,周永康仍是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江泽民坚决不同意胡锦涛违背党内组织原则在北京武力恫吓中央领导人的政变做法。
第三,“政法委副书记王乐泉出席会议并讲话”,表明王乐泉已逃出北京,安全到达上海,开始在上海负责全国政法工作,政法委的名器与政法这块阵地是不能轻易丢给胡派,在胡派将各地约3300名政法委书记召集到北京前,先下手召集到上海表态。
第四,电文中“周永康指出,近年来,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正确领导下”,表明目前胡、江双方谁也没有把握全胜,正在寻求和平谈判解决,但江派谈判的前提是立即恢复周永康自由之身,胡锦涛还是名义上的总书记,大家再来谈判。
    纵观胡派在北京军事行动前后所作所为,在技术操作层面却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
    首先,胡派在网络释放烟雾,说是周永康带武警到中南海首先发难政变抓人,但一开始就被反制、被抓捕。这个政治借口太牵强,难以服众。胡、江双方就薄熙来、王立军事件交恶已久,大家原本戒心就已经很高,如果周永康真如胡派所说是首先发难,那周永康一定是作了战则必胜的精心准备,怎么可能一开始就被反制。
所以制造这么个拙劣的政治借口,只能说明胡派智囊班子的功就力到底还是差了些。周永康曾经失去自由的事实,只能说明周永康太大意了,是胡派做了战则必胜的精心准备,先发制人。 
    其次,胡派在海外到处放风,说是江泽民定性周永康是个“叛徒”,强迫江泽民接受这个定性。如果说胡派不仅抓了周永康,而且还抓住了周的大老板江泽民,胡派这么先发制人制造舆论势头,还真说得过去。但问题是如果没有把江泽民拿在手里,还这么硬来,那么江派在上海来个“新华社上海电”,胡派们可怎么向公众交待,这不是自抽嘴巴,没有退路了么!
    第三,胡派为了掩盖成功离间薄熙来、王立军之阴谋术,制造烟雾说王立军是因为调查薄熙来太太谷开来的经济问题而与薄熙来闹翻,所以才被薄熙来从重庆政法口拿下。
这个借口太拙劣,王立军混迹中共官场已久,且官至副省部级,想必一定对党国官场潜规则了如指掌,那就是查谁也不能查自己的顶头上司与其家人,不明白这个道理想在官场青云直上,尤其是政法口里连升三级根本没可能。
所以胡派班子制造这么个拙劣的理由,实在难以说服党内大多数,只能说明其阴谋技能尚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三讲”第一条是讲学习,庆红同志这话没错!   
    第四,胡派们一直指控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打黑是刑讯逼供、以黑打黑。在中共所有地盘里,哪个地方不搞刑讯逼供,哪个时代年代没搞过刑讯逼供?对高岗、彭德怀、刘少奇都搞过,林立果才讲话,首长身体哪里经受得住这么折腾,那林彪与叶主任才深夜逃跑。
不仅我们党历史上搞过,现行就更多了,茉莉花行动与刘晓波获得诺奖后,全国各地维权人士、律师、知名独立知识分子普遍受到当地公安的暴力恫吓、刑讯对待,如四川的陳衛、冉雲飛,山东的陳光誠,北京法學博士滕彪、維權律師江天勇、独立知识分子余杰,廣州維權律師劉士輝、唐荊陵,还有著名的高智晟律师,他们哪个没有受到过当地公安的暴力刑讯对待,为什么胡、温只盯着律师李庄在重庆的司法冤案?
有那么多维权律师遭受公检法暴力对待,这时胡、温的政治慧眼哪里去了,这是不是胡、温再次的选择性失明?咱们党一直以来就是黑社会的做派,在哪个地方不是以黑打黑?任何一个地方的公安都是当地最大黑社会,单讲重庆薄熙来、王立军以黑打黑、刑讯逼供,这是不是胡、温的又一次选择性过敏?!所以逃到国外的知名作家余杰才讲话,温家宝与薄熙来的关系是「黑与更黑」的关系。
    反观江派反制胡派的政治技术操作,一条「新华社上海电」的电文,立刻让胡派由咄咄逼人的主动变为不知所退的被动。如果我们抛开立场的对错,但从技术操作层面讲,上海老江这一手更专业更地道更老练,这是一个只有在中央核心层内工作过多年,且经历了毛、邓时代大风大浪的政治家在关键时刻才会露的一手,难道是曾庆红同志已经安全到达上海,坐镇指挥?
还是江泽民仍然思维敏捷行动方便,以前步履蹒跚、屡屡生病的把戏只不过是效法毛主席考验刘少奇、林彪的策略,来考验胡锦涛城府的伎俩?有一点可以肯定,江泽民同志与毛主席的结论应该是一致的。
    那么胡锦涛为什么要突然发起军事武装行动? 事情起因完全因为十七大,曾庆红“一下三上”在政治局常委会上形成63绝对优势,有利于江、曾力挺的习近平十八大党政军全面接班,同时江泽民以军委首长的身份仍牢牢掌握住中央军委,作为军委主席的胡锦涛在政治局常委会与军委中处于劣势,很难办成任何事,即使在两年前给中央军委开了民主生活会,也难以撤换军委委员。
而十七大上通过的关于军队与党中央、中央军委、胡锦涛的关系是这样表述的:“始终不渝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原则和制度,坚决反对一切否定和削弱党对军队领导的错误思想观点,一切行动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胡锦涛主席指挥。”  
    这一表述学问颇深。首先,“党中央”、“中央军委”不是作为形容词定语修饰“胡锦涛主席”的,而是作为名词主语(或宾语),与“胡锦涛主席”并列,形成三个名词性主语。以前领导人称谓是“党中央毛主席”,“党中央”是作为形容词定语来修饰名词性主语“毛主席”,意思是毛主席就代表党中央。
其次,“党中央”、“中央军委” 排名在“胡锦涛主席”前,依照军队政治灌输逻辑,军队服从指挥的优先顺序依次是党中央、中央军委、胡锦涛。第三,胡锦涛并不一定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当“党中央”、“中央军委”与“胡锦涛主席”发生冲突时,军队首先服从的是党中央、中央军委。
    那么具体到“党中央”,到底谁有资格代表?
第一,依据中共惯用的政治逻辑,邓小平曾对江泽民说过,“毛在毛说了算,我在我说了算,什么时候你说了算,我也就放心了。”现在江泽民还在,他是我们党的第三代核心,胡锦涛从来没有被封为第四代,更没有核心之说,所以在政治逻辑上,江泽民仍是党中央。这个政治逻辑,没有对错之分,是毛、邓时代就定下的惯例,别人想推翻这个政治逻辑,那要靠军事实力说话才行。
第二,从我们党章的组织原则来讲,抛开我们党的代表大会、中央全会,最终所有重大决定都由政治局、常委会来投票决定,所以政治局常委会是党中央的具体代表。
但根据我们党党史,在重大历史关头,核心们往往抛开政治局与常委会的合法运行程序,进行权术或是武力操纵,来达到常委会与核心们保持一致。无论操纵与不操纵也好,总之常委会中的多数票代表党中央。具体到谁来代表中央军委? 当然是军委委员的票数了,但实质往往是核心们在操控军委成员的投票意向。
    从十七大之后形成的政治与战略格局看,由于江派死死把住政治局、常委会优势,死死握住中央军委与中央政法委这两把刀把子,只要坚持党内合法的组织程序,将程序走完,胡锦涛就失去了所有的政治与军事空间,根本没可能连任军委主席,也根本不可能在十八大上形成有利于李源潮、李克强、令狐计划接班的绝对优势,到时候就是习近平顺利接班组阁,江派平安着陆,可以睡安稳觉了。胡派倒是会全军覆没,就算江派开恩放胡锦涛一条生路,但那些为胡锦涛冲锋陷阵的班底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在十八大人事确定前发动军事政变置对手于死地,只有胡派有迫切的政治动机,江派是绝不愿意的,是愿意走党内合法的组织程序的,这也是为什么胡派能限制周永康人身自由的原因。
    但今天,由于胡锦涛在北京开始了限制周永康自由的军事行动,政治局常委会已经是在枪口之下,原本有利于江派的63肯定是要打破了,但到底是几比几,已经不再重要,因为枪口下的投票已经没有任何合法性上的意义,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军委与各大军区司令员、政委的态度起决定性作用,他们到底挺谁,不挺谁,还是保持中立。
    现在北京军区房峰辉应该是支持胡派,南京军区应还听命上海的江派,其他军区的态度还不明朗。
我们可以做一预测总结:
    一、 若胡派在抓捕周永康,同时也将军委副主席、军委委员全部拿下,那胡派获胜的机会会有60%~70% 
    二、 若胡派在抓捕周的过程中,只控制了在京的部分军委委员,部分军委委员身在外地或是已逃出北京,其中以军委副主席、总参谋长最为重要,那么胡派与江派获胜机率各占50%左右。
    三、 若胡派基本上没有控制住中央军委,加之老江尚能行动说话,且坐镇上海,那胡派获胜的机率只占40%左右。
    以上只是大概分析,还有许多不可控因素,比如曾庆红同志下落到底如何,他可是江派谋略上的主脑,还有就是外国势力插手的情况。
有一点可以肯定,美国早已插手,在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前就已插手,那还是基辛格访问重庆时就已插手(这一段我们另文详述),貌似支持胡派打击薄熙来、周永康、习近平、江泽民,貌似帮助胡派制造“周、薄联手要整垮习近平”的政治口实,实则愿意坐看中共党内权斗、中共(国)分裂,坐收渔翁之利,来保证美国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军事、文化优势(霸权);
这是美国一切从利益角度出发的思维方式决定的,现在美国之音的口径已经变了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按照我们党一贯宣传的那样,胡、温才是勾结海外敌对势力,妄图分裂党分裂国家,引狼入室,让外国势力插手党内斗争的罪魁祸首。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由此看来周永康、薄熙来真是我们党内的人才,林彪与“四大金刚”不敢干的事他俩敢干,望二位再接再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在胡派北京军事行动后,江派已占有党内组织原则上的道义上风,而胡派则占了突然发动军事行动的势锋优势,结局到底如何,实在难下定论,变数太多。有一点可以肯定,为六四翻案的时刻不远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真相就要大白于天下。记住,无论中共哪一派来翻案,都是在时势逼迫下所为,并不是出于真心,就像黎元洪在武昌首义枪响后,在下级官兵们的枪口下革命一样,都是投机!
    附文:
    全国政法宣传工作会22日在上海召开 周永康致信
    新华社 
    新华社上海3月22日电 全国政法宣传工作会议22日在上海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致信对做好当前政法宣传工作提出要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王乐泉出席会议并讲话。
     周永康指出,近年来,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正确领导下,政法、宣传两条战线的同志们团结协作,创造性地做好政法宣传工作,为政法机关忠实履行法定职责创造了良好舆论环境。面对新形势,望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深入宣传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统筹把握新闻传播规律和政法工作规律,统筹建设好、运用好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不断增强政法宣传工作的覆盖面和传播力,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对政法工作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为促进政法事业发展进步、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保障社会公平正义、推动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建设作出新贡献。
     王乐泉强调,各地各部门要认真贯彻落实周永康同志的批示精神,充分认识新形势下加强政法宣传工作的重要性紧迫性,切实增强责任感使命感,着眼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大局,紧紧围绕政法中心工作,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唱响主旋律、打好主动仗,努力实现新闻舆论效果与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要深入开展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宣传和普法教育活动,不断增强广大群众的法治意识和法律素养,努力形成人人崇尚法律、遵守法律、维护法律权威的良好社会氛围。要加强先进典型宣传,紧密结合“忠诚、为民、公正、廉洁”政法干警核心价值观教育实践活动,用公正廉洁执法的先进典型感召人、激励人、鼓舞人,树立政法队伍在人民群众心目中可亲可敬可信的良好形象。要加强政法信息发布,要适应信息化条件下政法工作面临的新形势,满足人民群众对政法工作的新期待新要求。不断加大执法司法信息公开力度,积极回应群众关切,以公开促公正、以透明保廉明,增强人民群众对政法机关的信任度、满意率。要虚心接受社会各界和新闻媒体的监督,对反映的问题核查属实的,要及时依法依纪查处极少数害群之马,第一时间作出回应,给社会一个交待,对舆论监督内容不实或者有偏差的,要第一时间作出澄清,争取更多群众的理解和支持。要加强重大主题宣传,认真宣传政法工作的重要安排、重大决策、重点工作和创新举措,生动展示政法事业发展进步的丰硕成果,突出反映政法工作改革创新的特色亮点,使广大人民群众通过全面认识政法工作,进一步增强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和信心,为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提供有力的思想保证、舆论支持、精神动力。
    全国政法宣传工作会议的主要任务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和周永康同志在政法宣传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交流政法宣传工作的经验做法,分析面临的形势和存在的问题,研究部署下一步工作,为政法事业发展进步营造良好舆论环境。
     最高人民法院和上海、江苏、浙江、广东、广西、四川党委政法委主要负责同志在会上介绍经验。中央政法各单位、中央宣传主管部门有关负责同志,河北等10个省(市、区)党委政法委主要负责同志,各省(市、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政法委有关负责同志出席会议。 



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