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妇女社会地位国际排名仅列全球第132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09

中国妇女社会地位国际排名仅列全球第132位





在欧洲,妇女收入平均比男性收入低百分之十六点四。
在欧洲,妇女收入平均比男性收入低百分之十六点四。
Getty / Matt Herring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一年一度的“三八妇女节”又到了!时至今日,一百多年过去了,世界各国女性的权益都获得了极大的提高,尤其是在西方民主国家,女性参政议政的比例极高,女性高收入群体也占相当大的比例,随着女权运动影响的深入,西方女性可谓是真真正正的半边天。然而在中国,女性问题显然要复杂许多,也严重许多。

中选网上作者胡赛萌的文章说,在国际上,有常用的七项指标来衡量妇女的社会地位,即妇女就业率、对待男婴女婴的态度、男女青少年入学比例、男女青年就业比例、妇女在国家机构重要领导岗位上的职务比例、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妇女个人财产在社会财富中的比例。


如果以此标准来判断中国的话,除了56%的妇女就业率为世界第一之外,其它六项指标均不理想。如果按照这些指标综合衡量,在全球160多个国家中,中国的妇女地位仅排名第132位。


为了方便大家对中国女性的地位有一个更清晰更直观的体会,我综合网络上各方资料,整理如下。有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底,全国的女性省委常委会总共只有34名,且大多都为副职或虚职,其中只有主政福建的孙春兰是现任中唯一的一位女省委书记。而在权力金字塔顶尖的中共中央委员会中,女性委员更是只有区区13名,占比不足6%。


而在经济商业领域,我国女董事的平均比例只有10%,大大低于国际平均水平。不过,相比于政治经济领域的状况,中国女性在色情行业则显得十分活跃。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一篇讨论中国性病的文章中提到,中国在2009年从事卖淫的女性的人数约为4~6百万,整个色情产业的规模约为五千亿左右。


在浩浩荡荡的色情从业大军大众,既有尚未成年的孩子,也有还未毕业的学生,更有怀有身孕的母亲……我们能想象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和场景啊!每当扫黄风暴袭来的时候,看到那些衣衫不整、双手捂脸哭泣的孩子和母亲,我总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跟痛苦! 温家宝总理不是说过,要让人民有尊严地活着吗,可是他治下的民众却屡屡成为扫黄警察的战利品。




究其原因,这个特殊的国情不是因为男尊女卑的封建传统,也不是重男轻女的落后思想,更不是“自古女子不如男”的混蛋逻辑。毛泽东之所以可以从文工团挑选舞伴,因为他有权力;武则天之所以可以从大臣中选男宠,因为她也有权力。


所以,男女之间所谓的不平等其实是个伪命题,其归根结底是权力的不对等,或曰权利的不平等,这就好比中国当下贫富悬殊的根本原因并非由于收入的不对等一样,而是因为政治权利的不平等,和公平正义的缺失。在仍处于后极权时代的中国,公民生活中最重要的资源——政治资源被权贵集团所垄断。


文章又说,专制制度最大的特点之一便是权力运作的不透明,权力斗争常常伴随着黑箱操作和密室阴谋,而这恰恰是男性所擅长的,也是雄性动物所乐此不疲的游戏,历经数千年而不衰。更重要的是,权力的黑箱操作从始至终都贯穿着阴谋、血腥和残忍,这与女性的善良、纯洁和无私格格不入。


因此,在权力的争夺中,女性必然落败,而当女性被挤出权力角逐的游戏之后,其社会、经济地位自然就一落千丈,其悲惨而凄凉的命运早就已然种下! 


在当前社会之下,男性依靠其自身特点垄断权力,并通过权力来捞取其它社会资源; 而女性则不同,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里,女性只得以自己的身体跟青春从男性手中换取其它社会资源,这也就逐渐形成某种富有中国悲情色彩的特殊行业,也造就了中国女性的某种悲剧性命运。


尽管中国也有像李小琳、朱燕来等这样成功的女性,她们的风光固然胜似中国千万男性。然而,她们的风光却依然是取决于其父辈的权势,说到底,还是从某种程度上以另外一种方式借助了男性的政治资源。


所以说,倘若要真正实现男女平等,就得把男性所擅长的权力游戏给制度化、透明化,让这个游戏少一分阴谋,多一份阳光,少一分虚伪,多一份真诚,少一分血腥,多一份温暖,让女性也参与其中,使其充分发挥细致、专注和宽容的特质,让政治活动更好地服务于公民生活。


如今,尽管扫黄运动依旧,但中国庞大的色情从业大军依然有增无减。男人是女人生下来的,很大程度上也是由女人教育出来的,一个民族有什么样的母亲,这个国家就有什么样的未来。女人之所以伟大不但因为其创造了生命,而且在于其母性的坚韧和宽容,更在于其无私地奉献。一个不知道尊重女性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国家,一个歧视女性的民族更是野蛮的民族。


胡赛萌的文章最后强调说,当新时代的中国知识女性还在为“干得好”还是“嫁得好”而纠结和争论之时,当我们发现海峡对岸的蔡英文活跃政坛之时,当我们看到大洋彼岸的希拉里斡旋列国之际,我们不得不无奈地承认,自己的女同胞们却依旧还在风月场里陪男人调情,或者在全国两会上充当花瓶而已。


所以说,只要中国一天不民主,权力运作一天不透明,那么,要想真正实现男女平等,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北京周西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