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甘孜11藏人被判刑 受压僧俗欲逃亡者众(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3-24

甘孜11藏人被判刑 受压僧俗欲逃亡者众(图)



四川甘孜州炉霍县和色达县的11名藏人被控在一月下旬抢劫、妨害公务等,近日被法院判处三至十三年刑期。海外藏人分析,当局如此迅速处置藏人,意在阻止藏人反抗。阿坝县格尔登寺一名去年被逐的僧侣星期五接受本台记者专访时称,许多藏人都想逃亡,但在严控下,难以成行。他一再使用“压抑”来描述藏人心境。

藏人及藏族僧侣抗议中国当局在西藏实施高压政策。 (法新社资料图片)
今年农历新年1月22日起,四川甘孜炉霍县和色达县藏人发起大规模示威,并与军警发生冲突,武警开枪镇压,造成多人身亡,数十人受伤及被捕。一个多月后,被捕者被判刑。《新华社》本周三罕有地发出报道,指四川省炉霍县、色达县法院近日分别对两起案件进行一审宣判,以抢劫罪分别判处被告人巴多、柔吉尼玛、机卫、更托、更绒泽仁、四郎达吉、西绕绒波十三年至十年不等有期徒刑,并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和罚金;以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分别判处才杨、克江、泽让等七年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

m0323-ql2pf3.jpg
图片: 藏人游行抗议中共在西藏的统治。 













炉霍法院认定,巴多、柔吉尼玛等人在聚众打砸抢事件中,伙同他人用石头、木棒等对当地信用社、派出所、警车、公安局老办公楼等进行打砸,损毁公私财物,七人均系首要分子,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依法严惩。色达法院认定,才杨、克江、泽让等四人起哄闹事,任意损毁公私财物,造成当地沿街商铺无法正常营业。构成妨害公务罪。

报道称,其委托的辩护律师也分别发表了充分的辩护意见,包括被告人亲属在内的社会各界群众旁听了案件审理。

不过,外界至今并不知道开庭日期,当地媒体也没报道庭审情况。流亡印度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助理负责人江百木浪周五告诉记者,他们事先也不知情,目前正在了解:“我们也在进一步了解过程中,11个藏人被判刑,这些藏人是两个县的,色达县和炉霍县的,三月份青海那边也是,有人被抓不到一个月就被判刑”。
m0323-ql2pf4.jpg
在中国大部分藏区的藏人的生活依然贫困。图为青海藏区一户藏民。 










印度“藏人行政中央”刊物《西藏通讯》编辑桑杰嘉指法院不公正:“没有像他们自己宣传的什么破坏,根本没有,但是这次他判得非常重,而且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就判了。之前西藏发生这种事情总是这样,根本不是一个公正的判决”。

他说,以往判刑很多时候都不会公开,这次公开报道,说明官方希望达到恐吓藏人的目的,“2008年以后,判了很多人,但大多是不公开的,秘密判刑,这次他却公开报道判了11个人,这种方式是为了吓唬,恐吓藏人”。

江白木浪说,当前西藏局势紧张,藏人自焚与和平示威,正在蔓延。也说明中共正在加大严打力度:“中共在加大严打措施,藏人示威游行是政治事件,但是当局编造藏人闹事或者扰乱政府机关等等罪名,欲加罪名”。

m0323-ql2pf2.jpg
藏族僧侣挂上自焚者的头像,抗议中共统治。










居住在四川阿坝县的一名匿名前格尔登寺僧侣周五告诉记者,他们不知道有藏人被判刑,并表示,当地许多藏人都想离开:“这边的环境太压抑了,我们不想待在这里,大部分人都想离开,年轻人,少数民族差不多都是那么想,想去的现在这些路都过不去了”。

记者:印度那边,都封住了吗,山上都...?

僧侣:封锁了,嗯,现在封锁得很厉害,以前很容易过去(逃亡),现在不行了,封锁得太厉害。

记者:现在会不会(武警)随时会开枪?

僧侣:好像他们是这么说。(现在)那个环境就是很压抑的感觉。

记者:遇到巡逻的怎么办?

僧侣:谁也不理谁。他们要查身份证,很麻烦。

记者:现在你们就业,有没有问题?

僧侣:就业非常麻烦,有些(藏人)是语言不通,各个方面都有很多因素。

记者:你们有没有低保,如果没有工作,政府给不给钱?

僧侣:我没有啊,我刚(从寺院)出来,我出来的时候,找过他们(政府),他们不理我。低保倒有,我没有低保。

去年3月16日,格尔登寺僧侣彭措自焚抗议当局,其后僧侣和藏民与公安发生冲突,当局一度切断寺院与外界的联系,大批僧侣被逐出寺院,这位僧侣表示,目前在一家汉族人经营的店铺工作,要24小时值班:“工作差不多一千多元,干得非常辛苦,一天到晚给他们打工,一个月只给一千多”。

记者:每天工作多长时间?

僧侣:24小时,晚上还要工作,晚上我在这里睡,现在就我一个人管这里,全天候值班,晚上生意好的话要起床,心情特别压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