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09

右派作家铁流力挺茅于轼:公诉毛泽东无惧断头(图)

转发此新闻:
        茅于轼痛骂毛泽东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茅于轼,连中共党内老人辛子陵也成为中国左派狂热分子的箭靶,以乌有之乡为代表号召公诉二人的声音高潮迭起, 将中国的左右之争与毛泽东的重新评定再次推向前台,与之相对,曾被定为右派的中国作家铁流也针锋相对,连连发声,指责左派与某政治野心家上下一气,企图借 毛泽东知名谋取权力,将中国再次拉到毛时代的恐怖社会中,称自己将坚持公诉毛泽东,即使断头也在所不辞。

        自6月6日《参与》连续发表铁流的《我为什要倡议全国五七难友团结起来起诉毛泽东》、《乌有之乡左先生,你们“公诉”错了人》两篇文章。

        铁流在文章中称,毛泽东这个一心想“万岁”的暴君死去了几十年,可他的“思想”没有死,“精神”没有死,他的头像至今还挂在天安门楼,他的孝子贤孙大有人 在。不少政治野心家和中共党内极其顽固的左派,无时无刻不在利用他不散阴魂反对箝制党内外的改革派和民主派,企图扭转时代前进的车轮。

        他说,现在一些政治野心家和毛派分子上下勾结串通一气,以高举红旗为名,大搞“尊毛去邓”的复僻活动,公开叫嚷为“四人帮”翻案,“打倒现代走资派”,重启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近来他们借用毛派老巢的“乌有之乡网站”,在全国发动所谓的“公诉汉奸、卖国贼茅于轼、辛子陵”的违法活动,大有“黑云压城 城有摧”之势。他们不是在“公诉”茅于轼一人,是在“公诉”全国五十多万受毛泽东长达二十多年政治迫害的亡灵和倖存不多的老人。同样,他们不是在“公诉” 辛子陵,是在“公诉”党内所有的民主派和改革派。

        乌有之乡号召的公诉运动还吸收了毛泽东生前警卫的联署声援以及来自北京和地方的左派支持力量,他们纷纷利用座谈的形式向茅于轼等人发难。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共高层对此未置一词。

        铁流指,今天乌有之乡一伙毛派分子敢如此含血喷人,定有暗藏在高层里面个别毛左在支持。似有意指责在重庆举起红色大旗的薄熙来,乌有之乡网站据称也在此前前往重庆,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

        这些躲藏在高层里面的个别毛左人物,为了抢班夺权进入十八大领导班子,借用纵用乌有之乡一帮利令智昏的狂热分子,制造了这个“公䜣”闹剧,企图再次把全国人民拖入红色血腥的争斗旋窝。

        铁流还在文章中揭露,毛泽东创制的特权专制体制造成了他的穷奢极慾、好大喜功。那个年代全国人均存款不足2.5元人民币情况下,他个人却拥有1.4亿元巨额 存款,是毛中国第一首富。毛在农民饿死三千七百多万的恐怖大饥荒时期,耗费巨资在全国各地为自己修建豪华行宫,仅韶山滴水洞就耗资一亿多。如果把用于毛建 造豪华行宫的钱用于购买粮食,三千七百多万饿殍就可以活下来。毛泽东的豪华行宫在全国有61座。毛泽东剥夺全国作家创作的稿费,自己一人却独占巨额稿酬, 文革期间全国印刷机构差不多在为他一人服务。

        在国际上,好大喜功的毛泽东为了谋求第三世界的“老大”,不惜慷国民之慨,超出国力援助亚、非、拉那些与本国人民为敌的无赖政权。即使是在饿死几千万农民的大饥荒时期,中国对外援助的力度也有增无减,本来应该用于中国人救命的大批粮食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流氓国家。

        他列举阿尔巴尼亚,称这个“躺在中国人身上过日子”的国家1954年以来接受中国近90亿元人民币援助。平均40个中国人养活一个阿尔巴尼亚人。与此同时, 受援国对中国援助的物资却肆意挥霍。中国援助的水泥、钢筋到处用来修建烈士纪念碑,阿尔巴尼亚2.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修建了1万多个,平均每两公里就 有一个。

        铁流引述,一位历经毛泽东灾难年代的网友的话说:“不只三年大饥荒时期大批饿死人,整个毛中国时期饿死人的现象一直没有间断过。多数人尤其是农民长年吃不饱肚子,依靠今天连猪狗都不吃的野菜杂粮充饥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普遍景观。”

        另外,文化生活异常单调贫乏。“没有舞厅、没有歌厅、更没有茶室咖啡馆。中外名著和文史巨著全被打为“封、资、修毒草”,要看书只能看毛选和毛语录;年轻人若胆敢看言情、武侠小说,一经发现就会被“举报”,就会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批斗、坐牢甚至枪毙。

        还有,个人行动自由完全被剥夺。农村青年只能在自己村的土地上没日没夜按村官的指令超负荷劳作,外出或进城要村官出具“介绍信”,否则寸步难行。城镇青年的 一举一动则受到街道居委会的严密监督管辖。婚姻恋爱基本不能自主。个人婚姻多靠“组织”安排或事先要向“组织”请求报告,谈个自由恋爱要冒坐牢风险。


        在没完没了的造神仪式和无聊庸长的大会小会。城镇职工法定的周末和节假日,都被这些节假日大多被开会、学毛著和没完没了的政治活动所侵占。无休止的政治运动 和阶级斗争害得人人自危互为仇寇。毛中国的政治迫害摧毁了一切温情脉脉的 亲情友情为了表忠或自保父子反目、兄弟成仇、夫妻为敌,多数人惶惶不可终日。

        他警告并提醒,乌有之乡公诉错了人,从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卖国贼与投机者。中共当权者必须正视历史,彻底和毛泽东切割,逐步地有限地开放 舆论,建立和键全党内三权分治的制衡机制,然后加大民主进程扩大到党外群团。这条创新思维的建国之路’必然有风险、有争论、有起伏,有斗争,但只要坚持不 懈地走下去,就会民富国强开万世太平。至于在前进路上所出现的一些失误,例如分配不公,官员贪腐,权钱交易等诸多弊端,究其原因是毛泽东专横体制未彻底清 除所留下的怪胎,决不是改革开放的结果。

        铁流强调虽然自己曾经是个狂热的拥毛分子,但现在主张倡议起诉毛泽东绝非个人恩怨,而是六十年来所见所闻形成的爱恨观念,所以绝不允许他的黑恶势力捲土重来,国家民族再回到啼饥号寒年代。“为此批毛揭毛是自负的历史使命,纵掉头断脑在所不辞!”

        原成都日报编辑铁流本名黄泽荣,笔名晓风。1957年反右时,被划为右派,七君子反党集团之一,关押劳改长达23年。1980年平反。从2007年4月开始 上书,要求胡锦涛兑现承诺批判毛泽东。2010年他表示,在胡锦涛卸任时,将发出第10封《公开信》。2008年,铁流和其他 “难友” 创办了《往事微痕》小册子,主要发表右派难友的回忆文章,但在2009年8月遭当局查禁、收缴。2011年6月1日铁流发出倡议:“全国受害的五七人团结 起来,向最高人民法院起欣毛泽东践踏宪法,破坏党章,无视生命,枉法杀人的血腥罪恶”,收到诸多回应。
文章推荐: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第十七轮散步公告

胡锦涛墓地

如何安全地在墙内传播敏感文章?

播撒茉莉花的种子

中国民主运动安全手册

思想启蒙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
匿名评论的方法:文本框下面有一行“评论:Select profile...”,点击下拉框,选择“Anonymous”,之后就可以匿名评论了。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