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2

余文生妻子许艳再被以涉嫌“煽颠罪”传唤

转发此新闻:
许艳4月1日突遭传唤(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许艳4月1日突遭传唤(维权人士独家提供)


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41日上午在家门口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数小时,她的手机也被警方从其孩子手中强行抢夺,给孩子造成惊吓。许艳表示,警方希望她不要发声,而她对于丈夫的情况深表担心。

王宇律师41日发布消息说,接到许艳母亲电话,上午845分,许艳和儿子在她家楼下被警察控制,手机被没收,许艳被警方带走。

许艳当天傍晚向本台表示,她被徐州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传唤,下午4点多才获释:

“今天早晨我带孩子准备出去玩的,因为今天周日,刚到楼下徐州铜山区的警察就传唤我到派出所,从早晨大概八点多到下午四点多。刚回来。”

记者:“他们传唤您的理由是什么?”

许艳:“还是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主要还是希望我不要发出声音吧。”

这已不是许艳第一次被传唤,今年127日,余文生律师被抓一周后的夜晚,许艳遭到北京广宁派出所传唤,至28日下午才放她回家。

许艳向本台表示,余文生被抓、她被传唤时儿子都在身边,对儿子的情绪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他传唤我的时候我就把手机给孩子了,然后他们就追着孩子,从孩子手里拿走的。当时孩子也受到一些惊吓。我作为母亲很心疼孩子,余文生被带走的时候也是带着孩子,后来到家里传唤也是在孩子(在的)当场,两次传唤我也是孩子在场。我也跟警察表示过,希望不要在孩子在家的情况下(传唤),可是已经好几次都让孩子经历这些,我非常难受。”

许艳又强调,比起他们母子二人的情况,她更担心的是遭到羁押的丈夫余文生:

“虽然我今天和孩子都受到惊吓,我现在还是更担心余文生的情况,因为余文生已经两个多月一直都没有让辩护律师会见。我还是更担心余文生,毕竟我和孩子暂时还是自由状态。”
2018年1月16日,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展示北京司法局的吊销执业资格通知书。他估计自己日后再无可能在中国执业。(余文生独家提供)
2018年1月16日,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展示北京司法局的吊销执业资格通知书。他估计自己日后再无可能在中国执业。(余文生独家提供)

今年119日,余文生律师在住所附近的停车场被大批警察带走,后被以“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127日,余文生被易罪“煽颠”,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关注许艳的重庆律师何伟41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从人情人伦的角度,许艳为丈夫呐喊呼吁并没有什么错,当局以“煽颠”为名进行传唤显然是有问题的:

“作为她丈夫余文生到底有没有犯罪,以及许艳的行为到底有多少出格,这个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她作为妻子,她有没有基于伦理的合理需求、合理必要去呼吁、去呐喊。作为公权,对这种情感需求或者人伦需求上的打压,已经不是一个法律的问题,是一个伦理道德的问题,人性的问题。”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