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1

中美“贸易战”中共两种声音 专家分析

转发此新闻:
  中美贸易摩擦国际聚焦,中共内部则出现两种声音。


习近平博鳌论坛讲话,提出了大幅放宽市场准入、加强智慧财产权保护以及主动扩大进口等多项措施,看似都是回应美国的指控。尽管最终效果如何尚无定论,但同过去一段时间来中共官媒及官方叫嚣打“贸易战”的“强硬”态度迥然不同。

两种声音
在官媒叫嚷贸易战,中共外交部、商务部和驻美使馆纷纷表态要美国打一场同等规模、同等程度和同等力度的贸易战,并奉陪到底的同时,中共当局内部一直有不同的声音。
原中共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曾经担任中国加入世贸易谈判首席代表的龙永图,日前在大陆都高端论坛上表示,不赞成“贸易战”这个词。
“实际上我们看一看特朗普(川普)这个行动,无非是他首先发起了一个对中国的贸易政策行动,我情愿用一个trade policy(贸易政策)来讲。特朗普完全有权利这样做,那么我们中国当然也做了回应。”
在他看来,“贸易本身就是一个交易,就是一个妥协,就是一个谈判的过程。”他称自己“现在最怕的就是我们中国的,也包括外国的一些一知半解的专家”过度解读。
龙永图接受陆媒采访还称,对贸易纠纷也好,处理贸易逆差也好,最好的办法是“表现出更加开放的态度,采取一些具体的开放市场的措施”。同习近平博鳌上宣布的“开放措施”方向一致。
此外,中共商务部欧洲司原司长孙永福、中国人大教授时殷弘等人也认同龙永图的看法,为“贸易战”的说法降温,认为可以找到解决办法。
近日,中国经济学者程晓农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希望贸易战的人尽量把“战”夸大,恨不得马上打起来。但国内很多人不希望中美发生冲突,说话就比较谨慎,就说“贸易摩擦”。而中共关于贸易摩擦的讨论一直回避两个关键问题。

一:中共长期靠美国获得经济繁荣
程晓农表示,如果一个国家长期赚一个国家的钱,而不让另一个国家赚自己的钱,贸易就会出现不平衡,出现所谓的一个国家长期巨额贸易逆差,一个国家巨额顺差,美国的贸易顺差大部分来自中国,而中国的贸易顺差很大一部分也来自美国。
“也就是说,过去十几年当中,中国长期靠着美国提供的这种机会在获得经济繁荣,这个问题就产生一个经济上很简单的常识。如果一个小国家,有一点顺差,美国可能不在乎,但对中国这样一个庞然大国,能够长期这样下去吗?”
程晓农说:“中共经常讲美国的国债,中国买了一万多亿,中国是最大债主,这样顺差长期保存下去,中国就会变成越来越大的债主。中美之间发生贸易摩擦是必然的,这个局面总要有所改观。”
程晓农称,问题在于“当中共希望美国用低关税允许中国每年大量商品倾销美国的时候,是否给予美国商品同样的待遇,还是说,中共尽量用高关税把外国商品挡在境外?只允许我赚钱,不允许你赚钱。这个道理北京从来不讲,其实这是一个大问题”。

二:盗窃而来的工业发展
中国的工业技术过去20多年引进外资过程中突飞猛进,大部分工业都有了比较完备的技术。程晓农表示,中国的工业技术大部分不是花专利费买来的,这个中共政府自己也知道。
程晓农说:“中共有一个说法,叫做市场换技术,就是说,中国提供巨大的市场,引诱用外国公司来中国赚钱,前提是外国公司把自己的技术转让给中国,过去二三十年来中国的工业技术基本就是这样获得的。”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高铁,中国的铁道部当时迫使日本的川崎重工、法国的阿尔斯通、德国的西门子, 分别先提供技术,而且要让中国的技术人员学会,之后再开始谈判引进哪一家的技术。这等于是说,做不成生意也要把技术给我,虽然中共最后同3方都分别签了一个合同,但中国却拿到了三家的技术。据称只有日本的没有给全部的技术,法国给得最彻底。这样就造就了中国的高铁工业。”
程晓农说,“现在中国的高铁要出口了,把从西方免费获得的技术稍微改造一下,就宣称是国产的了,这涉及到基本问题就是知识产权被剥夺了。”
现在工业社会企业的生命力就在于它的专利,它自己研发的技术,如果为了和一个国家做生意,就把自己的技术全部赔进去,那这个技术就是一锤子的买卖。
中共反过头来拿到外国的技术后,再用外国的技术去打外国的市场,把外国的企业打下去,因为中国的成本低。”
程晓农说,上面这两个问题是中共不愿意多谈的,所以只是在贸易摩擦,贸易战上作文章。

美中战略变化
龙永图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中强调,“不应把这一次强硬的贸易措施,看成是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发生了重大变化”,呼吁在这个问题上要采取比较慎重的态度,不然今后就没有做工作的余地了,而且会使全世界感到中国对世界的威胁,特别是对美国的威胁。
对此,程晓农则表示,“贸易战”的发生,正好是中美两国战略关系发生变化的时刻。
“大背景就是美国过去之所以会对中国开放市场,其中有一个隐含的说法,用克林顿使用的词汇,就是交往(engagement) ,就是,中美双方通过更多的交往,过程中中共通过融入国际社会的市场经济体系,在政治制度上也相应地做调整。”
程晓农说,但这个想法已经逐渐被证明是错误的,失败的,即使左翼民主党也不得不承认过去的历任总统选择的政策是失败的。因为中共没有因为融入国际社会体系而改变任何政治上的东西。
“他们也看到这种想法是幼稚的,天真的,必须要放弃的。美国开放再多的市场,只是帮着中国经济实力越来越扩大,美国经济越来越空心化。对美国来讲实际上没有什么好处,经济上却有越来越大的负面作用。”
程晓农说,实际上从川普上台后开始调整这个国策。过去美国对中国是不算经济账的,不算输赢,亏了也认了。但川普上台后开始变化。中共也发现过去的策略碰壁了,这条路走不下去了。

中共不敢让步
对于中美贸易摩擦前景,程晓农认为在川普任期之内,中美两国的贸易还会继续谈判下去,但是肯定不会谈出很多美国满意的结果,中方会用挤牙膏的方式做一些抽象的承诺,但是具体经济利益上,中共舍不得让步,同时也不敢让步,因为一旦让步中国国内经济就会迅速恶化。
而对于中共有可能会实行的一系列开放措施,程晓农表示,“这些东西只有等开放完了才算。对美国来讲有承诺比没有承诺好,但美国更在意的是具体行动,而不是空口的承诺。 ”

外商关注的问题
针对习近平谈话中提到的自由贸易港话题, 程晓农则认为没有多少国家会感兴趣。
“海南要开放成为自由港也不是第一次提出来,已经提过几次,就是没有外商感兴趣。现在外商感兴趣不是到中国再寻找更大的市场,中国的市场已经饱和了,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没有多少潜力的市场。哪怕把沿海所有的省份都变成所谓的自由贸易区也没有用。”
程晓农表示,现在外商关注的是中共是否还用原来的做法逼迫外资企业无条件转让技术,以及外资在中国赚的钱能不能拿走。
“没有一个外商企业公开提这个问题,因为害怕得罪了中国政府,钱就拿不走了,但没有一个投资的不关心的,因为我借钱给你,是为了将来要还钱,不是来做慈善事业的,企业不是慈善机构。到中国大笔投资,赚了钱说要撤资的时候,不让拿钱,不让拿外汇走,那外企还投什么资?”
一些外企已经开始转移生产到其它东南亚等国家。
程晓农说:“服装、鞋子、玩具这些厂商,劳动力密集型的容易转。电子产品因为产业链比较长,中国的产业链已经形成,要转走不容易,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川普提出来的关税名单包含这些产业,今后如果中国不承诺降低中美贸易逆差,不承诺进一步开放, 不承诺保护知识产权和不再掠夺外资技术,那么美国就会用惩罚性手段。”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