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8

党的领导的确是了解“中特社”本质的钥匙 — 三评修宪 (鲍

转发此新闻: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AFP)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AFP)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下简称“中特社”)非同小可。中国人,凡是不服从“中特社”规矩的,就会落到生没有户口,死没有葬地。外国人要和中国打交道,凡是不懂“中特社”奥秘的,难免两眼漆黑,处处碰壁。
“中特社”曾经是个谜。除了中国精英中的精英,局外人有几个懂得它的真谛?
现在好了!2018修宪,终于把“中特社”的本质公开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这个定义是准确的。这个社会中各种重大的常见的特色,的确都可以从党的领导中得到说明。
比如,为什么这个国家在1959-1961三年中饿死了几千万农民?因为党的领导需要夺走农民的粮食去开辟当年产量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的大炼钢铁战线。为什么党的领导必须大炼钢铁?因为它非要超英赶美不可。为什么必须超英赶美?因为中共领导非当“社会主义阵营的头”不可。为什么在出现大量饿殍之后,党的领导泰然见死不救?因为党的领导认定,同争当社会主义阵营的头相比,饿死几千万农民无非是“鸡毛蒜皮”……。
再如,“中特社”名为社会主义,却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高的效率,造出世界上最触目惊心的贫富鸿沟,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杨改兰累死累活,只落得全家挨饿,不得不自杀以了此生?而有的人(好像姓江),年纪轻轻,就已经拥有数千亿美元财产?不就因为党的领导对低端人口不感兴趣,却对“有条件先富起来”情有独钟吗?而“有条件先富起来”的人,不就是那些有条件跟党的领导多亲多近常亲常近的幸运儿吗!
再如,为什么中国不能全面地只能有选择地打老虎拍苍蝇?因为“中特社”头上长疮脚底流脓,老虎和苍蝇无处不在。这又是为什么?因为“中特社”的一切经济活动,跟其它社会活动一样,必须由党的领导审批,也就是必须向党的领导寻租。从摆个小摊到股票上市,从办个营业执照到申请贷款集资,从征地到招工,从供产销到运输到检验到诉讼,每道关口,都有一大堆审批,非寻租不可,反正这里到处都是党的领导的乐园,是他们进行勒索和宰割的屠场。从乡里村里的小干部,到国级副国级的大领导,想必有洁身自好的,但染缸和榜样的力量更是无处不在无穷无尽的。如果全面揭开遮羞布,请问,哪里存在着一寸干净土,伟光正的神龛该往哪里搁?难怪对巴拿马文件和郭文贵爆料,党的领导至今只是装聋作哑,假装不知道。
腐败当然不限于经济领域。有党的领导就有寻租。到处都存在着密密麻麻的吸血管和血吸虫。经济以外的其他一切社会活动,诸如出生,进城,升学,就业,就医,直到不期而遇飞来横祸,上诉申诉,同不存在名副其实的市场经济一样,哪里有什么公平公正的游戏规则?事事靠审批,处处得寻租。连党政军的干部和上将少校的升迁也纳入了明码标价买官卖官的规矩,中国的腐败的全面性和深刻性应该由此可知。
的确,从当年一举饿死几千万人的惨史,直到当前社会断裂和举国腐败的黑幕,统统都能用党的领导的既全面又深刻的本质来解释。
所以,尽管六种思想入宪和取消元首任期限制使人莫名其妙,我仍然认为,用党的领导来解释“中特社”的本质,是正确的,值得肯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