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2

武汉研究生不堪导师压迫坠楼 校方管控洗白

转发此新闻:
   3月26日,武汉理工大自动化学院研究生陶某疑因不堪忍受其导师的长期精神压迫跳楼身亡。(网络图片)


326日,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研究生陶某疑因不堪忍受其导师的长期精神压迫和生活奴役,感到无法摆脱而跳楼身亡。目前,校方没有给出令家属合理的答复,而是忙于管控言论、洗白学校。
329日,@陶崇园姐姐发布微博称,在读武汉理工大自动化学院研究生的弟弟在导师长期的精神压迫下,不堪重负坠楼身亡,这条微博随后引发广泛关注。
陶崇园的姐姐称,陶崇园生前对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妈妈,我受不了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摆脱王攀老师。”而校方一直没有给出接近事实真相的说法。陶崇园的手机和身份证也在学校消失,校方和警方声称没有找到。
陶崇园的家属和同学公布了其生前留给家人的一些有助于还原事实真相的聊天记录和资料。
帖文指,陶某大四毕业后原本获得保送至华中科技大学读研的资格,但其导师王攀承诺在其手下读完硕士可以优先推荐到海外读博,诱惑陶某留在其手下读研。

读研期间,其导师经常在夜间八九点左右喊陶某到家中,频繁让陶某帮他洗衣,打扫卫生,送饭到王某家中,甚至眼镜找不到了,也要陶某立刻前去王某家帮忙找。王某还要求陶某“进门鞠躬,称呼他为‘爸爸’”,强迫陶某“坦坦荡荡”的对他说“爸我永远爱你”。

陶某尽量做好导师安排的任何事情,包括照料导师的“衣食起居”。但在研究生学业快结束的时候,陶某已经准备好出国材料,王某不仅未履行自己当年的承诺(推荐到海外读博),反而以“拿不到毕业证”相威胁,强行逼陶某在课题组继续读博。
陶某姐姐说,这段时间,其弟弟内心煎熬,经常跟他们提到离开王某的想法,并买了一些专门自我疏导调节的书籍,展开自救。但王某的各种打击依然接踵而来。陶某于是想联系工作逃离王某的控制。
据观察者网报导,20169月,陶某已经准备出国读博。王某撤去了陶某的干部身份,限其三天之内离开研究所,并联系国外导师阻断其出国之路。王某在留言中告诉陶某:“这一次一定要对你狠一点,否则你会以为每次都不了了之。”去年11月,陶某去找工作,王某说“研究所没有你这样的人”。
网友湖蕴春冰baby说,“深夜无眠,陶同学的悲剧令人心痛。当一个学生无法保护自己时,谁能阻止这种侵害?这是中国教育极大的耻辱,也是人间的恶。我们一定有留有一分正气,去揭开那被掩盖的腐烂的疤。”
陶崇园的老乡、高中同学在知乎上整理了当事人的材料。陶崇园颇具科研能力,2014年曾在全美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中获国际二等奖等,生前获得了不少荣誉证书。陶崇园出事后,校方推卸责任,王攀归咎于抑郁症,还有去讨公道的同学被十几个穿制服的给打了。
有网友反映,校方26日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调查,对实验室20多人单人访谈,结果却是“洗白”学校:1、带饭现象在实验室成员之间都会有……2、导师对实验室成员并不存在语言辱骂的情况。3、关于不去华科读研,华科只能让他读专硕,在理工他可以读学硕……
陶崇园姐姐说,事情发生后,校方在与他们的交涉中,声称校方和导师王某都没有责任,并对他们进行24小时监控。他们去抗议也遭到保安殴打。
目前,校方尚未给出满意答复,死者家属跟学校发生冲突的秒拍视频和相关帖子却被以“违规”为由被删除。
同时,“寒门研究生不堪重负致死”被从微博热搜下架。还有网友反映,知乎接连两篇关于陶崇园的热搜都被撤下来。该网友指出,如果此类事件不能得到妥善处理,说不定类似悲剧还会上演。
有学生指证,武工大校内言论被管控,要求在校学生不转发不评论不让热度上去,甚至歪曲事实说陶崇园是因为和妈妈吵架才跳楼的。而王攀则声称要“绝地反击”,说“原本希望陶崇园可以安安心心过头七”。
旅居美国的复旦大学哲学博士、前浙江师范大学教授黄继豪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大陆高校学生自杀的事件是非常多的,校方对这种事一般也就是加以掩盖不公告,而公安对这种案件如果一旦定性是“自杀”,也就不会再深究背后的原因,也就是说,一个死于自杀的人是不会有公权力替你“伸冤”的。
他表示,“我当年在浙师大就发生过在同一个夏天里有五个学生连环自杀(跳宿舍楼、跳教学楼、投校湖)的事件,警方在定性是“自杀”事件后就撒手不管。校方则对在读学生说自杀者有精神病,然后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五条年轻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得无声无息。”
黄继豪说,在大陆高校,导师对学生掌有“生杀大权”。其权力不只是在指导学生研究或教育上,还包括其在学术圈内的影响力能影响学生的论文成败,乃至学生将来的就业和升级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为了前途,只有低头顺从才能顺利完成学业。
他指出,在这种互有所求的情况下,教学双方形成了一种交易行为,教育失去了追求真理的意义。而这样一种关系就造成了导师的自我心理膨胀,对学生产生出一种颐指气使的心态和极尽压榨之能事,极端的例子就会出现权力越界,将学生当牛马使用的行为。于是,男学生就成了家奴,女学生则成了性奴。
黄继豪认为,陶姓同学显然是因为不堪导师的严重奴役而心理失衡,他陷入了保留尊严或丧失未来的心理挣扎斗争之中,并在最后因挣脱不出这个困境而选择了自我毁灭。这种不断上演的悲剧不是一个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教育制度乃至整个社会制度的问题。
来源:大纪元

转发此新闻:

1 条评论:

匿名 说...

这种逼死学生的人渣导师,真的就算是判刑50年,都对不起受害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