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7

学者警示:中国金融风险恐一触即发

转发此新闻:
学者吴明泽说,当前中国的金融环境面临严峻挑战,所以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去年提出三大“攻坚战”,为首的便是“防控金融风险”。图为中国人民银行。


观察中国经济近几年的变化,发现外商投资中国的时间,虽然早于陆企赴海外投资,但自2011年起,外商在中国投资已呈现停滞的状态,反而是陆企去海外投资的总金额,在2008年金融风暴后快速飙升。
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副研究员温芳宜表示,中国企业近年积极进行海外并购,以2016年为例,前三大产业分别是制造业(总金额301.1亿美元,占比22.3%);资讯传输业、软体与资讯技术服务业(总金额264.1亿美元,占比19.5%);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总金额137.9亿美元,占比10.2%),引起国际广泛关注。
据彭博统计,2012年之前,陆企在传统能源产业及采矿业的海外并购案件金额庞大;但在2012~2016年间,陆企在金融、医疗产业、娱乐业、网路软体业、媒体广告业、半导体业、不动产业等,海外并购的金额成长幅度相当可观。
陆企海外并购之所以会导致国际如此关切,主因之一是外界质疑陆企背后有中共政权的力量在主导。图为中国建设银行。

陆企海外并购 疑中共主导

然而,陆企海外并购之所以会导致国际如此关切,其中的原因之一是,外界质疑陆企背后有中共政权的力量在主导。
当前中国共有四个主权基金,分别是中国华安投资公司、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投公司)以及中非发展基金,其中又以中投公司最受各界关注。
2012年以后,中投公司海外并购朝向多元产业发展,并购标的包括建筑业、电信业、资讯软体、物流等,都是中投过去从未并购的产业;2016年,中投公司并购美国的游戏引擎厂商Unity Technologies,引发各界不小震憾。
2017年,中投公司又并购美国黑石集团位于欧洲的物流业务公司Logicore Europe2017Airbnb新一轮的10亿美元融资当中,中投公司也投资了1亿美元。显示中投公司已将触角伸向技术、市场及新经济领域。
资料显示,很多中国产业,背后都有中共不同的国家基金在支持。
除了主权基金外,中共还有国家基金支援陆企在海外投资,温芳宜说,这概念等于以国家力量驱动产业发展及海外并购,代表民营企业在海外的投资并非自主,而是与中共的政策密切相关。
温芳宜表示,可以看到很多中国产业,背后都有不同的国家基金在支持,这也是国际为何会对中共的海外并购如此忌惮,担心积极并购的背后,可能与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产业发展政策有关。
“内忧外患”箝制 陆企境外投资大衰
不过陆资这波海外并购风潮,也引发欧美担忧市场不公平竞争与国安疑虑,因而掀起一股防堵声浪;而中共也为了防止高官资金外逃,进一步对海外投资加强监管。因此,陆企面临“内忧外患”箝制,海外投资的趋势在2017年出现大幅衰退。
此外,中共力推的“一带一路”战略,近期正面临阻力,包括巴基斯坦、缅甸、尼泊尔三国,都取消或搁置与中共合作的水力发电工程,中国的海外高铁项目也进展不顺,从过去几年的推动数据来看,未必会对中国海外投资提供长期稳定的促进效果。
再加上美国近来完成30年来最大的税改,未来是否会吸引美国厂商回流,甚至带动更多外资企业调整全球投资配置,进而使外商资金由中国流向美国,仍有待观察。

温芳宜分析,中共官方阻止资金盲目外流、美国与欧盟加强对中国投资的审查与管理以及“一带一路”受阻,这些现象都对中共的海外投资产生负向影响,因此保守估计,中国2018年的境外投资,金额虽然会下降,但是否较2017年大幅缩水,仍有待观察。


学者警示:中国金融风险恐一触即发


中共去年7月曾举办第五届“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有别于过去由国务院主导的惯例,此次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主持,除了显示习近平在中国大陆各领域均有主导的意志之外,也透露了习近平对中国金融风险的担忧。
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副研究员吴明泽表示,众所皆知中国金融风险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前中共财政部长楼继伟曾表示,中国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比美国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面临的金融风险还大。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日前坦言,陆企金融处于风险易发高峰期。图为周小川资料照。


压死骆驼的稻草?陆黑天鹅与灰犀牛横行

此外,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日前也说,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大陆金融领域处在风险易发高峰期,在国内外多重因素压力下,风险点多面广,呈现隐蔽性、复杂性、突发性、传染性、危害性特点,结构失衡问题突出,违法违规乱象丛生,潜在风险和隐患正在积累,脆弱性明显上升,既要防止“黑天鹅”事件发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风险发生。
吴明泽说,由此可见,当前中国的金融环境面临严峻挑战,所以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去年提出三大“攻坚战”,为首的便是“防控金融风险”,可见政府高层也承认中国金融风险的严重性。他研判,未来一年甚至数年内,防控金融风险将是中国金融改革的重中之重。
吴明泽分析,中国主要的金融风险包括:一、因金融产品投报率较实体经济高,所以金融未服务于实体经济,造成“融资难、融资贵”;二、因货币过于宽松,且资金未流入实体经济,造成股市的暴涨暴跌与房市泡沫等,金融泡沫越来越大;三、地方债与企业债问题,而2008年因应金融海啸所推出的4兆扩大内需政策,使债务问题更加严重。

四、银行不良贷款与影子银行问题严重,其金融结构问题、债务增速过高、僵尸企业问题,使风险过度集中在银行体系;五、因应扩大对外开放,造成人民币汇率波动与资本账热钱流入流出问题;六、金融混业经营、金融科技创新与对外开放等发展,造成的金融风险,造成原本的金融监管体系难以有效监管,造成监管漏洞。

吴明泽说,虽然上述这些问题中共自己也清楚,也会列为2018年金融领域的施政重点,但金融领域与实体经济密不可分,因此除了金融监管的体制要改革之外,也需要实体经济的改革与发展配合,否则将难以获得实效。

来源:大纪元/吴旻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