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1

〖微历史〗欲言者多,可言者少

转发此新闻:
(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1. @myCHINAA:宋代词人陈亮的水调歌头(下半阕)对今天的中国是再适合不过了,读后令人沧然泪下: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共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2. @疯狂历史:【珍贵老照片】1918年,圆明园废墟。

3. @樊建川:1951年,上海的民族资本家们,捐献大量资金,用于给志愿军购买战机。

4. @tangyongtao74:有人不相信文革再来,因为清醒的人已经很多,而多数人也只看中钱,缺少文革那代人的信仰。难道文革只有通过发动群众?政府才是发动文革最佳工具。时代不同,但溜须拍马的、揣摩圣意的人并不少,这部分人才是跟随运动最积极的分子。无论文革时还是今天,都不少。不一定是全民狂热,但为政者可以无法无天。

5. @swjhouwz:释良卿(1895年-1966年),俗名戚金锐,法名永贯,河南省偃师县人,临济正宗派法师,著名的佛教殉教者。文革初期,红卫兵欲抢夺法门寺舍利,良卿法师披上象征寺院住持的五色木棉袈裟,全身浇满煤油,来到真身宝塔前,惨烈自焚。红卫兵被吓的逃散,真身宝塔下的佛指舍利方才得以保全。

6. @damyata1959年,女诗人陈小翠给在台湾的兄长小蝶的信里说:海上一别,忽逾十年,梦魂时见,鱼雁鲜传。良以欲言者多,可言者少耳。”“欲言者多,可言者少八个字,锥心刻骨。(陈小翠与友人合影)

7. 韩松落:没想到,这种风俗还存在。我们小时候,公检法的各种告示贴出来,落款章瞬间就被揭走了,据说那个章子能辟邪,如果是死刑宣判公告上的,会更灵。很多年没见过这种公告了,已经忘了还有这回事。但还是有人没忘,兢兢业业守着,等着揭下章子来镇压点家里的邪乎事。

8. 范宝琳:我已整整被囚禁了17年半。但我还活着。不过,失去自由的牢狱灾难太过漫长,我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损伤,牙齿基本脱落完了,而头发也已经稀疏。17年半来,我所面临的人生境况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连我自己在入狱前也未曾想象到。今天,虽然历经九死一生的坎坷,但我信念仍在,意志尤坚。

9. @jcweb11:造假行骗太容易。文宣工作70年没进歩只是刁选的男生打前阵,毛选时女孩乐呵呵。

10. 19348月,山西汾阳县小相村灵岩寺,摄影师梁思成,出镜林徽因。

来源:博谈网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