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4

王全璋律师“失踪”近1000天

转发此新闻:
2017年6月1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右二)和他父母、姐姐在中国最高法院陈情被拦阻。(李文足提供图片)


2015“709”人权律师被抓捕行动中,目前只有王全璋律师仍然与家属失联,辩护律师也没有见到其本人,这种状况很快将进入第1000天。王全璋家人心急如焚,坚信他还活着,也担心其安危。

千天失联
709全国大抓捕行动中,王全璋律师被当局带走。2016年初王全璋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羁押。不过,迟迟没有开庭,期间家属和律师一直未能与王全璋会面。截至45日,这种失联状态将进入第1000天。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42日晚对美国之音说,对丈夫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十分焦灼:“709到现在就剩王全璋一个人了,他被抓到今天已经997天。这个人被我们的政府带走后,没有给我们任何文书,一个说法,律师见不到他,他的状态就是失踪,他的生死就是不明,而且通讯权也没有,我对他的生死不知

其人其事
维基百科说,19762月出生的王全璋是山东五莲人,在北京从事人权律师业务,经常代理敏感案件、维护弱势群体利益。他曾为法轮功成员做过无罪辩护。20178月,王全璋入围荷兰2017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

201579日始,中国各地300多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被当局以非常手段打压,被抓捕、被失踪、被监视居住、被约谈警告。这就是709案。

为夫鸣冤
王全璋案久拖不决,音讯皆无,家属无奈,状告最高法院。报道说,316号,李文足第二十六次前往到最高法院告状。也就是说,李文足几乎每星期都去最高法院上访。李文足现场被十多名法警阻拦,最终她连控告大厅都没能进入。
报道援引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的话说,最高院的警察都认识李文足等人,胡佳曾陪同李文足前往最高法院,发现那里的法警也很粗暴,不允许上访人员使用手机,担心上访者录音和拍照。

死活不知
维权人士李蔚对美国之音说,王全璋案的极不正常状况表明,王全璋很可能拒绝与当局配合这种情况极不正常。依据我们的猜测,王全璋肯定是不认罪,而他做的事情是一名律师应该做的。在这种情况下,当局就无限期地延长对他的羁押。虽然把他起诉到法院已经一年多,但是不开庭,也不允许律师去会见,从而违反了中共自己制定的依法治国的原则

李蔚说,推动王全璋案解决的最好办法就是加大舆论关注力度,敦促当局依法办事。如果他有罪,赶紧审理判决。与此同时,他对王全璋是否健在存有疑问: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王全璋的生死状况,近三年了,或者说两年多,根本就不允许会见。最担心是王全璋的身体状况,他是否还活在人世,我们也不清楚

他还活着?
风传媒援引709事件当事人,北京锋锐律所实习律师李姝云的话说,她曾在密不透风、充滿甲醛味的屋子里被关六个月,9个月里每天被管教、提审、辱骂,罚站16個小时,被限制在凳子上七天不得动弹,并被迫吃药七个月,造成肌肉酸痛,精神低迷。

李文足对丈夫健在抱有信心,她说:从我心里感觉,我的丈夫依然活在世上,我希望他平安地回来和我们团聚。这是我的感受,但是从直接的现象来说,他就是生死不明

对当今中国司法界的黑暗,中共党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似乎也有意识。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网曾援引习近平20177月有关司法改革问题的重要指示:由于多种因素影响,司法活动中也存在一些司法不公、冤假错案、司法腐败以及金钱案、权力案、人情案等问题。这些问题如果不抓紧解决,就会严重影响全面依法治国进程,严重影响社会公平正义。

相关信息
王全璋案久拖不决,网上王全璋等律师关注群中有舆论认为,人权律师圈两年来遭受重创,与大家团结联合不够,呼吁声援太少,斗争策略方法欠妥有关,呼吁总结经验。

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日前在群组内发文说,经历一千天后明白,呼喊时,会有99%的机会逃离厄运;闭口不言时,将会100%遭受欺凌和宰割。她说,权利遭践踏后的呼喊是本能的动作

采访中发现,即使质疑中国现行司法制度,有舆论依然希望在目前法律框架下,尽快解决王全璋律师等人案件。

为了解王全璋律师案的情况,记者拨打北京石景山八角派出所电话,值班人员说,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不了解情况。

来源:美国之音中文网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