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4

要大学生与海归主动回乡务农?习近平号召引热议

转发此新闻:
2017年12月28日。大学生村官邢翠翠放弃上海年薪十几万回乡创业。(Public Domain)
 2017年12月28日。大学生村官邢翠翠放弃上海年薪十几万回乡创业。(Public Domain)


(文革歌曲: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195512月,毛泽东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中一篇文章的按语里说:“农村是个广阔天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这是毛泽东第一次发出上山下乡运动的号召。19687月,河南郏县专门成立了一个“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公社,现在已经改为“广阔天地”乡。

196812月,毛泽东再次做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从此掀起了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高潮。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到80年代初结束,中国有近2000万知识青年离开城市上山下乡。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一遍及全国城乡的大规模运动,影响了中国几代人的命运,有关知青的研究层出不穷,知青文学也应运而生。

下面我们为听众朋友引用一首名叫《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歌曲的歌词,大意是这样的:
“塞北的狂风吹硬了我们的筋骨
南国的烈日晒黑了我们的臂膀
沸腾的热情化开了三九的冻土
顽强的斗志征服了雨季的泥浆
睛朗的蓝天小鹰展翅飞翔
祖国的大地春花四处开放
一身的汗水换来了丰收的欢乐
两手的老茧磨炼出火红的思想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五七道路多么宽广
我们革命青年四海为家
在火热的斗争中百炼成钢!“

无论今天人们怎么看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大家也许会说,知青上山下乡已经是历史。但不久前,就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因修宪引发轩然大波之后,如今又传出他将来要让大学生、海归人材主动回乡务农。海内外媒体的报道说,习近平日前到山东代表团参加审议,他谈到乡村振兴,强调要通过第一书记、大学生村官、农村工作队让基层党组织基础扎实。习近平还说,将来要引进职业农民,让大学生甚至是海归人才主动回乡务农,提升农业发展。

就此,我们首先采访到在中国的大学毕业生,自由评论人士滑瑞女士:

“我是土生土长从农村出来的,比较了解中国农村的现状。现在留在农村的主要是妇女和儿童。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不管政府怎么号召,至少最近几年不会有大的起色。第一是现在的年轻人与6070年代的知青不一样。那时都是红卫兵,也没有怎么接受教育,政策说什么是什么,否则就是不爱国。现在的年轻人都很理智,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尤其是大学毕业生,他们不会受到政策影响,或者类似打鸡血的号召,就能改变。”

其次,滑瑞女士说,虽然她本人就是从农村出来的,但她觉得每次回家过年都不适应。她说,现在年轻人比较追求自由,年轻人回老家会被催婚,催生,与农村传统习俗有代沟,农村生活环境不好,回去工作也不情愿。所以她个人并不看好这方面的发展前景。

第三,滑瑞女士认为,年轻人不会响应习近平的号召,还与政府现在对农业方面的政策有关:

“我农村老家的很多人出去打工,大片农田荒废,很多人不愿意去种地。所以首先要有好的农业政策,做好农业,才对大学生有吸引力,而不是空喊就让人去。要让年轻人觉得有机遇有前途,他们才会去,而不能是国家从政策上觉得这些人该往哪儿去了,就号召往哪儿去,没有好的政策,这是不现实的。现在的农村是农村人都不愿回去,更不会有高校毕业生愿意去了。”

习近平号召大学生和海归人材主动回乡务农的消息传出,引发网上热议,其中有的评论与滑瑞女士的看法相似,一位网友说:“习近平打算咋执行呢?中国不出流血政策,这种号召有影响力吗?”

北京独立评论人士胡星斗教授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评论说,习近平号召年轻人到农村去也没什么错:

“当然现在不是通过强制手段,现在肯定是通过市场的办法,激励的办法,让年轻人到农村去。到农村去主要还是进行市场经济建设和乡村建设,也不像当年那样是为了思想上的改造,灵魂上的革命。”
甚至现在到农村去,也不是为了吃苦,而是去改造农村,同时个人获得收益。胡星斗教授说:

“中国的农业,农村,现在是一派破败衰落的景象。农业,农村,其实是大有可为的。当然还取决于一系列相关制度的改革,比如说对土地制度的改革,打破现有集体土地国有土地的二元土地制度,盘活农村的土地,让土地成为主要的生产要素,成为巨额的资本。农村还要进行金融改革,允许鼓励农民自办银行和信用社等等,让资金能够留在农村,而不是流向城市,让农村成为金融的活跃地方,而不是金融的荒漠。”

所以胡教授认为,中国要通过一系列的改革,最终目的是振兴农业和农村:

“同时也需要更多的人材进入农村,对农业和农产品进行深度开发。中国的农产品基本上没有什么价值链,只是卖原产品,所以价值非常低,没有什么附加值,农民收入也很低。但是在发达国家,农产品的深度开发的产值是其本身农业产值的45倍,但在中国却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深度开发。所以中国的农产品需要大量农业科技,这样才能使得农村繁荣起来,农民富裕起来。”

胡教授说,国家未来可以出台各种各样的鼓励政策,让年轻人到农村去,进行农产品开发,同时服务教育,服务医疗:

“当然这些都不能是强制的,而是应当通过政策优惠,鼓励的方式,还有通过政策的改变,体制的改革,让人们看到,农村的确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人们自愿地到农村发展,再通过户籍改革,实现城乡一体化,城市带动农村,共同繁荣发展,以改变农村贫穷落后的面貌。”

胡星斗教授认为,习近平主席提倡更多年轻人到农村去,值得人们深思。即便就是第二次上山下乡,也没什么错,只不过是的确不能强制,不能是到农村接受所谓贫下中农再教育,或者洗脑之类的,而是应当赋予它全新的时代内涵。
当被问到有网友评论中共高层官员是否应当从自己的子女做起,胡星斗教授表示:

“关键还是要通过体制改革,让人们看到农村的确是希望的田野,通过政策优惠,让人们愿意到农村去。就像当年日本,日本农村也曾经比较落后,也是国家出台了很多优惠政策,使得年轻人愿意到农村去。现在在日本农村地区当教师,当医生,收入有可能比东京还要高。中国也是一样,鼓励人们到农村去,让人感觉到农村的收入比在城市要高得多。”

其次,是通过体制改革,让农村金融富有活力,胡教授说,农村不应当再是难于开发或是没有钱,贷款也贷不到的地方。中国农村基础设施特别落后,未来国家应当更多地在修建公路等方面投资。通过体制改革让土地资本化,在保障粮食安全的情况下,再划定一些粮食区域的情况,让土地更值钱。胡教授接着说:

“还有要通过转移支付,包括中央给各个省农业区的转移支付,以及省市给农业乡镇的转移支付,工业区给农业区的转移支付,保证农业区靠种粮食也能获得比较高的收入等等。划定粮食区,然后其它地方就可以比较自由地使用土地。通过这样一系列的改革,最终有大量的年轻人踊跃到农村去,包括高官的子弟。高官一看农村能挣到大钱,恐怕还是愿意将自己的子女送到农村去。”
下面我们为听众朋友再引用一些网友的热议,一些网友惊呼“历史重演”?

有网友表示“读书耕田,文盲做官……”;

“读完大学去种田……就是劳改”; 

“这跟文革时要年轻人去偏远地区一样”;

“这历史越写越回去了”;

“居然再来一次知青上山下乡”;

“ 是中国经济出问题了吗?这和大城市驱赶低端人口看着类似。真可怕”;

“这年头,谁都不傻,要是回农村有那么多好处,早就挤破头了”;

“开后门送自己女儿去美国哈佛,让人家儿女扎根农村促进农业生产,哈哈,是不是双面人?” 

“俺特想看着习公主开着拖拉机耕田播种,背着罐子喷药杀虫,蹲在地头喝水拉家常,挽起袖子修水泵,操起笸箩喂鸡喂猪,看着庄稼绿油油的满脸笑容。多好的宣传画啊!” 

“请习公主带着父辈的砥砺前行的奋斗精神和国外的先进技术回到梁家河,支持农村发展缩小贫富差距,为消灭贫困的伟大事业做贡献”; 

“人民群众有这么容易受骗上当吗?拭目以待”。

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高新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也谈了他的看法。他说,习近平现在发出这样的号召,其大背景和文革时期号召上山下乡有相同之处。当时文革号召上山下乡的一个大背景是城市就业人口过剩:

“其实最开始把所谓的知识青年赶到农村去,其目的并不是后来我们所知道的那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与工农兵相结合,走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道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那些口号背后都是让城市知识青年接受思想改造。接受思想改造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口号和说法,事实上是因为那个时候实施的是粮食配给制,就是城市人口都要吃所谓供应粮。第一,城市就业人口过剩,导致了供应粮食供应不足;第二,他们在城市没法就业,没有钱去买供应粮。在这样的情况下,才把大量的城市人口,特别是刚刚中小学,毕业没有办法就业的城市人口,赶到农村去。”

高新先生说,与文革时期相比,中国现在面临的是城市知识人口过剩:

“李克强最近刚刚又说过,解决就业问题是一个最大的民生问题。我看过几个数字,就是与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之后相比,现在大学的招生数字已经扩大了20倍,毕业生数字肯定也是20倍。也就是说,现在的大学毕业生每年应该说是19821983年时的20倍。我还看到另外一个数字,就是现在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其待业率是25%,即每四个大学毕业生中就有一个没有工作。这是一个大前提,与文革时期的大前提比较相象。”

高新先生认为,就习近平本人来说,因为他自己当年上山下乡的经历,给他今后从政的道路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习近平本人是比较相信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他也是比较相信当时所谓知识分子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就可以改造思想的说法,换上他今天的说法,就是所谓接地气。”

当然,高新先生表示,还有一些拥护中共的大陆内地人士,会说这是农村人口知识化:

“习近平有这个考虑吗?是有。但是到农村去走与农民相结合的道路,不再说贫下中农这个词了。走和农民,和农业人口相结合的道路,有一个思想锻炼的问题在里面。所以说到底,还是城市维稳的需要。刚才我讲过,李克强已经说过这是最大的民生问题,民生问题解决不了,政权就维持不下去。而民生问题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城市人口就业问题。城市低端人口就业现在没有问题,我们都知道,现在驱赶低端人口以后,城市里面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产业,不需要高知识和高技能的产业,招工招不到,找人找不到,甚至愿意提供比大学毕业生去做的一些基础工作工资还要高的岗位,都招不到人。”

而中国自古以来有一个传统观念:“万般皆下品 惟有读书高。”高新先生说,在这种传统观念的驱使下,只要父母供养你读了大学,再让你做一个所谓的低端人口或者蓝领工人的话,你就不愿意,这就导致每年大学毕业生的严重过剩:

“所以我认为,无论是李克强以前的强调,还是今天习近平直接号召大学生到农村去当村官,到农村去当知识农业人口,让农业人口去知识化,说到底,大前提就是城市知识人口严重过剩的问题,必须要解决。”

高新先生说,从维稳的角度来看,受过教育的大学毕业生,自己又能翻墙上网的,这些人一届一届积累下去,问题会越来越严重,矛盾会越来越突出:

“这一部分人长期积累在社会上,成为城市无业游民,这是非常可怕的前景,就是知识人口疏散。所谓的广阔天地,就是中国农村从地域角度,是城市面积,分布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把这些城市人口分散和疏散出去,他们聚众闹事的可能性就相对少得多。”

高新先生认为,说到底,中国社会的稳定是城市的稳定,而现在城市稳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知识人口过剩。说让农村就业人口知识化,只是表面上冠冕堂皇的理由,道理很简单。高新先生举例说:

“比如俄国,俄国会用高薪吸引人才,用几倍的工资吸引人到西伯利亚去工作。在美国也是一样,比如你到阿拉斯加去工作,当地的石油公司或者高技能的公司,需要高技能的人才,他们如果要从纽约,加州或者波士顿地区去招人,肯定要付出更高的薪水和代价,就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所以,高新先生说,现在要靠一种政治动员,要农业人口知识化,这种口号显然没有任何说服力:

“如果你有相应的政策,或者真正实行市场经济,农村经济农业经济也是市场经济的话,人口流动是自然的,不是政府强迫和号召的。所以在政府强迫和号召下,显然它的大前提和幕后背景是它预感到一个什么危机,它才去强迫。就像习近平自己也知道,如果他不是用一种高压手段,不是用所谓的党法和国法来规定,你不忠于习近平就是反党,你不忠于共产党就是违反宪法,那么他知道他的政权维持不下去。同样一个道理,习近平冠冕堂皇的口号背后肯定是因为他预感到或意识到什么强烈的危机,他才提出这样一个口号,使用这种行政办法去解决。”

来源:自由亚洲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