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3

中国监控民众花样繁多,让科技神剧都黯然失色

转发此新闻:
天安门广场上的监控摄像头
天安门广场上的监控摄像头


中国作家王力雄在新近出版的政治小说《大典》中描绘了这样一个社会:市场上售卖的每一只鞋子都安装了特殊材料,可以在主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一举一动发送回由国家安全部门控制的系统。该系统终日跟踪每双鞋子,实时记录所有数据,需要时可随时调出追查,等同于将国民置于全天候监控中。
在当下中国,这可能不仅仅是个惊悚的寓言,而可能成为预言。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民主研究国际论坛”主任香缇·卡拉提(Shanthi Kalathil) 说,中国政府通过人工智能等科技创新手段所获得的数据收集、整合的能力让她忧心。
卡拉提这个星期在华盛顿举办的一场探讨中国政府对社交媒体管控的论坛上说,中国当局对信息的管控不再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比如通过架高防火墙禁止信息流通,或在网络空间散播对政府有利的宣传。
她说,在物联网时代(Internet of Things),嵌入数据收集功能的日用品为信息管控开辟了新疆域,“如此多的个人信息拼凑出的图景,落入威权政府手中可以有惊人用途。”
长期从事民主和信息传媒技术研究的卡拉提说,中国正在研发和推出的一些新技术让《黑镜》这类科幻神剧都显得不那么离奇和难以置信。
法新社星期三(321日)援引中国诗人野渡的话说,中国正在进入“新科技独裁时期”。脸部识别、网络监控、云端技术、指纹、居民信用评级……当局利用这些新技术和前卫发明只是为了掌握人们的行为和思想,加强对人民的监控,这关系到每一个中国居民。
美国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去年披露,中国公安部正在与生产语音识别设备的科技公司合作,开发一种基于声纹的试验性监控系统。
“我认为之所以有那么多控制,原因之一是中共害怕自己的人民,”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东亚项目高级研究员莎拉·库克(Sarah Cook)对美国之音说。
库克认为,从整体政治轨迹上看,习近平走上了一条风险巨大的道路,因为他实际上破坏了中共1989年后探索出的一套生存模式。
库克说,习近平的做法在短期内或许能维持稳定,长期看来却更不利于中共的权力合法性,“我认为他们正在制造更多的怨恨,即便民众不敢说出来。”
她指出,但是草根阶层的反抗一直存在,翻白眼这类事件的不时出现显示,不满情绪在暗潮涌动。
“到了某一个时刻,事情会爆发出来。我们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她说,万一不幸发生暴力,中国无法像台湾和韩国那样和平转型、走向民主,国际社会必须做好应对准备及时介入,协助中国民众走向开放和自由。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