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1

习帝独大,元老政治衰落

转发此新闻:
习思想入党章

吴:我看习近平在这一点上呢,赢面很大!当然如果是习近平思想写进去,那么这个是100分。那么如果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也好,或者是什么什么,没有习近平的名字,这个可能是60分。那么现在这个样子呢,我想可能是85分或者90分。

习思想进入党章可谓习近平的大胜利。

陈:哈哈,赢面很大!

吴:我想习近平在巩固自己的权力,通过十九大把自己集权的这样一个过程合法化,变成进一步在这个领导层的权力再分配的过程当中,加大了自己的权力,整个来说,我是给他打85分到,85左右吧,90分呢,可能稍微高了一点,85分。

那么刚才讲的就是,稍微重复一下,就是第一呢,就是政治局的组成,那么第二呢,就是没有立接班人,那么第三呢,就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进了中共党章,那么习近平的名字和毛泽东、邓小平并列,成为第三个写进中共党章的名字──也许是第四个吧,当年林彪也写进过去,当然不是思想了,是接班人了。这个我想呢,象征意义还是不小。这就是说,尽管我们看到,十九大以前,应该在中共党内的高层这个阻力是相当地大,从这个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被党代表接受和写进党章的这样一个过程,我们看着他的信息很少,但是也可以判断出来,这个事前的阻力很大。27:32

为什么呢?这个一直是习近平的三个多小时的报告做完,我想习近平自己是不可能提出来习近平思想,所以至少愚钝如我,还看不到习近平的这个思想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写进党章。那么一直要到当天的下午,也就是三个政治局18届的常委,张德江、俞正声和刘云山,三个人到自己的代表团去参加讨论,发表了讲话,我看到那个东西以后,才明确地意识到,将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样几个字来写入党章。那么是这三个政治局常委,在代表团讨论的时候,首次明确地提出了这个说法。

那么这个说起来呢,就有点不是那么一个特别冠冕堂皇的方式把它推出,不是一个特别隆重的方式把它推出,而是以一个,已经这个会都开好了,也许党代表已经都知道有这个东西了,但是不做任何的宣传,以免引起反弹。那么在党代表大会已经开会的这个过程当中,在代表团讨论的过程当中,这个你可以想像,一个,比如说地方的代表团,那么大约有六七十个代表,那么来了一个现任的政治局常委来讲这个东西,那不会有任何人提出异议!这个,他讲什么东西都不会有人提出异议,何况提出这么重大的一个东西,何况是有习近平的名字在里面的东西!所以这样我想这个,用这样一个完全不可能遇到阻力的方式把它推出来,然后再把这个整个的这样一个过程呢,在这个代表大会上把它运作开来。我觉得这个表明事先他们是遇到了来自可能元老层的阻力,所以才采取了这样一个方式。

江泽民和胡锦涛等元老势力会日渐衰退。

元老政治的衰落

陈:好啊,刚才我们谈的是习近平先生在中共十九大上他的赢面,下面我们要关注他没有赢的方面,甚至于他可能失败的方面。现在这个方面呢,你刚才已经提到了元老的问题,所以我就想问,在解决元老的问题上,习近平是赢了还是输了?现在有一种说法,就是昨天晚上我们跟何先生做节目,他就说习近平先生在相当的程度上还受制于元老的一些约束,甚至于什么政治机器人啊。政治机器人是一个大概念。那么其中的一部分,你看十九大元老的出场,是不是受到元老的限制?你刚才也提到,元老在这一次,在限制习近平集权的问题上,发挥了多大一个作用?

吴:我看基本上可能,习近平和元老之间的这样一个战争呢,是取得了根本的胜利。

陈:根本的胜利。

吴:那么在今后五年当中,这些元老还能发挥多大的作用,我想应该说是比之前的五年会更小。那么再过五年之后,可能就不再存在元老发挥作用这样一个问题了。

那么从政治局常委的组成来看,我想这个可能是习近平这一次,如果说他还丢了15分的话,恐怕主要是在这里。那么政治局常委的组成背后,当然也是元老在起作用。政治局常委的这样一个组成呢,还是遵循了过去的二十几年当中形成的这样一个高层的派系平衡的原则。这个平衡之巧妙,那么我想可能比事先各种业余的这样的组织部长所预估的都更高级。

陈:业余组织部长,哈哈。

这里面当然有排位上的这样一个考虑。你比如说,习近平一把把栗战书提到第三把手的位置,放到人大这样一个非常关键的位置上来,那么这个当然是,也可以说出了一个奇兵。那以栗战书的年龄来好,那么他是现在政治局常委里面年龄最大的,以他过去这个早期的政治资历来好呢,他也可以做到这一点。

但是你看其他的呢,当然第四把手,这就是无论怎么讲,团派色彩是非常地鲜明的。然后,那么下面的三个基本上就是,他们都是有非常强烈的、其他派系的色彩。王沪宁、韩正,这个是正宗的上海帮;韩正、赵乐际,这也是正宗的、共青团的这样一个领导干部出身,那么同时呢,他们也都,至少王沪宁和赵乐际,也都和习近平在过去的五年当中合作愉快,应该是这样子。那么韩正呢,我想应该也不会和习近平的关系太差,因为他在上海和习近平在一起至少磨合过一段时间,而且据说他是在习近平当上海市委书记期间,帮助习近平稳定了上海的形势。那么就可以讲,这三个人都是现在中共高层内部的最大派系色彩,三边都沾的这么几个人。那么这三个人呢,也可以讲是每个人身上都有三分之一的一派的色彩。所以你就看到,这样一个派系的平衡是非常地精妙,非常地精妙!

那么这个也表示,在政治局常委这个组成过程当中,那么代表上海帮的这些元老,代表共青团帮的这样一些元老,他们还是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那么我想,在这之后,就是从十九大到二十大,我感觉元老要再发挥作用,可能就很难了。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