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6

宗教信仰自由杀手夏宝龙为何起死回生

转发此新闻:
此次中共政协会议,汪洋出任新一届的政协主席并不让人意外。对于颇有经济方面的才干的汪洋而言,此为明升暗降。政协主席只是垂拱而治,不可能有所作为,汪洋只能望洋兴叹了。

夏宝龙「当选」政协副主席并兼任秘书长,即俗称的「政协大管家」,让外界大跌眼镜

而夏宝龙能够「当选」政协副主席并兼任秘书长,即俗称的「政协大管家」,却让外界大跌眼镜。

夏宝龙是习近平在浙江任职期间的心腹干将,去年由浙江省委书记调至人大,在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任副主任委员,属「二线投闲置散」的职务;十九大期间亦未获委任中央委员,人们以为他的仕途就此完结。

夏宝龙在浙江主政期间最出名的事件,是「强拆十字架运动」。他在2013年起力推「三改一拆」,即整改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其间摧毁逾2000间基督教堂的十字架以至整座建筑物,又引发多宗流血冲突。

习近平是否重用夏宝龙,对中国官场而言,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如果夏宝龙能扶摇直上,如此前传说中的那样出任北京市委书记或新疆自治区书记等要职,则其他封疆大吏必将察言观色、群起效仿,在打压宗教信仰自由及公民社会方面争先恐后、不遗余力;如果夏宝龙真的被闲置到底,则说明习近平在乎西方舆论的压力,既然打手的命运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那么后人自然视之为前车可鉴,在此处犹豫再三、裹足不前。

夏宝龙在人大,只做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副主任委员,与之担任过浙江省委书记的身份远不相称。却不料,他又从人大转至政协,成为政协第二把手,也成为所谓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为何能起死回生呢?

夏宝龙。

原因不外有三。其一,当初习近平闲置夏宝龙,是因为他用中古时代的暴虐方式打压基督教,引发众怒,习近平不得不将其调到清水衙门,暂避风头。但后来习近平发现西方舆论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就连统领天主教世界的梵蒂冈当局,也垂涎于中国庞大的「宗教市场」,中国宗教管制越发严密,梵蒂冈不敢发声批评,反倒低三下四地乞求中共「承认」其合法地位。所以,习近平相信,重新启用夏宝龙未必会带来外界的巨大反弹。

其二,夏宝龙被调职时,人大政协早已人满为患,找不到理想的空缺,只能等待今年换届的时候给予安排。汪洋是团派出身,非习近平的嫡系,虽然政协无权无势,习近平也不愿让政协成为汪洋控制的独立王国,便特别安插了夏宝龙作为汪洋的「监军」。对夏,算是废物利用;对汪,则如同卧榻之旁有他人鼾睡,不得不谨言慎行。

其三,习近平虽然肯定夏宝龙的忠心耿耿,却未必欣赏其在浙江那一套粗陋的做法。他没有让夏宝龙去新疆复制浙江的那些做法,害怕激起更剧烈的民族冲突。他只是给夏在政协安排一个高位,即便其仍然胡作非为,也不至于酿成大祸。看来,习近平对于奴才,还是颇能知人善用、人尽其才。

来源:上报 / 余杰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