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6

中共一帶一路讓八國陷入債務風險

转发此新闻:

美國智庫週日(3月4日)發布的一份新研究報告指出,中共所推出的「一帶一路」項目,可顯著增加眾多小國的債務,其中8個國家的風險尤為令人擔憂。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大紀元20180306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週日(34日)發布的一份新研究報告指出,中共所推出的「一帶一路」項目,可顯著增加眾多小國的債務,其中8個國家的風險尤為令人擔憂。
綜合CNBCCNN等媒體報導,該研究報告指出,與中共就「一帶一路」簽署協議的68個國家中,有23個國家被發現已經有「相當高」的債務困擾(debt distress)風險。斯里蘭卡就是其中一個國家。去年12月,該國因無力償還債務,而將其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的控制權移交給中共。
8個國家的「主權債務」風險會顯著增加
報告還指出,在這23個國家中,有8個會因為「一帶一路」相關的「未來融資」(future financing),顯著增加其陷入「主權債務」的風險。這些國家分別是巴基斯坦、吉布提、馬爾代夫、老撾、蒙古國、黑山、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
「主權債務」就是指一個國家以自己的主權為擔保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或其它國家借來的債務。
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發表的報告截圖。(智庫網站)
研究發現,這些因「一帶一路」項目而增加「主權債務」風險的國家多數是小國且比較貧窮。
巴基斯坦一向被認為是中共「一帶一路」的重點「攻堅」國家。該國與中共簽訂了中巴經濟走廊。華盛頓智庫的這份研究報告指出,巴基斯坦也是迄今為止面臨高風險最大的國家。
「耗資巨大的一帶一路項目和中共收取相當高的利率加大了巴基斯坦的債務困擾風險。」該智庫說。
智庫還指出,另外一個受影響比較大的國家是東南亞的老撾。該國和中共有幾個「一帶一路」的相關項目,包括一個價值67億美元的中國-老撾鐵路項目。這筆資金相當於該國近一半的GDP。這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不得不警告老撾說,這個項目可能會威脅到該國的償還債務能力。
除了巴基斯坦、老撾外,報告還指出,吉布提在2016年底所有外債的82%都是對中共的債務。
報告作者估計,根據「一帶一路」在吉爾吉斯斯坦的情況,該國外債中對中共的債務份額可能會從2016年底的37%增加到未來幾年的71%
中共的目的到底是什麼?CNN指出,一個擔憂是,如果這些國家中有任何國家在債務管理方面遇到問題,那麼中共將會處於一個強有力地位,從而能夠影響這些國家的戰略決定,或者獲得重要基礎設施的控制權。
「全球發展中心」也指出,中共不是要幫助刺激這些國家的增長和經濟機遇,而是會推動一個能夠在「發展中國家引入新的債務脆弱性,使其增長受挫」的項目。
承付不起中共的「友誼」
根據「全球發展中心」的這篇新報告,巴基斯坦的債務風險最大。美國知名雜誌《外交政策》曾在去年73日發表了一篇題為「巴基斯坦承付不起中共的友誼」一文。開篇即指出「巴基斯坦精英們認為,中共的金錢能夠挽救這個國家,他們錯了」。
中共和巴基斯坦簽署的「中巴經濟走廊」(CPEC)被認為是中共「一帶一路」的樞紐和旗艦項目。
該雜誌稱,中巴官員吹噓,中巴經濟走廊將幫助解決巴基斯坦的發電問題,加強公路和鐵路網,並通過建設經濟特區來鞏固經濟。但這些好處不大可能實現。該項目更傾向於留給巴基斯坦負擔不起的債務,同時進一步暴露其內部的安全裂縫。
中共和巴基斯坦官員常說他們「全天候的友誼」,但事實上,這一關係一直具有諷刺性。中共通過提供軍事援助等方式將巴基斯坦培養成它的一個客戶。中共也試圖鼓動巴基斯坦去責罵印度,但不至於開戰,因為那會暴露出中共支持的硬極限(hard limits)。
「亞洲時報在線」201712月的一篇文章更是披露了中共用「一帶一路」援助巴基斯坦的真實目的並非出於「全天候友誼」。
文章指出,瓜達爾港協議是中巴雙方簽署的中巴經濟走廊一部分。根據這項長達40年的協議安排,中共將獲得瓜達爾港總收入的91%,以及周邊自由貿易85%的收益。
根據中巴協議安排,中共將獲得瓜達爾港總收入的91%,以及周邊自由貿易區85%的收益。(Umargondal/Wikimedia commons
巴基斯坦港口航運部長Hasil Bizenjo於去年1124日在參議院首次披露了這些數據。他表示,中資銀行將提供160億美元的貸款用於瓜達爾港開發,自由貿易區以及所有通訊基建,巴方則需要支付超過13%的利率,其中包括7%的保險費用。
Bizenjo指出,在40年協議到期後,巴方將收回港口的運營權,並承擔基建設施的維護。
多數的巴基斯坦參議員認為這項協議嚴重偏袒中方。
當地的商界人士一再強調,在40年協議到期後,大部分的基建設施將會變得十分殘舊,無法再用。那時候巴國政府接手的將是一個爛攤子,需要花費大量的資金用於維修升級。
曾擔任過Khyber Pakhtunkhwa投資貿易委員會(KBOIT)總監的Muhammad Ishaq證實說,大多數來自港口和自貿區的收入都將歸於中方,巴方則需要支付高昂的貸款。巴國政府還承諾為中共企業提供長達20年的各項稅收減免。此外,中方在所有港口、自貿區相關的設備、材料、配件等進口都可以享受40年的稅費優惠。
中共巨額投資承諾的長遠代價
正如CNN提出的那樣,當「一帶一路」項目使得合作方還不起債務的時候,中共就會趁機影響這些國家的戰略決定,或者獲得重要基礎設施的控制權。這一點在斯里蘭卡這樣的小國內表現得淋漓盡致。
「全球發展中心」週日發布的這份報告指出,斯里蘭卡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的控制權移交給中國。
斯里蘭卡去年因償還不起債務,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的控制權移交給中國。(Deneth17/Wikimedia commons
《金融時報》此前曾報導稱,這個耗資13億美元的港口是7年前利用中共國有控股實體的貸款建成的。但在投入運營後一直面臨巨額虧損,使斯里蘭卡不可能償還債務。
根據一份為期99年的租約,無力償還中共債務的斯里蘭卡已正式將漢班托塔港移交中共。斯里蘭卡政府的批評者譴責此舉有損國家主權。
報導稱,對於中共而言,漢班托塔港項目是「一帶一路」計劃的關鍵一環。該項目的基礎是世界各地的港口網絡,讓中共有能力挑戰美國作為世界最重要海洋超級大國的地位。
《紐約時報》稱,中共力推「一帶一路」,在這個過程中,像斯里蘭卡這樣的小國發現自己背上了無力償還的債務。官方稱,斯里蘭卡欠中共國有企業逾80億美元。
雖然斯里蘭卡政界人士表示,價值11億美元的漢班托塔港交易,對於削減債務是必要的,但分析人士警告稱,要注意將控制權過多地交給中共的後果。
《紐時》報導稱,斯里蘭卡長期處在印度的勢力範圍內,但近年來,它與中共的關係加強了。當西方國家指控該國前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嚴重侵犯人權時,中共就向拉賈帕克薩政府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貸款,用於新的基礎設施項目。
設在新德里的卡內基印度中心(Carnegie India)研究員哈維爾(Constantino Xavier)說,斯里蘭卡對中共的依賴讓一些國家感到不安。「該地區的國家開始意識到北京巨額投資承諾的長遠代價。」
而讓中共取消或減免債務向來都是要付出代價的,甚至在「一帶一路」政策之前就發生過。「全球發展中心」研究指出,在2011年,中共同意取消塔吉克斯坦的債務,作為交換,塔吉克斯坦同意放棄與中國在帕米爾高原擁有主權爭議的一塊土地。
智庫呼籲中共改變債務運作做法
報告指出,中共是按照個案來處理貸款問題,而不是遵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或世界銀行指定的廣為接受的「行路規則」(rules of the road)。
報告作者建議,其它國家和世界銀行等組織應該督促中共,採取更可持續發展的貸款做法。這個研究已經明確指出中共需要儘快改善其債務運作行為。
該智庫的訪問研究員、此研究報告的合著作者赫爾利(John Hurley)認為,「一帶一路」給一些國家提供了他們迫切需要的東西──對基礎設施融資,但中共向他們提供這類貸款,可能是「好事過了頭未必就是好事了」。
「一帶一路」項目越發受到抵制
到目前為止,已有一些跡象表明,中共的投資受到了抵制。一些國家嚐到了苦果後,開始變得警覺起來。
BBC報導稱,斯里蘭卡發現自己身陷債務問題,要賣掉港口,就表示拒絶中共投資煉油廠。
去年11月,媒體還爆出巴基斯坦拒絕了中共對迪阿莫-巴沙大壩工程的資助。據《印度時報》報導,巴基斯坦要求中方把該項目從中巴經濟走廊中劃掉,改由巴方建造該水壩。
對於西方大國來說,對中共的「一帶一路」更是持有懷疑態度。去年年中舉行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德國、法國、英國等代表拒絶簽署會議中與貿易相關的文件,德國官員對「一帶一路」透明度表達關注,要求確保投標要求沒有差別待遇。
英國首相特里莎1月底率領龐大商務代表團訪華,兩國簽署90億英鎊的貿易協議。然而,英國多個媒體報導稱,梅拒絶了書面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並呼籲留意它的透明度以及是否符合國際標準。
法國總統馬克龍曾指出,這條路不應該是一條新的霸權之路,讓經過的國家都成為中共的附庸。#
來源:大紀元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