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3

是什么推使习近平走向集权的大浪潮?

转发此新闻:
全国人大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中共修宪的提议,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事件的分析评论。

2018317日,习近平在第13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五次全会上宣誓,开始新一届国家主席任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中共这次修宪,显现内外巨大落差。明知习近平已集大权于一身,再取消延任限制,必然对习近平形象、中国声誉、甚至习的历史定位都造成重击,为何还执意推动?”“试列举几种可能性:一,习坚信须‘红色基因’统治江山 ,正如大陆学者说的,今后大权不能再落入类似江泽民、胡锦涛等技术官僚之手,必须红二、三代接棒。但人选还须物色培养,需更多时间,使习必须延任。二,内部情势所逼,反腐得罪太多权贵、元老,凶险远甚于外界所知。与其让反对势力等习五年后下台再翻盘,不如索性延任,断了那些人希望,取得永久政治胜利。包括王岐山复出新膺重任,‘习王体制’延任,再经若干年改造肃清后,才能放心交棒。三,习自认‘两个一百年’‘中国梦’民族伟大复兴,包括一带一路,甚至统一台湾等雄图,都须亲自掌权才能完成,否则会走上西方政体‘人去政息’危机。”“四,有人猜习想学蒋经国,集权终身,再逐步‘扶持’中国走向民主化。但对照习曾感叹前苏共崩溃‘竟无一人是男儿’,中共也常鄙夷台湾民主,这种想法几乎是痴心妄想。习更可能成普亭、李光耀的综合体。” 

台湾《联合报》的社论称:“大陆这次修宪,外界焦点集中在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为习近平的延任铺路。事实上,习近平的修宪配套工程,旨在将邓小平在改革开放初期订颁的宪法,打造成一部充满习近平特色的宪法:经济上维持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政治上则师法毛泽东,集中权力、巩固领导。”“习近平扩权及延任的消息传出后,西方媒体对此多所批评,认为过去西方国家研判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能为其内部带来更多民主自由,如今证明完全是误判。而不可否认的是,习近平之所以敢反其道而行,无非是近十几年来西方民主制度弊端丛生,在面对社会变迁、族群融和、科技兴起、边界模糊等变化时,徒有老套的道德呼吁,却缺乏进步、有效的因应,导致民粹逆流横生。欧洲疑欧声浪四起,川普自弃美国的领导责任,在在都反映了民主的无力与失落。这些,不都是推使习近平走向集权的大浪潮?”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社论称:“习近平并非孤例。纵观世界各国,无论政体,不少国家都出现了性质和程度不一的政治强人。这一趋势反衬了西方自由民主体制全球影响力的式微,以及对其所主导的经济全球化的政治反动。后冷战的世界格局,或将走向新的巨变。”“以民主方式制度化的权力和平转移,在冷战中期逐渐蔚为世界政治主流。这一现象被学界形容为‘第三波民主化’,从1974年的葡萄牙康乃馨革命,逐渐扩散到南美洲和东亚,在1989年的东欧达到高潮,瓦解了苏联的专制政治,并随之席卷沙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诸国。”“但是,这一趋势却在进入21世纪后发生逆转,开始出现强人政治的苗头。首先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同时,西方国家内部也出现民主疲惫现象,美国选出带有强人色彩的特朗普总统,西欧国家投票率下降,左右极端主义政党冒起,都反映自由主义所主导的国际格局,正面临剧烈变革的危机。虽然中国政府一再强调不挑战既有的国际秩序,也不准备输出所谓的‘中国模式’,但其一党专政下的经济发展成就,有可能成为其他新兴国家参考或模仿的对象。如今进一步打开领导人终身制的大门,对中国自身和国际社会无疑将产生巨大影响;至于是什么影响,恐怕还需一段时间观察。”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