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3

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的来龙去脉

转发此新闻:
中共准备取消宪法规定的国家主席、副主席不得连任两届以上的建议,被认为是已经掌握了中国最大权力的习近平为无限期占居此地位而采取的最新修宪举措,他被指破坏了已故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80年代提出的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的改革精神。
北京一家博物馆里挂着中国几届领导人的肖像: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及其关于和平与发展的语录

长期以来,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一直被认为是“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专利。但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表示,最近鲍彤先生披露,最早提出的并不是邓小平,而是流亡海外的学者严家其。邓小平认可了这个提法。
严家其是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前所长。1989年他因支持北京的学生抗议、反对当局镇压,在六四天安门屠杀后流亡海外。

现居住在美国马里兰州的严家其,日前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1979年,他在参加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宣传部长胡耀邦主持的“理论务虚会”上发言时提出了废除终身制。他说:
提出废除终身制惹来麻烦
1979年的2月初,我在那个会上作了一个发言,就是要废除中国最高国家领导人的终身制。这个事情参加会的很多人都知道了,发在简报上。我记得那个简报是1979年的24号,理论务虚会简报。所以大家都知道这件事。”
严家其说,当时应者寥寥,会后甚至给他带来了大麻烦,“我当时刚刚加入中国共产党,刚刚吸收我入党,还没有转正,就因为这个事我不能转正,要调查我在文革……在1978年民主墙事件期间,我同民主墙人士有什么关系。”
但出乎意料的是严家其的麻烦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邓小平讲了废除终身制的话,而且传到社科院了。所以我的问题就不构成问题,就好了。”
19808月,邓小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了《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肯定了废除终身制的提法,认为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是党和国家制度层面的问题。
邓小平说,“从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干部制度方面来说,主要的弊端就是官僚主义现象,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家长制现象,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现象和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
邓小平认可后成为转机
严家其说,邓小平讲话后,不仅麻烦没了,还给他带来了一个大转机,“当时的社科院院长胡乔木,他的司机到社科院的医务室找我的老婆,叫高皋。他说,严家其什么时候有空?我要见他。我当时不过是个助理研究员,他胡乔木是社科院院长。然后,我说,哪天都可以啊。后来很快就见了。胡绳也来了,还有外交部一个副部长也来了。”
高文谦说,19769月毛泽东去世,10月毛的亲信”四人帮“被抓。1977年邓小平复出,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和解放军总参谋长职务。当时中共最高领导人仍然是毛泽东生前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
原本在社科院哲学所任助理研究员的严家其,利用邓小平讲话给他带来的机会,转到了他喜欢的正在筹备的社科院政治所,并担任了该所的首任所长,“这对我来讲是个大的变化。所以我后来很热衷于政治学,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而且我感到废除终身制的发言不再成为一个问题,所以我也很高兴。”
严家其在1989年因反对当局镇压学生被开除出党。不过他认为,评价邓小平仍然应看到两方面,一方面,“六四屠杀是邓小平一生里最大的一个污点”,另一方面,“邓小平确实有一颗改变中国的心”,“如果不看清邓小平在中国改革开放里的贡献,也是不行的。”
《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高文谦认为,邓小平肯定废除终身制,是总结文革教训,防止再出现像毛泽东那样人物,给国家带来灾难而采取的一项重大改革举措,这一点应该肯定。这成为邓小平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之一。
废除终身制成为打华国锋的武器
但是他认为,也应看到邓小平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当时被他用作打击政敌的武器。高文谦说:
1980年邓小平在扳倒华国锋的过程中,把废除终身制作为一块石头,砸向当时担任中共中央主席、国务院总理、军委主席的华国锋。”
华国锋靠毛泽东手谕“你办事、我放心”当上接班人。 “四人帮”被逮捕后,华国锋的两个“凡是”—— “凡是毛主席做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成为后来中国实行改革开放要冲破的主要禁区。
高文谦认为,废除终身制不过是邓小平的一个权宜之计,而且对人不对己,“等到华国锋下台后,废除终身制便不提了。”
严家其也认为,邓小平 “希望排除掉华国锋,而且他公开提出废除终身制,有助于排除华国锋。”
邓小平直到1989年底辞去了最后一个职务:中共中央军委主席。
高文谦说,虽然表面上邓小平全退了,但退而不休,实际上他仍然是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他在军队中早已布好局,“他有三条线,一条是时任国家主席的杨尚昆和他的弟弟、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第二条线是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和张震,最后再把江泽民拉进来当空头主席。他在幕后操控,扮演前台木偶的牵线人。”
严家其认为,1982年修宪“一个非常大的成果”就是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每届任期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相同,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
但严家其说,1982年宪法也有个严重缺陷,就是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和国家主席是分列分选的,“不是一个职位,可以分开担任,邓小平担任了军委主席,让李先念担任国家主席,让赵紫阳担任总理,胡耀邦担任总书记。”
1982年修订的宪法第62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选举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和选举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权。
严家其说,“这样一种格局实际上到1989年就发生一个问题,赵紫阳作为党的最高领导人跟邓小平有分歧的时候,无论是国家主席或者政府总理都没有办法来对抗军委的权力,邓小平就撇开紫阳下令戒严。”
修宪总是因人而异、因人设庙
高文谦认为,其实这正反映了中共修宪其实是”因人而异、因人设庙。因为当时邓小平还留着军委主席的职位,1982年宪法就把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分列分选,正适应了当时的政治需要。”
邓小平废除领导人终身制问题还牵涉到另一位中共领导人的命运。19871月,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在被批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后辞职。1989年,心情抑郁的胡耀邦在参加一次政治局会议时心脏病发后住院,于415日辞世。他的死引发了1989年的天安门学生和知识界的抗议活动。
严家其称胡耀邦“是中国共产党里面几乎是没有人比得上他的最好的好人。”
根据中共文件,胡耀邦被罢黜的原因是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但严家其认为,触发邓小平下决心罢黜他的是胡耀邦在1985年接受香港《百姓》杂志主编陆铿采访中直率表示,同意中共十三大后邓小平退休,从而激怒了邓小平。
邓小平废除终身制对人不对己
严家其说,“胡耀邦很单纯,他单纯到了邓小平说了,我要退下来了,胡耀邦也说,他也要退下来,他就公开讲了,而且他居然同陆铿讲了。”
严家其说,他对陆铿很熟,当时胡耀邦办公室,叫陆铿“能不能(邓小平退休)这句话不要讲,不要公开发表。陆铿说,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稿件已经印好了,不能不发表。而且不仅发表了,英文版也出来了。”
严家其说,邓小平看到了这个文字之后非常生气,“可以说生气极了,就决定要拿掉胡耀邦,下决心拿掉,而且他感到损害了他。”
前新华社记者、《墓碑》一书作者杨继绳,在《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中说,邓小平对杨尚昆说:“陆铿打着奉承耀邦的幌子来反对我们!”“这几年我如果有什么错误的话,就是看错了胡耀邦这个人!
高文谦也认为,胡耀邦被罢黜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向外界表示,他举双手赞成邓小平退休,给年轻人让位。这引起党内保守派的攻讦,拿这件事来挑拨胡与邓小平的关系。当时,邓确实曾在私下谈话中,向胡表示过自己要退休。
高文谦说:“胡并没有看出邓并不是真心,只是在试探胡态度,而胡天真地相信了,表示自己要和邓一起全退,给全党做出榜样,结果招来杀身之祸。”
中共党内从未形成废除终身制的决定
实际上关于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的问题在中共党内虽有邓小平的多次讲话,但始终没有形成决议。这跟中共对于公示高级干部财产一样,是个难以解决的棘手问题。
建立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是邓小平在无法在党内解决废除终身制后采取的一个过渡性办法。1982730日,邓小平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这次的党章有些问题没有完全解决,比如领导职务终身制的问题,已经接触到了,但没有完全解决,退休制度的问题也没有完全解决,设顾问委员会,是一种过渡性质的。”
邓小平当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在党内不解决的严重性。他在同一场合说,“反正我们这一代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是要欠帐的。”
高文谦认为,“权力是有诱惑力的,特别是在极权专制体制下的绝对权力,这是人性的弱点。中共之所以在废除终身制的问题上一波三折,始终没有解决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领导人在位时没有以国家的长治久安为重,而是让一己私欲或一党私利占了上风,总是留有后门,进一步退两步,作为权宜之计。这次被习近平利用,重新打开个人独裁的魔瓶,给中国的未来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让中国老百姓承受政治社会动荡的巨大风险。”
严家其认为,中共这次突然宣布要废除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将导致未来政局的不稳。他说:“怎么能像这么大的问题不开个中国国内的专家学者会议,包括一般民众、各级的讨论会?就这么急急忙忙、匆匆忙忙、在一两个月中就要把这么重大的问题,拿到官方候选人产生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去投票,这不要出问题吗?这就埋下了中国在2022年大变动的因素,或者在这个以后。”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