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4

民主百上加斤 港人退无可退

转发此新闻:

立法会四个议席补选尘埃落定,民主派仅夺回其中两席,显示面对中共威权机器的压榨,香港在世界民主退潮中百上加斤,立法会加速蜕变成中共维稳、维护帝制的人大会议,一地两检、《基本法》23条立法等陆续有来,港人已退无可退。民主派应检讨抗争战略、选举策略,提高下次九西、新东补选的胜算,重夺立法会直选组别的否决权,并为2020年立法会选举打下基础。

选举被扭曲  民意被扭曲
对于今次补选结果,亲共政客洋洋得意地宣扬两大战绩:一是打破过往直选民主派对亲共派的六四比;二是民主派未能全取被DQ的四席,说明反DQ牌失效。显然,亲共政客、西环京官、港府高官都要藉此邀功请赏。但今次补选是在民选议员被DQ、部份参选人被DQ后一次被扭曲的选举,也被学者称为不公义的选举,投票率仅43%,远低于2016年立法会选举的58%,投票选民未过半,让拥有人力、金钱、媒体资源的威权机器得以发挥更大的压榨功能,这是民主派失利的关键原因。

由此可见,所谓六四黄金比例被打破、反DQ牌失效,只是在低投票率下民意被扭曲的反映。一些支持民主的港人今次不站出来投票,不等于他们不再支持民主派,更不等于他们支持DQ民选议员。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世界民主退潮的现象之一,是民主派必须面对的难题。

对于补选失利,民主派议员集体鞠躬致歉,表示会检讨未来策略,姚松炎也认为落败是自己选举工程不善。但是,民主派要检讨的不只是选举策略、选举工程,更要从世界民主退潮的大环境,检讨在威权机器压榨下如何顺应民意、调动民意支持民主的战略。反DQ、反威权牌在下次九西、新东补选还会有一定效应,但到2020年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时恐怕已可忽略不计。

2008年金融海啸后,世界民主开始退潮、威权主义抬头。有研究认为,民主政治的成功关键是经济的发展,而经济发展也是推进民主制度的重要目标。因此,中国威权机器发挥的经济效率日益受到国际社会关注,西方国家对中共侵犯人权的绥靖也日益严重,中共夺取香港全面管治权更肆无忌惮。

抗争持久战  战略须检讨
在中共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及恢复中共领导的宪法条文后,香港抗衡中共威权统治将是持久战,民主派不能再单一靠政治抗争去争取选票,而有必要检讨抗争战略。舆论关注,姚松炎落败的主因之一是缺乏地区工作的成绩与经验。其实,这既是选举的策略问题,也是抗争的战略问题。如果说,扎实的地区服务,是争取基层市民支持的基础,那么,为香港筹谋长远的经济、社会发展就是继续争取中产阶层支持的基础。民主派不能只扮演维护香港核心价值的反对党角色,地区服务、经济纲领应成为民主派的战略双翼。

至于在选举策略层面,重中之重仍是民主派的合作问题。民主派今次能在九西、新东举行初选,迈出了可贵的一步。但是,面对威权政府的DQ威胁,九西初选竟出现Plan B风波,虽然以冯检基主动退出而告终,但对合作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

尊重初选机制是尊重民主机制的一部份。如果初选机制有问题,民主派要做的是加以完善,而不是推翻这个机制的决定。选举失利后,再去指摘某些派系的焦土策略或Hea撑,都可能有违事实,也有伤日后的合作。香港已退无可退,民主派已退无可退,不想被分化、不想被逐个击破,只能携手前行。

来源:苹果日报/李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