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7

各地訪民湧現 中共兩會信訪局被擠爆

转发此新闻:

2018年3月5日中共「兩會」的第一天,各地訪民突然湧現北京國家信訪局,擠得水洩不通。(視頻截圖/訪民提供)

35日是中共「兩會」的第一天,蟄伏多日的各地訪民突然湧現在北京國家信訪局,雖然信訪口布滿各地截訪人員,老訪民們還是知道如何避開他們的耳目,順利來到信訪局。然而,在中紀委大廳裡卻出現截訪黑衣人在眾目睽睽下直接把訪民抓走的事件。
每到敏感日子,中共各地政府就如臨大敵般出動大量警力、黑保安、大媽等進行截訪,被截訪者回到當地後可能面臨行政拘留、刑事拘留或關黑監獄,因此,為了避免這些遭遇,老訪民學會躲藏,再於「兩會」第一天直接湧向北京國家信訪局,目的是希望能引起國家領導人的注意和重視。
不過,仍有地方截訪人員直接進入到中紀委抓人,引起訪民的一陣驚愕。 
「兩會」前各地阻上訪
227日,「兩會」前夕,北京地鐵南站、北站是截訪的重點區,到處可見北京警察和來自各省市的截訪人員。進入北京的遊客必須接受盤查,有民眾在北站被查,來到南站又再次被查而怒斥工作人員。


從視頻中可見國家信訪局門前空蕩蕩的,不見往日榮景,因為在北京各處連夜在抓人,許多訪民技巧地躲著,也有些沒防備的訪民半夜睡夢中被闖入的警察、黑保安給帶走。


       警察半夜撬鎖闖入民宅抓人

南通的沈建芳、如皋孟海霞,常州李林,莊玉芳等人到北京旅遊住在朋友家,32日淩晨兩點半許,十幾個身分不明的男女撬鎖闖入家中,其中,兩名自稱是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但未出示任何證件,一位自稱朝陽分局小紅門派出所的警察(警號031627)蠻橫地說:「穿制服的就是警察」。孟海霞要拍照取證,卻被這夥人奪走手機。
接著,各地截訪人員包括有派出所副所長,陸續來將他們強行帶走。

 
                                                                      沈建芳丈夫接到通州警方短信通知其妻被拘留。(訪民提供)

各地訪民在京被強行押走

32日,上海市普陀區長風街道訪民紀扣寶在北京被截訪帶回上海後,不知被關在何處。35日,江蘇常州同鐘樓區的梅文婷、梅文菊姐妹,在北京永定門飯店被截訪人員押上「京-ADW2O7」大型客車,同車還有徐明亞、黃蘭珍、吳夕琴夫妻,估計被遣回常州。上海鄭美翠在中南海寄信,被西城派出所警察押走。上海陳國英也在北京被駐京辦人員毆打,強行帶回上海。
上海鄭美翠在中南海寄信被截回。(訪民提供)

才買了前往北京的車票就被截回

另外,還有些公民買了前往北京的車票,在當地就被截回,包括公民觀察團成員沈豔秋,27日下午欲乘車前往北京,在虹橋火車站警方未出具任何手續就強行將她控制,警察口頭告知沈被刑事拘留,理由不明;還有陝西的王莉萍、王英強、張王鎖等人,在西安火車站遭街道辦主任等一群人帶走,說到了北京,麻煩就大了。
公民觀察團成員沈豔秋的購票記錄。(訪民提供)
除了抓外地訪民,北京訪民葛智慧家中也闖進了五六名黑保安,怎麼趕就是不出去,用這種方式「維穩」,把葛智慧氣得火冒三丈。

各地政府以「解決問題」為餌 急召回在京訪民

各地政府還以「解決你的問題」為餌,緊急召回在京訪民。反腐維權聯盟成員馬波向記者披露,「31日接到佳木斯市公安局書記、駐京辦的分局局長等人的緊急電話,讓我馬上跟他見面,說坐飛機還是坐火車到哈爾濱,他們跟省廳一把手聯繫,說研究我的案件討論解決。」
32日,馬波的戶籍分局長就給她訂了當晚9點火車票,從北京至哈爾濱。3日早晨715分到哈爾濱西站下車,被安排住進龍安賓館,等待佳木斯市公安局與省廳溝通接待談案件,但至今已4天了還沒安排。
黑龍江官員為「維穩」,以解決問題為餌急召馬波回去。(馬波提供)

恐嚇、誆騙老人試圖結案

甘肅訪民羅巧玲也告訴記者,「華亭縣信訪局跑到我父母家裡,說要給我解決問題,無視我當事人的存在,對我父母言詞威脅,恐嚇,說我已被軟禁,說我上訪會被關被押、被黑社會的人暗害,脅迫我爸簽字,試圖結案。」
羅巧玲表示,「我父母被嚇得精神恍惚,都不知道寫的啥。他們不想經過我本人,想瞞天過海,扭曲事實,以此來掩蓋政府官員腐敗的事實」。
不得已,她只能回當地了解情況,暫時離開北京。

新聞發布會 天安門如戒嚴

34日是「兩會」召開前的新聞發布會,有民眾說,天安門基本上戒嚴了,在北京各公交車站有一些大媽配備兩名警察,前門地鐵站已經關閉,天安門西側大平台上人很多,地鐵站有武警,在各街口或敏感地區有警察在查身分證,大平台邊上也有很多警察。
在天安門大平台上到處都是黑衣人(截訪人員),比遊客還多,人行步道上兩側坐著的都是截訪人員,散在各處一群一群的也都是截訪人員,訪民來到這裡可就步入了他們所設的天羅地網了,想逃都難。

「兩會」首日現信訪人潮 訪民:社會制度太黑暗了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在京訪民告訴大紀元記者,「昨天我去了國家信訪局,真的只能以人山人海來形容,信訪口截訪人員比平常多出好多倍,有個女訪民被抓上衣都被扯掉了,還有訪民被截訪人無故毆打的。我身邊還有許多訪民不敢動,躲著還沒出來。」
對於「兩會」首日出現信訪人潮現象,他說,「這個社會制度太黑暗了,才造成大批民眾上訪,只有制度改變才能消彌上訪現象,但是目前制度是改變不了的,才會有無休止的上訪問題出現。」
他強調,「多年來民眾的房產被搶,無家可歸才來上訪,這些現象在全國各地都存在。中共體制已積弊難返,上訪也很難解決問題,因為沒有解決的辦法。」

訪民常常無奈地說,「為何越反腐越腐敗?都不知道我們的路要往哪兒走了。」#
來源:大紀元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