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9

造福与造孽

转发此新闻:
「在这种千年严酷的条件下,人们甚至被剥夺了保持沉默的权利,而被强迫加入谄媚奉承的大合唱」,北大三君子之一的李沉简在他的文章中婉转讲出了辞职原委,就是为了拒绝加入「谄媚奉承的大合唱」。从一个没有说真话自由的时代,进入一个没有不说假话自由的时代,是三君子辞职的警号。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

李沉简以在美国已担任医学院讲座教授的地位,2012年被中共的「千人计划」延招回国任北大教授,他显然没想到政治现实会变成这样。网上读到他去年12月写的一篇较长的文章,深入谈到作为一个科学家,应该具有怎样的人文精神。我读后也有所启发。

文章讲20年前,他和妻子徐杨充满享受地番译物理学家费曼的书。费曼(Richard Phillips Feynman1918-1988年)是量子电动力学创始人之一,纳米技术之父。他们享受番译,是因为费曼著作大都写得深入浅出,生动活泼。李沉简说他和妻子带着费曼的书旅行,走到哪里写到哪里。在游历意大利佛罗伦萨这个文艺复兴古城时,看到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静静地俯瞰全城。他拿出书来打算番译几段,谁知一看就停不下来,于是整个下午,译出了全篇文章,通身愉悦:「夕阳、弗罗伦萨、大卫像、费曼,大概世间不会有太多更让人激动/有几近宗教神圣感的瞬间了。」

所讲的是书的最后一篇,费曼的一个演讲。

费曼说,他年轻时认为科学会有利于每个人。科学显然很有用,也很有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参与了原子弹的制造工作。科学的发展导致原子弹的产生:它代表着对人类的毁灭。战后,他对原子弹忧心忡忡,既不知未来会怎样,更不敢肯定人类一定会延存。自然地就想到:「科学是不是包含着邪恶的成分?」「当我们看到科学也可以带来灾难时,那么我如此热爱,并且毕生孜孜为之的科学事业的价值究竟何在?」

他为这问题苦苦求索,直至在夏威夷的一个佛寺,主持跟游客讲佛学,最后送上临别赠言,这赠言是佛经中的一句箴语:「每个人都掌握着一把开启天堂之门的钥匙,这把钥匙也同样能打开地狱之门。」

科学是这样的钥匙,它可以造福人类,也可以给人类带来灾难。其实,任何学问、知识、技能也如此。权力就更是这样。有些人从政,认为自己的能力与努力可以为所服务的人群造福,甚至说相信天堂留了一个位置给她;但当被权力欲所驱使,不断说谎时,造福变成造孽,他(她)手中的钥匙(权力)不是开启天堂之门,而是为人群带来炼狱。

马克思主义提出把民众带往人间天堂的理想,1924年徐志摩游苏后写道:「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造福终变成造孽。


来源:苹果日报 / 李怡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