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1

三中全会深化机构改革,习近平集权办大事?

转发此新闻:
备受关注的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今天闭幕,尽管人们更加关注取消习近平任期限制的消息,但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审议党和政府的机构改革方案及讨论人事安排。据信习近平可能要借政府换届调整,对中共党政机构实行重大改革,推行“大部制”,深化党和政府机构的改革和重组。中共历史上多次进行过精简机构的改革,但结果都是越改官员越多,机构越来越膨胀。观察人士说,目前集大权于一身的习近平似乎在考虑推行一场最大规模的政改方案,以适应其新时代 “社会革命”的要求。为什么中共机构精简和改革势在必行?习近平能否集大权办大事,有效解决中国机构臃肿的老大难问题?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华文新闻网博讯创办人韦石
韦石: 修宪风波实是党内内斗
博讯报道说,由于新华社编辑严重不满习近平的倒行逆施,故意提前将消息披露出来,以引起国内外的声讨舆论。该消息的提前披露使习近平当局非常震怒,也为党内改革派反扑提供了机会,同时也使十九届第三次会议的召开蒙上了阴影。对此,韦石表示,与其说是引发“党内改革派反扑”,不如说是一种内斗。有一部分人想把这件事搅黄。由此看来,他可能不想现在公开这个事情,但是从习近平上任第二、三年,大家就明白,他不会下台了。他的“打老虎”树敌太多,如果下来遭到清算的可能性非常大。为了自保,也要保留自己的职务。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个时机曝光又删除又内部处理,可能是时机还不成熟。前面的报道表示,十九大已经写在里面,现在又去掉了。而三中全会的报告,又没提修宪。说明党内意见还不是统一的。
韦石:只是提法不同 看不到政改迹象
有人认为这次十九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和过去的国务院或政府机构改革完全不是一回事。韦石认为,这些改革都是没有什么本质的改革。从1982年到2008年一共有6次改革,只是一些提法上的不同。以前只说国务院改革和政府改革,这次说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所以有的人说这次是一次政改。但是,从这个三中全会公报一开始强调的深化党和政府机构改革首要任务是完善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制度可以看出,这事实上还是强化党的领导。从这个方面看,政治上是往回走。若要说中共40年有过改革的话,那是80年代,当时推过的党政分开、强调专业人士的角色。 80年代末,中国有很多自由的思想,而现在还没有超过超出当时的自由的气氛。所以这是改革 看不到政治改革的迹象。
韦石:应关注各部委是否都由习的亲信负责
根据目前透露出的改革方案,韦石认为,这次显然要增加一个监察委,而且监察委和国务院是平级的。再加上这次是要统筹党政机构,就像胡星斗教授讲的,实际上党政更合一,所谓的为了精简。 他说,有看点的地方当然很多,比如公安部和国安部会不会有某种形式的合并,因为这个已经有几年的传闻了。当然可以看到的,这种机构改革,主要还是领导人想抓权和控制,像公安部和国安部它这个传闻也是基于习近平想对国安部控制,当然公安部包括武警已经是归为军委直接领导。实际上,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公安部的特殊性一直没有真正控制,换一个部长是不管用的,所以他可能要打乱重新搞,其他的部委也是这样的,这种彻底打乱才方便安排自己的人。所以接下来,值得关注的是到底哪个部门由谁来负责,是不是都是习的亲信。比方说,监察委会不会是王岐山来出任,这都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韦石:中国需要系统的政治改革
韦石说,中国的机构越裁减越多,官员数量越精简越大。从82年的国务院精简到100个,再到08年精简到27个。其实这些年官员的数量更加庞大。除了正式编制的官员,还多了一些编外的。比如警察,几千万的官员都是青壮年,应该是服务社会,在社会各个部门企业去创造价值。而现在,他们日复一日给他们创造麻烦,阻碍社会财富的创造。这起了很大副作用。但从政府的角度看,这样是无以为继的。很多地方有财政赤字,现在的财政主要靠房地产,房地产一直涨价,将来房产红利不在,企业这么庞大,确实会有生存的问题。这个问题政府虽然想改,也不得不改,但能不能实施却不一定。政府的庞大是靠真正的政治改革,因为它是既得利益集团,所以不会让谁走掉,虽然机构数目减少。到底让谁回家,回家做什么?这是一个很系统的大工程。现在中国从上到下没有科学决策,领导光想到目标,却想不到措施是否可行,怎么实施。所以,从长远上讲,还是要有政治改革。只是一党领导是不会被看好的。
韦石:习近平有能力也有魄力走青史留名的改革路
外界对习近平这次机构改革有很高的期望值,有人说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政治改革或机构改革。韦石表示,从中国历史长度来看,比较大的政治改革有秦始皇统一中国结束封建专制、隋唐的科举制、清朝灭亡后的民国选举制,中共以来真正的政治改革是胡耀邦时期的党政分开,到今天是难以想象的。今天有一些倒退的迹象,比如刘晓波,杨天水等,还有维权律师的抓捕等。至于习近平有没有这个魄力和能力,从他打击了这么多高层,可以看出来他是。有人说,改革必须要先集权。习近平往前走改革毕竟比倒退容易得多,它与朝鲜不同,对因特网的管控没法很严格。如果选一个正确的方向走,习近平会得到上上下下的支持,而不是提心吊胆,对各个阶层不信任。希望他将来能选一条青史留名的道路。
胡星斗:有弹性的任期或助于推动进一步改革
胡星斗认为这个消息是真实的。他说,中外发文相差的时间不是大问题,也不存在处分的问题。突破两届任期也不等于终身制,这个地方可能很多人有误解。这只代表任期的延长和任期的弹性。胡星斗反对终身制,但支持国家主席的某种有弹性的任期,因为或许有助于改革的路线,前提是改革指向真正的市场经济和法治的改革。现在美国、欧盟、日本都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中国要反省如何进一步深化改革。这种有弹性的任期制度或许有助于推动进一步的改革。
胡星斗:改革方向很可能是党政合一
有评论人士预计习近平可能借这一次三中全会推出规模最大的政改方案,胡星斗对此表示认同。他同意韦石先生的观点,既现在突破这个任期的限制时机尚未成熟。但因为要急于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所以要修宪。这一次如果不把任期也加进去,那么很有可能四年以后又必须要修宪,这样就更加破坏了宪法的稳定性。而且三中全会往往都是要突出改革的内容,虽然说修宪这个时机不成熟,但是机构改革这个时期还是成熟的,而且习近平他是要要做一个改革派领导人,而且从现在的现实的环境来看,也必须改革,他被迫要进行改革。一方面是由于行政成本提高,维持镇政府的开支占财政支出占比重有人说25%,有人说45%,过去还有个计算,是占财政支出大概50%,如果加上各种维稳成本那可能就更高。前段时间也有各种报道,在全国31个省、直辖市中只有7个省和直辖市是有财政盈余的,其他20多个都要靠中央财政转移支付。也就是说,绝大部分省和直辖市只是一个吃饭财政,甚至连吃饭的钱都不够,发工资的钱都不够,所以现实迫使他要精兵简政、要进行改革,这次的方向很有可能是党政合一的方向,不同于80年代党政分开的那种思想,而是党政合一,以党来统政。
胡星斗:职能整合在中国是有必要的
胡星斗说,外界频传的“大部制”是指将分散在各个部门交叉的职能交叉到一起管理来提高行政效率。一个方面强调党领导一切。另一方面,这一次改革是一个统筹的改革,与以往强调政府部门的合并不同,现在是强调党政军还有群众团体,人大政协、司法机构、事业单位统筹改革。所以这次涉及的面和力度要超过以往七次。关于具体看点,国土资源方面可能要和环保方面合并,形成国土资源环境保护部。另一方面,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传说要合并,世界上早就流行混业监管,中国依旧分业监管,这不符合世界潮流。据说农业部、林业部等也要合并成农林水电部,甚至文物局、广电局等等可以形成一个总的文化宣传部。职能整合在中国是有必要的。
胡星斗:中国政府雇员是历代最多
中国的官民的比的确是非常高,但有不同的数字。有的说十九比一或者说二十比一,当然官方公布的公务员的数量并不多,也就是六七百万公务员左右。但是公务员不仅仅是包括被称作是公务员的那些人,按照国际上的一个标准还应当包括所有吃财政饭的人,包括那些事业单位的人,甚至包括那些临时机构、那些编制外人员,实际上都应该涵盖进去,都是公务员。虽然他们没被称作是公务员,但实际上在西方叫做政府的雇员。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实际上的官员数量那就不是六七百万,而是六七千万,有一个说法是六千五百万,另外一个说法是大概七千万或八千万,大致是这样一个数字。这个数字和中国历代王朝相比都是一个很高的数字,与发达国家相比也是一个很高的数字。
胡星斗:实现长治久安是习近平应该办的大事
国内有人呼吁习近平:既集大权,请办大事。胡星斗说习近平能不能解决中国政府机构臃肿,官员数目庞大还是个小事,关键还是能不能办大事。习主席是有可能青史留名的,是可以往前走的。目前中国最大的事是如何避免可能的社会动乱,实现长治久安,怎样解决中国的历史周期律。目前中国还没有走出秦始皇的郡县体制。习主席完全有权力也有能力指向真正的市场经济和法制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的决议就非常好,现在就是要把它们落实。落实就是在走向通往现代国家制度的路,保证中国长治久安。这是他要办的大事。

来源:美国之音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