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5

「两面人」鲁炜的要害与中国官场的阳奉阴违

转发此新闻:
213日,中纪委宣布,中宣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有关国家机关依法处理。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中国网络沙皇」彻底终结了他的政治生命。不过,很多人不明白,鲁炜被双开到底是为了什么?


纪委监察部网站历数鲁炜的种种罪状,口气史无前例的严厉。该网称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欺骗中央、目无规矩、肆意妄为、妄议中央、理想信念缺失、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是典型的「两面人」,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的典型,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但鲁炜究竟因何事而被双开,中国官方并未给出所以然。

过要说鲁炜「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多少有点冤枉他。

鲁炜执行习近平严控网络的指示,不可谓不忠诚。他长期浸淫在中共宣传部门,非常明白习近平执政下的宣传口号,要宁紧勿松,而他就是这么做的。20134月,鲁炜任国家网信办主任,令各大网络平台封杀大V级人物、封锁微信微博、出台各项言论管制法规,还要求网络名人承担社会责任,宣传正能量。他在20138月提出「七条底线」要网络名人遵守,这「七条底线」指的是:法律法规底线、社会主义制度底线、国家利益底线、公民合法权益底线、社会公共秩序底线、道德风尚底线和信息真实性底线。这和习近平在2013年年初出台的「七不讲」,颇有点儿异曲同工之处。

在面对海外批评中国关闭Facebook时,鲁炜的回应也颇有一点习近平的风格,蛮而无理。

鲁炜说:「我们没有关过境外的任何一家网站。你的网站在你家里,我怎么可能跑到你家去关你家的网站呢?」「中国历来都是好客热情的,但是谁到我家作客,我是有选择的……我没有办法改变你,但是我有权利选择朋友……

这让人联想起习近平任副主席时对海外批评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如果据此就说鲁对习忠诚,也说不过去。鲁炜做的几件事,据说令习近平非常不爽。《明报》报道,鲁炜在201410举行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向习近平推荐网络作家周小平和花千芳,习近平后来应当得知,周花二人社会口碑极差。这无疑给习近平添堵。201411举行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鲁炜找外国人冒充专家学者营造「万邦来朝」的盛况。鲁炜支持媒体人柴静拍摄纪录片《穹顶之下》,该片在20152月两会前播出,被认为给两会添乱。

但如果这些事件再加上每个贪官都有的贪腐淫乱,让鲁炜被双开,似乎还是有一点儿牵强。现在海外在传,2016年两会期间,「无界新闻网」刊出倒习信,令习极为不满。据传,鲁炜涉嫌参与了要习近平下台的公开信,甚至涉嫌涉入政变集团。这种说法目前并没有任何证据,但要鲁对此负责而下台,应是顺理成章。此外,鲁打著习近平的旗号扩大自己的影响,让非正常的政治势力介入网信办工作,也构成了罪名。

如果把鲁炜的忠与不忠结合起来,鲁炜的真正问题就清楚了,当面是人背后是鬼,表面忠诚,背地搞小动作,这应当就是中纪委所说的「两面人」。经济腐败、生活淫乱和「政治腐败」是鲁炜下台的原因。其中,「阳奉阴违、欺骗中央」和典型的「两面人」,是鲁炜案的要害。

至于另一种说法就上不了中纪委的台面了。鲁炜的下台是因为他对网信办副主任徐麟进行排挤,而徐麟是习近平的亲信。鲁炜与徐麟斗,定然没有香饽饽吃。

总之,如果有人认为,鲁炜下台会让中国的互联网政策有所松动,那就大错特错了。「网络治理」和「网络主权」是习近平高压治国的应有之义,鲁炜其实是一个忠诚的执行者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未普

转发此新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